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CJ时

我们让每个参加的编辑写写他们的参展感受。除了一位编辑之外,本次一起参加CJ的同事大多是第一次。

编辑高洋2016年07月28日 20时23分

ChinaJoy对媒体从业者而言,其实有点鸡肋。对于这样一场一年一度的中国游戏业盛会,你不能不关注,但似乎又没有什么真正值得写的东西,现在连Showgirl的噱头都被打压下去了,今天在腾讯展台的骚动反而成为了CJ首日最大的新闻。

照例每年ChinaJoy触乐都会有一篇相应的头条报道,我们在两周前就开始商量选题,想要做点不太一样、有意思一点的报道,但想来想去,对于这样一届已经举办了12届的活动,也很难找到特别新鲜的角度,尤其是考虑到需要当日出稿,最终还是回到了老路上,让每个参加的编辑写写他们的参展感受。除了我之外,本次一起参加CJ的同事大多是第一次。

那么开始吧。

关于触乐展台、周边以及“游戏媒体”——高洋

今天是开展第一天,理论上说是专业观众日,普通观众也来了不少。我没有去BtoC馆(展馆分为BtoC,与BtoB,前者向普通观众开放,后者向行业专业观众开放),因为安排了连续的采访,采访完已经下午3点。

今年是触乐以展商身份参展的第二年,去年我们在BtoB馆租了一个标准展位,打扮了一番。当时触乐在ChinaJoy推出了“吸量扇”周边,正面书“吸量”二字,背面画着“CJ三十六景之上海滩吸量里”,扇子受到了业内的好评。很多开发者会把吸量扇供起来,在游戏上线的时候拜一拜,希望自己的游戏能“吸量”。

小罗绘制的吸量扇背面
小罗绘制的吸量扇背面,致敬“神奈川冲浪里”
在某一期“行话”栏目中,我们对“吸量”一词做出了详细的介绍
在某一期“行话”栏目中,我们对“吸量”一词做出了详细的介绍

到了今年,我们推出了一个新的周边,算是去年“吸量”扇的超级进阶版,一张年画风格的海报,由触乐灵魂画师小罗倾力打造——手游三天尊。分别是“吸量天尊”、“打榜天尊”、“畅销天尊”。算是寄托了手游业者的美好愿景。这样一来,游戏上线,对着三位天尊拜,比对着扇子拜看起来就正经多了。

顺带一提,这副年画藏了数不尽的细节(包括一些小圈子里的内部梗),我猜没有人能一次找全。

IMG_5105

今年的触乐在BtoB区的展位是去年的两倍,我们还搞了一个“我要吃冰”的小活动,前来展位的观众扫描二维码关注触乐微信就可以免费得到一枚冰激凌(分享图片到朋友圈甚至能吃双球!)。这次活动效果还不错,把负责送冰的咸鱼累坏了。

这么好吃,您不来一个吗?

我没时间逛BtoC展馆,只来得及在BtoB展馆溜了一圈,其实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今年以来,手游行业一片哀声,但BtoB区参展的展商和观众相比去年前年没有减少,反而更热闹了一些。Epic的展馆甚至排起了长龙——因为他们推出了VR体验馆。

说到这里,其实有个现象挺有趣,我们的手游行业蒸蒸日上(从收入上),但任何展会,关于手游的内容往往都是无人问津的,你看那些空落落供玩家试玩的手机设备。而前景不明的VR,不管在哪儿,永远都是排着长龙。

还有一点很有意思,触乐作为游戏媒体参与BtoB展区,但前来展台交流的大多数行业人士,似乎都很难具体地理解“游戏媒体”这样一个概念,往往要不厌其烦地解释,但也还是半懂不懂。每当我们说自己是一家游戏媒体,行业人士们眼中就会浮现起一个问号,“你们能带量吗?”“能合作开个专区吗?”“能发新闻稿吗?”“就是发礼包的那种呗”。

这种时候,我只能说“我们是做原创内容的,关注这个行业和游戏本身”。但这样对方很难理解,“我们每天更新的内容很少,不是那种发很多厂商稿的,国外Polygon你知道吗,和那个会有一点类似。”依然很难理解,“就是有点像平媒杂志的风格。总之,不做流量,是做内容的,呃,做品牌。”似懂非懂。

我还遇到有一位和我分析游戏媒体的发展趋势,建议我们做直播。虽然我们不打算做直播也不觉得这是个很靠谱的方向,但还是谢谢她了。

我觉得对于行业里存在的种种问题,这也算是窥秋之叶吧。

我向育碧展台旁边的保安朋友们问了问他们听没听说过育碧的事儿——楼潇添

坦白说,这一整天都使人感觉疲惫、混乱和无意义,但你回想起来,却总会记起某些小事。

比如——

两只疯兔尖叫着,从左往右跑过育碧的展台。尖叫声又从音箱传出来,很刺耳,育碧主持人用更加响亮的麦克风表达着惊讶:“刚刚怎么有两只兔子跑过去了?”不知道。但我感觉底下的观众都沉默了。气氛有点儿尴尬。

