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夜话:不想说宝可梦,不想说奥运会,不想说

当然你也可以说“听爱听的”本来就是人性的一部分,但我总觉得人之所以为人,就是应该突破自己的局限呀。

编辑祝佳音2016年08月23日 17时26分
触乐夜话,每晚为您盘点与游戏相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图/小罗
图/小罗

夜话这个栏目呢,我知道你们看起来很过瘾,但是每天都要找热点,这事儿搁在谁身上都不算一件轻松的差事,我们的灵魂画师小罗每天都要为夜话配图,也怪不容易的——他一般3点就会催我们“画什么!”,结果这边负责写夜话的同事就只能嘟嘟囔囔地满世界搜索热点信息,还得求着同事,问有没有什么热点新闻。最近这些日子,同事们十有八九会返回这样的信息:

“台湾又为《精灵宝可梦》疯狂啦!”

“日本人在奥运闭幕式上的表演里出了游戏角色!今天我们看到了74篇分析二次元地位崛起的文章!”

这个游戏假设能进大陆,真有人敢代理么?
这个游戏假设能进大陆,真有人敢代理么?

你看,除了宝可梦,就是奥运会,虽然说媒体的职责就是追逐热点,但是热得这么持续,都跟北京的夏天差不多了——不但热,还闷——所以我决定今天不说宝可梦不说奥运会,至于能说什么……想了想也没什么可说的,又一想,小罗偶尔都能告假,和尚摸得,如何我摸不得?今天夜话没得写,暂停了!

好吧开玩笑的,以上是凑字数的,以下是本期夜话。

“INSIDE都破?有没有人性?”

今天下午,国内破解游戏界的泰山北斗3DM不死鸟女士在微博上宣称“第二款Denuvo3.0加密的游戏《INSIDE》刚才已经被CPY破解,并且发布了破解版。”我的同事对此评论:“《INSIDE》都破,有没有人性?”

这是原博
这是原博

说来惭愧,我有日子不太关注游戏破解的消息了,近四五年来也没玩过破解游戏。一个是我工作了,有了钱;第二个是我有了Steam,游戏也好,联机也好,非常方便。有人说Steam正好代表着盗版游戏的反面,盗版游戏是不花钱玩,Steam是花钱买了不玩,我觉得这话很有道理。

从道义上来说,盗版当然不对,正版当然对,但从实际情况来看,我觉得这里面其实不是简单的非黑即白的问题。你想象有个天平,一边是盗版一边是正版,实际上各种客观条件都在两边不停加砝码,比如游戏的售价占你收入比例的多少,比如购买的渠道是否畅通(我最近看了篇文章,说古巴没有互联网,古巴人民通过行动硬碟传播资源,并亲切地把它称之为“包裹”,在这个特殊市场条件下,这些资源只比网上的最新资源晚两到三天——当然也是盗版的,但我觉得也不好过多责怪古巴人民),比如要为破解版游戏付出多少精力——后面一个也不是瞎说,三五年前,玩个PC盗版游戏就跟重做一遍系统差不多,且得替换不少文件,你让我用半天折腾一个游戏的破解,同时告诉我50块钱能买到这个游戏,我可能也就直接买了。

几个月前她是这么决定的
几个月前她是这么决定的

但是有一条我是始终坚持的,实际归实际,道义归道义,具体到盗版游戏来说,你可以下载,可以玩,可以偷着觉得自己占了便宜或者有所愧疚,但不要公开宣传“盗版好”和“盗版有理”。这就正如古老的寓言所说,什么叫有修养?遇到落水的人不上去按一把,这也就算最基础的修养了。

劳拉快打

援引一篇新闻报导的片段吧:

“在刚刚结束的动漫游戏盛会混沌VR杯魔幻二次元中,网络游戏资深制作人、[此处忽略17字]来到了[此处忽略6字]介绍了他的新作《劳拉快打》,并阐述了自己的创作理念,博得了在场所有观众的掌声。

