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和一群要做中国武术游戏的加拿大人聊了一聊

说实话,中国朋友的支持让我们受宠若惊——我们没料到《书雁》会在中国引起这么大的反响。曾有人问过我,当初投资的时候有没有做过制作风险评估。其实我们一开始真的没有想太多,只是凭着一腔热情,做了一件自己认为有意义的事。

编辑或闪2016年12月14日 13时11分

触乐之前报道过《老外又做了一款中国武侠游戏,刚刚登陆Steam青睐之光》,介绍了这款名叫《Shuyan Saga》(书雁传奇)的游戏(Steam地址点我)。这是一款由一群来自加拿大的、热爱中国文化(主要是中国的武术文化)的开发者们制作的游戏。根据官网的介绍,这是一款“视觉小说,我们的灵感来自于传承的古代中国,游戏中玩家可以通过选择来影响游戏故事的发展进程,并且游戏中还加入了3D的战斗系统。”

手绘风格的插画都来自于华人漫画家大熊(郭竞雄

在之前的那次报道中,这款老外制作的中国文化游戏得到了中国玩家的热烈关注,于是他们在Steam上发布了一则消息,“如果您能帮助《书雁》在Greenlight上排名上升到前20(大约再需要2000张的支持票),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与英文版同步推出《书雁》的中文版本(包括简体和繁体)。”而两天之后就达到了这项成就。制作团队还专门发表了一封感谢信,表达对玩家热情支持的感谢。

我们找到了这个团队,和他们聊了一聊。整个回复都是用中文写作的,虽然书雁团队的创始人和制作人Jason、以及创意总监Andrew都会说汉语,但他们并没有告诉我有多少内容来自于翻译,多少内容来自于自己亲述。

《书雁》的美术大熊,创始人和制作人Jason,创意总监Andrew

Q:你们给《书雁》的定位是“视觉小说”,请可以具体解释一下吗?它和其他的视觉小说,或者说以剧情为主的RPG有什么关联和不同呢?

Andrew:《书雁》有互动式漫画的一面,同时伴有选择性的故事情节。这类游戏中很少有加入鲁棒(robust)系统来支持中国武术动作设计的。同时《书雁》又有格斗游戏的一面,但不同的是,《书雁》着重在故事情节和艺术风格,武打的设计则是为了要传达我们对武学内涵的理解,并不只是为了好玩而打。因此我想《书雁》会给大家带来一个与众不同的体验。

Q:你们为什么要做一个有关中国文化的游戏呢?《书雁》这个游戏是怎么开始制作的?

Andrew:我虽然是美国人,但我很喜爱中国文化,而且在美国学习过功夫。我本人又是一个游戏爱好者和设计者。我一直梦想着通过游戏的形式来讲述中国功夫的精髓。公司的老板Jason也很喜爱中国文化,所以和他讲了这个想法后,我们一拍即合。

Jason:我是土生土长的加拿大人,但是我喜爱中国历史。我们的团队从中国历史上不同的朝代得到不同的启发,这在《书雁》的人物造型和环境设计上都有体现。很多外国人觉得中国的文化和民族是单一的,但是我们眼中的中国是很多元的,不同的朝代,不同的民族,不同的地域都有不同的文化和风俗。加拿大也是一个很多元的国家,我们其实有共通之处。我们想把中国文化中多元的一面呈现出来。

Q:为什么《书雁》又是一个有关中国武术的游戏呢?如果《书雁》卖得很好,你们还会做关于中国其他文化相关的游戏吗?

Jason:我想很多西方人的中国文化启蒙来自于功夫电影。我曾经听一个中国朋友说过:“武”这个汉字的意思是“止戈为武”。我听了很震撼。在我看来,“功夫”或者“武侠”这个概念体现的是一种高深的解决冲突的智慧,应该就是中国人说的“化干戈为玉帛”吧。这也是我们力求在这款游戏中体现出来的。除了功夫,我的另一个中国情结是中国美食。我们公司还投资制作了一个讲中国菜在北美和欧洲的系列节目,目前头三季已经被国家地理亚洲频道买下。如果《书雁》成功,我们当然会考虑继续开发这个IP。

Q:《书雁》让我想起了那个名叫《降世神通》的动画。你们有受到影响吗?你们玩《翡翠帝国》吗?

Andrew:我从来没有玩过《翡翠帝国》。《降世神通》也是在开始《书雁》之后才看的,我个人非常喜欢。《书雁》的灵感来源于我个人学习武术的经历。就像Jason说的,很多西方人都有功夫情结,我就是其中一个。我以前看这些电影的时候,只注意表面的招式,只看打的是否精彩。但是我在学功夫的时候,我的师傅告诉我,学武不是为了争斗,而是为了平息争斗,这对我的触动很大。我还学到了,练武其实也是提高自身修养的过程,因为一个真正的武术高手,或者侠客,必须有超出常人的自制力和胸怀。 我想通过游戏来表达我对修习功夫的体悟,这是创作《书雁》的初衷。

Q:你们在Steam上提到了“软功夫”和“硬功夫”(Soft and hard kung fu styles),是什么意思?