好在育碧的刺客Coser从左往右再从右往左地走了几遍,真是太帅了,台下观众都高举着手机拍照。我走过去指了指镜头,用中文说:“能不能拍个照,您好帅啊。”他听不懂也明白,摆好姿势,我按下快门。

刺客Coser
刺客Coser

然后我停下来打量他们。育碧展台周围的保安们,他们站在外围,伸着脖子在看展出,我不知道怎么,就想过去跟他们聊点有的没的。

我看见一个黑帅黑帅的保安小哥插进人群,跑到穿着《彩虹六号》作战服的特种部队Coser身边。我凑过去问,“哎,您知道这游戏吗?”他盯着我,半晌,才摇了摇头。我又问:“您听说过这家公司吗?叫育碧的。”他又摇了摇头,说没有。

“法国公司,特别有名。”我说。他摇头。

“您平常玩游戏吗?”

“玩,我玩LoL,”他指了指对面,那是一家四个字母的公司,我不认识,就像他不认识育碧一样,大屏幕上正展示着一局《英雄联盟》游戏。“我都在这一块转,“他说,“但基本都在探头看LoL这边。”

“是啊,这边还有Showgirl,育碧那边看不到。”我说。他腼腆地笑了笑。

一直盯着球回我话
一直盯着球回我话

另一头,一位年纪稍大的保安大叔在看足球游戏。我过去问他:“您平时玩游戏吗?”他摆摆手,说去问那边的年轻人吧。我说:“这游戏看起来很像真的。”他说:“嗯,跟真的似的。”他眼睛盯着足球游戏不放。

育碧展台上唱着跳着,很热闹。但我觉得无聊,跑到育碧的试玩区域,试了下《刺客信条》的新手游。一旁的工作人员过来,指着我试玩的屏幕,“这是加速,这是你的新手任务,你要跟上前面那艘船……啊,那边有个娃娃机,你关注一下我们公众号就有机会抓娃娃,你去玩那个吧。”我就去玩那个了,结果没抓中娃娃,玩这个我太菜了,而我又不想回去玩手游了。

育碧展台手游和电视游戏各占一半地方,《孤岛惊魂》的玩家逐渐排起了队,旁边也排了一排手机。据说排着队的《孤岛惊魂》后来因为太血腥(另有一说是因为批文的问题),撤掉了。

IMG_20160728_111210

育碧相邻的一个展台,台上有一排Showgirl,台下又有两个保安朋友站一块儿,有说有笑的。我又凑过去,问:“您俩第一次参加ChinaJoy吗?”“你说什么?听不懂!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周围声音太吵了。“您俩是第一次来这儿吗?”“是啊,都是第一次。”

“左边这家叫育碧的,您听说过吗?”

“没有。这儿我就听说过腾讯,哦,还有那边的斗鱼,我看过他们直播。”他笑着说。

“平时玩游戏吗?”

“玩。”

“都玩些什么呀?”

“我玩《神武》,你肯定没听说过。”似乎是在报我之前问育碧、他没听说的一箭之仇,我脑子里蹦出这个想法。

不给拍
不给拍

我回到育碧展台那,之前黑帅黑帅的保安小哥又在看对面的《英雄联盟》,我问他,“能不能给您拍个照呀,您好帅啊。”他笑着拒绝了。但我忍不住,在他身后偷拍了一张,他正巧转过身来,看到我在拍他,又腼腆地笑了笑。

我今天看的几个游戏——陈祺

在ChinaJoy首日,有不少值得关注的移动游戏。腾讯展台出现了《魂斗罗》《仙剑online》等一批即将上线的作品Demo供玩家及媒体试玩;蜗牛发布了与韩国NCSOFT合作的《天堂2:血盟》,这也是当时红极一时的端游《天堂》的正统续作;西山居则带来了《剑网三口袋版》《剑侠世界》等多款手游,试玩的玩家甚至排到门外。

《魂斗罗》手游在年初公布消息后,一直备受玩家期待。在游戏资源相对匮乏的时代,对于很多人来说,《魂斗罗》可以说是童年最美好的回忆之一。

打开游戏,读取界面仍然是熟悉的主角兰斯·比恩和比尔·雷泽。游戏的操作手感算比较流畅,同时加入一些新特性,比如子弹限制,主角在连射一段时间后需要等待子弹填充,还有主角技能,“螺旋飞弹”从名字上看来,与最近大热的《守望先锋》的角色“士兵76”有些相似。

游戏主界面
游戏主界面

就我试玩的感受来说,游戏“自动瞄准”的设定可能会引起争议。系统在游戏时会自动锁定在敌人周围,玩家微调就可以。优点在于上手简单,大幅度减低了操作的难度,缺点也显而易见,游戏的操作乐趣转移到躲避敌人,变得更像一个闪避游戏。

