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求报道

触乐专访右小死:从《幕外战争》到“幕外计划”

右小死:“我相信中国游戏会站上世界之巅,这几乎是一定的,我只是在用自己微小的努力,来加速这个进程。”

编辑段成旌2016年10月20日 12时20分

2015年,一期名为《幕外战争:谁才是外挂的最大受益者》的视频悄然出现在网上,并引发网民热议,这一视频在短时间内达到了百万级的播放量。

随后,十二部冠以《幕外战争》系列名的视频接连发出,视频内容涵盖游戏业界,玩家,工作室等方方面面,主要内容皆为揭露游戏界灰色产业与不良风气。在《幕外战争》以前,为普通玩家介绍游戏业界潜规则为主题的视频在国内并不常见,大量普通玩家通过《幕外战争》系列认识了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光鲜但又不乏阴暗的游戏业界,也记住了这个在玩家眼中“胆大包天”的视频作者——右小死。

右小死
右小死

《幕外战争》第一季最后一期于2015年9月25日播出,到今年9月23日《幕外战争》第二季复出,右小死沉寂了近一年。为什么断更一年?这一年以来他在干什么?《幕外战争》系列视频因何而成?又为何而做?《幕外战争》第二季为何复出?右小死想表达的是什么?抱着这些疑问,我们对右小死进行了采访。

《幕外战争》第一季的半年

《幕外战争》第一季从2015年5月初连载至2015年9月底,12期跨度5个月,内容涵盖屏幕内外与游戏相关的“现象”——外挂、激活码、沟通、BUG、手游趋势、KPI、公司架构、女玩家、骗子、情怀、测评和偏激行为等方面。右小死曾经在他的视频介绍中写下“希望用自己微小的力量,为中国游戏带来一丝丝的改变。”

右小死在做《幕外战争》系列视频以前就是个游戏播主了,高中时,右小死曾经做过一些游戏攻略视频,大学期间,右小死成为了网络游戏玩家,在作为端游玩家的时代里,右小死结识了游戏圈内形形色色的人,有工作室,有游戏策划,有外挂产业链中的既得利益者,当然也有更为广大的普通玩家群体。

这些经历让右小死对中国的游戏界有了不同于普通玩家的认识,随着接触业内与业外人士的增加,他越来越觉得自己有必要做点什么,作为一个了解行业内情多一点的玩家,他觉得自己应该站出来,让普通玩家知道:玩游戏,不止有屏幕内的战争。

右小死和他的《幕外战争》在2015年的游戏圈成为了一个话题,普通玩家们通过《幕外战争》了解了自己玩的游戏为什么这么坑,厂商为什么要这么做,都是谁从这样的游戏中获利,怎样获利。《幕外战争》的选题一如既往的保持着尖刻,锐利,以至于在第一季幕外战争的后期,因厂商交涉,右小死难以直接在《幕外战争》视频中放出具体的游戏画面,只能真人出镜填补视频空缺。

《幕外战争》后的一年

《幕外战争》第一季结束后,右小死沉寂了将近一年,这一年中,右小死大学毕业了。

我们问及右小死这一年是否因为学业繁忙才消失于公众视野,右小死表示自己沉寂一年并非因为毕业事务,而是因为自己有更大的目标要实现。

他创办了公司,灵回诗社。同时也准备了他更长远的“计划”。

右小死介绍,灵回诗社是一家广告公司,主营业务和传统广告公司区别不大。灵回诗社这个名字源自和他缘分颇深的网络游戏《剑灵》。但他的目标并不是为了赚钱。

右小死向我们介绍了他的计划,“我做《幕外战争》的时候就没有赚过一分钱,我开公司也不是为了一口气吃成胖子,而是希望先发育一个团队,用我自身的影响力,以及与我相熟的UP主的影响力,将厂商,媒体,有能力的作者,独立游戏工作室聚合起来,更好的推动中国游戏和原创内容的发展。在这个过程中,会严肃对待每一份资源,我的目标是扶持独立游戏,扶持好的原创内容。”

这听起来是个非常庞大的计划,右小死将之称之为“幕外计划”。他想以一己之力,推动游戏行业的发展。这算是个公益项目,但是右小死也告诉我们:“这个行动多少与公益沾边,但我不太想和公益扯太多关系,怕被扣上买卖情怀的帽子,而是希望以实际的付出得到市场的尊重。”

