寻求报道

在西班牙,没人做和西班牙有关的游戏

”我们找不到钱。没人愿意给游戏开发者投资,我们只能向海外的发行商求助。我们没有国内市场,西班牙人不买西班牙游戏。对西班牙玩家来说,‘国产’这种标签本来就是污名。“

编辑周思冲2016年12月28日 15时03分

西班牙的经济危机已经持续很多年了。这种困境直接反映在西班牙的独立游戏界上:因为没有钱,所以只能在叙事手法上做文章;因为西班牙人不买西班牙游戏,所以只能做非西班牙题材。IndieGames的记者Lena LeRay采访了《Nubla》的开发者,并以此为切入点介绍了西班牙独立游戏界的现状。

原文发表于IndieGames,触乐网进行了编译。

西班牙已经经历了多年的经济低迷,但这并没能阻止开发者们讲出他们想讲的故事。据《2016年西班牙游戏产业白皮书》,到今年四月为止,西班牙拥有大约500家游戏公司。西班牙游戏产业在过去的几十年中始终保持活跃,并产出了《Nubla》、《Calendula》这样的作品。

《Nubla》游戏截图。一望便知的西班牙气质

供职于《Nubla》开发商——Gammera Nest的爱德华多说,西班牙的独立开发界正在不断注入新血。

“许多新毕业的大学生选择加入这个行业。大多数西班牙团队都在做叙事型游戏。倾诉欲是西班牙独立游戏界的特质和基础。”

当被问起西班牙独立开发界的具体现状时,爱德华多向我们强调,西班牙的经济形势严重影响了游戏产业。

“因为很多技术从业者丢掉了他们的工作,所以他们尝试着进入游戏界。有些人到大学里进修相关专业,有些人组建了无报酬的开发小组。有大批独立开发者在没有资金的情况下,挣扎着试图做出他们的第一个游戏。对我们来说,独立游戏已经是一个过饱和的市场了。”

虽然普遍不宽裕,但西班牙的开发者间始终保持着兄弟会一般的紧密联系。“我们非常团结,大家都在自己的城市举办游戏节并互相助阵。让我举几个例子:马德里游戏体验展、巴塞罗那游戏世界、Gamelab和Fun & Serious,这几个是最有影响力的。还有一些小型独立开发者会议,我们在那里碰面,进行交流。大多数开发者都有推特账号,你可以在西班牙的几个最大的论坛(例如Meidavida或Stratos)上找到他们。”

爱德华多认为,西班牙开发者之所以如此热衷于开发叙事型游戏,一部分是顺应西班牙文化发展趋势,另一部分则由于市场的的力量。“很多工作室都觉得,他们必须做出和其他人不一样的游戏。要想做到这点,有一个比较简单而且不那么烧钱的办法——专注于讲故事。我一直觉得这挺有趣的,因为西班牙的文化传统里没有这些东西。”

“除了天主教带来的故事,我们并没有自己的大型神话。我们有悠久的历史,但它在我们的游戏开发里不是什么热门题材。几乎没有西班牙游戏在讲关于西班牙的故事。”

《Calendula》游戏画面动图。这是一个极为晦涩的meta游戏,玩家评论“这个游戏并不想被玩”

相对于讲故事,Gammera Nest目前的项目更强调艺术性。他们同提森·博内米萨博物馆(Thyseen museum)合作,进行着系列冒险游戏的开发。这些游戏融合了平台动作和解谜元素,许多谜题同馆藏作品相关。《Nubla》是系列游戏的第一作,Gammera Nest目前正在开发其续作《M,世界中心之城》。

提森博物馆之前已经有过几个App,在吸引年轻观众方面达到了不错的效果。但这还不够,提森博物馆需要一些更容易被年轻人接受的东西,这就是《Nubla》系列游戏的由来。

Gammera Nest不想做单纯的教育游戏。他们希望将蕴含在艺术品中的意义用互动形式表现出来。互动——这正是游戏和其他艺术形式之间的最大区别。“我们要让玩家在游戏里看见一个充满异想的奇妙世界。我们给玩家一些提示,让他们意识到那些幻境和现实世界间的联系。例如,他们在游戏里穿越的森林可能来自于冈察洛娃的画作。但是我们不会做得太刻意,我们会尽量避免用文字来灌输这些东西。我们会轻轻点出知识,而不是把玩家推向它们。”

俄罗斯未来主义画家冈察洛娃的画作《黄色和绿色的森林》

“游戏中的谜题通常混杂了来自多幅作品的元素,只要你对油画足够熟悉,很快就能分辨出它们。我们的目的就是鼓励人们多去博物馆,多去欣赏画作。有时候我们会提示一些画作的作者,但我们不会强迫玩家记住这些东西。”

就像上面说过的,西班牙游戏里通常没有什么西班牙元素。爱德华多认为,《Nebula》系列中出现的艺术作品多出自外国人之手,因此系列中体现西班牙游戏特点的就只有“叙事性”了。

“我们不喜欢英雄,我们不喜欢史诗。我们最重要的文学体裁是流浪汉小说(译注:例如《堂吉诃德》)。我们当然要追随主角的旅程,但那不是史诗。玩家需要试着在一个奇怪的世界里生存下来,在这里智慧是唯一的武器。”

同著名博物馆的合作让Gammera Nest和《Nubla》系列获得了来自西班牙媒体的大量关注,但他们仍然难说一帆风顺。在绝对不容跳票的时候,有团队成员提出离职;某些关卡设计必须改动,仅仅因为提森博物馆不满意他们的展品在关卡中的展现形式;即使有索尼的援助和来自提森博物馆丰厚的报酬,Gammera Nest仍然遇到了资金上的问题。

《Nebula》游戏截图

爱德华多对独立游戏的前景并不看好:“我有些悲观。不光西班牙,全世界的情况都是这样——独立游戏马上就要供大于求了。在西班牙,问题还不仅限于此。很简单:我们找不到钱。没人愿意给游戏开发者投资,我们只能向海外的发行商求助。”

“还有更糟糕的:我们没有国内市场。西班牙人不买西班牙游戏。对西班牙的消费者来说,‘国产’这种标签本来就是污名。国产游戏会被格外严苛地对待。”

然而,爱德华多仍然享受在西班牙开发游戏的感觉。“这是个很宜居的国家。温暖,充满阳光,食物可口,人民都是好的,但是政治家都是坏的。”

“这里的独立开发界很热闹。”

 

0

编辑 周思冲

zhousichong@chuapp.com

“我和我最后的倔强,握住头像绝对不放”——清水健。

查看更多周思冲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或作为游客评论

作为游客留言

登录注册,更顺畅地进行交流

使用社交账号登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