Andrew:在我学习功夫的时候,我的师傅教导我,功夫有阴阳之分。我当时学的是咏春拳,属于阳刚一路。但是我的师傅加入了很多“阴柔”的成分,他的咏春拳使的刚柔相济。我学到“柔”(soft)不是示弱,而是为了不伤及无辜,是对自己的克制和对对手的宽容。我后来才懂得,这里还蕴藏着道家的思想。所以我想通过soft和hard kung fu styles来表达功夫里阴阳相生相克,但柔又能克刚的内涵。

Q:你们提到,游戏中的中国功夫是来自功夫大师杨龙飞,你们会在今后加上其他招式和流派吗?

心武门创始人,螳螂拳大师杨龙飞

Andrew:在武打设计上我们请了教武术的师傅示范动作。我们把他们的动作拍摄(motion capture)下来后作为参考,制作了大量的动画,每一幅都有不同。在《书雁》里,你会看到不同的人物有不同的武功路数和风格,同样的人物随着情节的发展和情景的变化武功路数也会有所变化。当然会有艺术加工,但是我们的武打动作总体来说力求逼真。

Q:我在Steam的预告中看到了《书雁》中功夫动作的视频,我觉得非常棒!但有的时候,动作的打击感会显得很弱,就像是温柔地在拍某一个东西一样……

Andrew:很高兴你能看出那些武打设计中体现的善意“kindness”。这也正是我想通过《书雁》来表达的我个人对中国功夫的理解。我认为功夫体现了很精深的中国智慧,它的目的是在不伤害对方的情况下平息争斗。而要做到这一点,一个人必须要不断的提高自制力、忍耐力,要修炼内在。更重要的是,这个人要抱有很大的善心,要有宽广的胸怀,只要这样才能让对手心服口服。所以在我看来,功夫或者武术体现的是一种宽恕之道,一种自我提升之道。这种智慧对我的为人处事也有很大的影响。

Q:你们现在通过绿光了,恭喜!你们觉得中国玩家们的热情怎么样?

Jason:非常感谢大家的厚爱。说实话,中国朋友的支持让我们受宠若惊——我们没料到《书雁》会在中国引起这么大的反响。曾有人问过我,当初投资的时候有没有做过制作风险评估。其实我们一开始真的没有想太多,只是凭着一腔热情,做了一件自己认为有意义的事。我想可能是中国的朋友们感受到了我们这群老外的真诚吧。这让我们很感动!谢谢大家!

Q:除了美术大熊,你们团队成员中还有其他华人吗?你们来过中国吗?你们最喜欢吃的中国菜是什么?

Jason:不错,大雄是艺术团队的核心,不过我们还有其他来自中国大陆和台湾的艺术家。其实,我们的团队成员来自世界各地:除了北美以外,还有南美、印度和土耳其。 我和Andrew都曾去过北京。我最爱吃的是东北菜里的拔丝地瓜。

Andrew:我最爱吃一个中国朋友妈妈包的三鲜馅饺子,呵呵。

Q:我有一个同事想问你们,有没有考虑把游戏的名称改成Shuyan Chuanqi?

Jason:天哪!你的同事怎么知道?我们自己的汉化团队是有这样的打算。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额,我觉得Jason老兄是理解错了……)

Q:你们是怎么接触到中国功夫的?你们读过任何武侠小说吗?你们最喜欢的功夫明星是谁?

Andrew: 我学功夫很大程度上是受了功夫电影的影响。遗憾的是,很多西方人对武侠小说的认识还是有限。我虽然没有读过武侠小说,但《书雁》中的感悟都来自于我个人的真实经历。我最喜欢的功夫明星当然是李小龙啦。

Jason:我虽然算不上武侠迷,但我很喜欢武侠小说中的一些理念,比如金庸小说中提到的“侠之大者”。这和西方文学影视里常常推崇的个人英雄主义很不同。在《书雁》里,大家会看到书雁的成长过程,其实就是一个从“小侠”到“大侠”的过程,当然在这个过程中她要克服许许多多的困难,其中最大的困难就是去掉以自我为中心的一些执着。当然了,这只是我个人的微末见解。在中国朋友面前班门弄斧了,希望大家不要见笑。

后来,我还去了新邮件,希望这两位可爱的加拿大人可以录一段中文给广大的中国玩家,不过到现在他们还没有给我回信。一定是因为在圣诞节之前太忙了吧。

    0

    编辑 或闪

    kongyu@chuapp.com

    200斤的死肥宅,长得超好看。

    查看更多或闪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或作为游客评论

    作为游客留言

    登录注册,更顺畅地进行交流

    使用社交账号登录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6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