“灵回诗社目前是一家偏向于广告的公司,也有很多传统业务。”相对于远大的公益理想,右小死对公司的现状也直言不讳,“我成立公司的初衷是不想做一个键盘侠,整天指点别人,我想亲自上去真刀真枪的做这件事。”

右小死团队
灵回诗社的创业团队

关于“幕外计划”与商业变现,右小死做出了这样的解释:“梦想的确需要金钱去支撑,但我坚信内容才是未来的大趋势,独立游戏也属于原创内容,我们孵化的诸多游戏内容账号,给玩家带来了许多一手资源,这些KOL也都将无偿用于原创内容与独立游戏推广中,我们希望将公司汇聚的推广资源,例如媒体、厂家、UP主,无偿提供给经济实力不足但是能做出好产品的独立游戏开发者。”当然,UP主、厂家和媒体们也能够从这个计划中得到自己的资源回报。

《幕外战争》系列视频所塑造的右小死是个理想主义者的形象,右小死开展“幕外计划”的愿景也符合这一形象,很少有人会直接给自己的设想和行动冠上公益之名,因为这意味着将要被众人以最为严苛的目光来进行审视。虽然一些热血的言辞会让人担心实际落实的情况,不过看上去右小死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也做好了面对种种非议的准备。

“我们所做的‘幕外计划’,收支项目,最终成果一定得有能够公示的,可量化的成果,我认为做有公益性的独立游戏扶持,不能量化的结果和自我陶醉没什么区别。”这是右小死对我们提出的疑问的回答。

灵回诗社目前主推的公益项目“幕外计划”已经拥有不少UP主和独立游戏开发者加盟,但他还没有正式对外公布这个计划。经过一年准备,他的公司已经走上正轨,在近几个月或者2017年初,“幕外计划”的推广计划就将大规模展开。

《幕外战争》第二季,和未来

2016年9月23日,右小死在bilibili发布了名为《幕外战争第二季:消失的尊严》的视频,作为《幕外战争》系列的重启之作,宣告回归。

回归的右小死不再单纯是当年那个凭一腔热血就想为中国游戏市场带来改变的普通玩家,而是亲身创业投入游戏产业的年轻从业者。

我们问及《幕外战争》第二季将以什么频率进行更新,右小死告诉我们初步定为月更视频,比《幕外战争》第一季慢了不少。虽然右小死有了团队的支持,但是作为“幕外计划”的负责人,《幕外战争》已不再是右小死的全部事业,而将是整个计划的其中一部分。

“我们如今对内容质量的要求更高了,中间的事情也太多了,所以更新会慢一些。《幕外战争》第二季的第二期将会有更为劲爆的消息放出,我们想再做一期像当年《谁才是外挂最大的受益者》一样火遍全网的视频。主要内容将与网络营销号、视频播主、游戏市场和真正做原创内容的人有关。”右小死解释。

“可以肯定的是,第二季,依旧不会接任何商业广告,保持内容的纯净。”右小死告诉我们。

《幕外战争》之外

无论是《幕外战争》还是“幕外计划”,它们的目的看起来都相当美好,但是说到底,一切美好的梦想最终都要归于现实。

谈及公司、“幕外计划”和《幕外战争》系列,右小死会提到它们的非营利性,而谈及成本开销时,右小死对我们开玩笑说:“我当然知道这是件成本很高的事情,我有时候也在想要不要把我在北京的房子卖了来做这件事。”不过相对于右小死的远大愿景,卖一间房子恐怕也只能解燃眉之急,投资方也很难因为“免费扶持独立游戏”就保持热情,目前已有几十人的公司,当然也不能光靠情怀维系。

灵回诗社依靠传统业务能将免费独立游戏扶持坚持到什么地步,是否能一直负担免费推广与公司运营的开支,还有待未来检定。

右小死还是去做了,他告诉我们:“我相信中国游戏会站上世界之巅,这几乎是一定的,我只是在用自己微小的努力,来加速这个进程。”

0

编辑 段成旌

duanchengjing@chuapp.com

新的一年要更专注于游戏本身

查看更多段成旌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或作为游客评论

作为游客留言

登录注册,更顺畅地进行交流

使用社交账号登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