“[此处忽略20字]也就这一问题在舞台上进行了阐述。进入游戏行业,最初只是因为热爱,这种热爱源自小时候攻略过的每一款游戏,一同打本的每一个小伙伴,以及当初绽放在脸上的每一个笑容……我们虽然没有知名的IP,但是我们有对产品无限的热爱,我们虽然没有雄厚的资金,但是我们有对产品执着的信念,我们虽然没有充裕的时间,但是我们有对产品足够的耐心。怀着这样的坚持创作出来的《劳拉快打》会给广大玩家带来什么样的惊喜呢?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这就是游戏画面
这就是游戏画面
这里还有一张
这里还有一张

你看,在一个行业呆的时间长了就会有这么个问题,你会发现太阳底下新鲜事儿不多,能说的都被说完了,但我其实一直很好奇的是,他们自己写出这些宣传的话来,自己不觉得扭曲和割裂吗?还说“我们虽然没有知名的IP”——没有知名的IP就可以蹭吗?蹭也就算了,你好歹也承认一下呀,一边蹭IP,一边做出完全纯洁和无辜的样子,仿佛完全看不到游戏的名称和主角的宣传形象一样,这不是很割裂吗?当然我知道这是宣传,但是宣传也要讲一个基本法吧?

关于蹭IP和为自己宣传这事儿,我的态度基本和今天夜话第一条是一样的。

关游戏蛋事?

宿迁网(看名字就知道了,这是一个立足于宿迁的网站)今天发布了一条新闻,标题叫“宿迁12岁男孩玩手游 几天‘花’掉上万元”。

看标题,你会觉得这又是一个网络游戏吸金的故事,但其实它不是,我还是援引原文报导:

“如今,手机游戏盛行,经开区黄河社区的李先生为了让儿子度过一个欢乐的暑假,把自己的银行卡绑定了12岁儿子的手机,方便他在暑假里玩手游。他本以为手游根本花不了多少钱,想不到儿子竟然在几天内就花掉了一万元。昨天上午,李先生慌忙找到经开区公安分局黄河派出所求助,希望能够讨回这一万元。而民警调查发现,这笔钱并没有被游戏运营商收走,而是被网络上的骗子骗走了。”

你看,这分明说的是网络诈骗的问题,至于为什么标题要写“玩手游”而不是“遇到骗子”,当然是为了吸引眼球增加流量嘛——但我们可以再往下深究一下,为什么媒体会用这种手法吸引流量?是因为这个标题迎合了一部分读者的固有印象,这个固有印象就是”手游坑钱“。所以一部分媒体和一部分读者相互催谷,相互强化,众口铄金积毁销骨,明明是个网络诈骗的事儿(其实新闻里提到的主要也是网络诈骗),最后就弄成了网游坑人。

我之前就有个感觉,虽然说互联网能够让我们“发现更大的世界”,但是很多互联网产品(比如微博和微信,国外的例子是Facebook和Twitter)实际上都在主动为我们筛选我们所看到的人和听到的消息,筛选的标准是——说你爱听的。这样下去,实际上互联网人群被“基于兴趣”分割成了一个个小团体,大家都在自己的小团体里快乐无边,正反馈无穷。但如果从所有用户的角度来看,这种方法实际上导致了互联网人群的割裂。长此以往,我们也许会误认为身边的人全部“三观一致”,并惊异于“为什么还有人想得和我(即代表普世真理)不一样?”

当然你也可以说“听爱听的”本来就是人性的一部分,但我总觉得人之所以为人,就是应该突破自己的局限呀。

0

编辑 祝佳音

commando@chuapp.com

编辑,怪话研究者,以及首席厨师。2001年进入游戏行业,热衷于报导游戏行业内有趣的人和故事,希望每一篇写出的东西都是有价值的。

查看更多祝佳音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27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