手持黄金AK步枪
手持黄金AK步枪

游戏系统目前包括剧情、多人合作、挑战及对战(PVP)模式。与玩家间竞技息息相关的PVP模式采用了即时匹配的设计,匹配成功后在一个双层设计的地形中对射,先杀对方5次者获胜,比较考验操作,如果正式版开放更多地图会更有可玩性。

PVP场景
PVP场景

在玩过《魂斗罗》手游之后,我来到西山居的展台。最先吸引我注意的是快排到门口的队伍。一位玩家“Leon”表示已经排了半小时,估计还有半小时才能排到试玩《剑网三口袋版》。

他是《剑网三》端游的老玩家了,“游戏最吸引我的是像魔兽,有很多妹子,不像其他游戏都是男的。”今年西山居将王牌IP“剑侠情缘”搬到移动平台,目前与腾讯合作的《剑侠情缘手游》已经上线,并取得非常不错的成绩,《剑侠世界》也已开启测试,而玩家最多、最受关注的《剑网三口袋版》也通过CJ第一次与大众玩家见面。

玩家在试玩游戏
玩家在试玩游戏

但这次见面的情况似乎没有想象中的顺利。

《剑网三口袋版》的核心玩法和去年公布的视频没有变化,仍然是一款横版过关的ARPG游戏。玩法可以说很传统,主角从屏幕左侧一路朝右打,三个技能可以使用,也有连击、躲避的设定,整体来说,没有太大的新意,中规中矩。

游戏战斗画面
游戏战斗画面

“横版过关两年前比较流行,现在有点过时了。”不少试玩的玩家表示游戏目前呈现的玩法让人感觉有些单调,很难吸引到端游以外的新玩家,而且玩法的深度有限,不利于游戏的长期发展。

据资料显示,《剑网三口袋版》由《剑网三》端游的原班人马制作,制作周期已超过两年。制作人郭炜炜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游戏希望以新的形式呈现端游《剑网三》的世界,也将是唯一一款《剑网三》手游。

“我是第一次,请问怎么才能装成很熟的样子?”——塔布

我问了很多人,也在网上查了搜索了一些相关问答,但真正到达现场的时候还是一头雾水,现场的地图很萌,然而却没有标注我当前所在的位置,迷路不可避免。很多人在写一篇游记的时候都喜欢用迷路开始,我也没能免俗。事实上,这确实只能算是一篇游记,因为我逛CJ的过程非常门外汉。

场馆指南,第一次去CJ,多半会对复杂的场馆感到迷惑
场馆指南,第一次去CJ,多半会对复杂的场馆感到迷惑

凭借媒体证入场后,我没有留意领取场刊的柜台,导致我第一次CJ之旅几乎像是一个无头苍蝇,一直在跟随人流行进,如果后续会参与CJ的读者,请一定吸取我的教训。

E1是观众入口,整个E2都是VR,而且关于VR的产品也蔓延到几乎所有展厅,而E2作为一个大部分玩家入场的第一个展厅,通过VR试玩体验来引流,让后续展馆的压力减少许多。一方面VR作为当下流行的概念在展会“打当头棒”,另一方面吸引很多观众驻足体验缓解后续队伍拥堵,官方在场馆的安排上还是很用心的。

E3半数也是VR的展台,而另一半几乎就是英特尔的天下,展会现场还有国外直播的拍摄现场,可见CJ的国际化逐渐走向成熟,当然,也没人会放着这么大的蛋糕不垂涎。

E4和E5基本是“二次元”的天下,而且在此驻足的观众年龄段也较低,随处可见中学生,或者是小学生,说实话第二性征在当今社会已经不是很准确的判断方法。

BAD675E79AB41BA0B0DB3868DEF5749C
我拍了很多妹子

E6和E7有一些国外游戏大厂参展,比如微软、索尼、育碧等,不过依然惯例的没有任天堂。或许有人会幻想,如果任天堂参展会解除《Pokémon GO》在中国地区的GPS封锁?多虑了,游戏是Niantic开发的,以至于任天堂在诚实地表明自己和这款游戏的盈利关系不大后,股价急剧下降。好吧,我承认后半句和CJ关系不大,因为《Pokémon GO》是热点,我照例蹭一下,不然本周《Pokémon GO》就真的完全交给周思冲老师了。

作为国内主机厂商的Fuze的展台不小,供玩家试玩的位置非常多,展区形状应该是一个大型的“田”字,“田”字几乎每一划的两面都有摆放主机供玩家试玩游戏,比起一些做表面工作的场上展台,Fuze这里诚意满满。

N打头的场馆基本都是像腾讯、网易、巨人等大厂展示的大型展台,这里也是Showgirl聚集的地方,毕竟是大厂,熟悉观众需求,但是我又不好过度评价,我可不想被贴上“物化女性”的标签。总局之前关于CJ期间Showgirl的规定,我想很多人都不陌生,但你要知道这部分东西在CJ是刚需,谁否认谁不客观。

网易的设备试玩横版手游要歪着脑袋
网易的设备试玩横版手游要歪着脑袋

我不太清楚以前CJ厂商送观众礼物的套路,但是这届CJ基本都是扫码抽奖的套路,如果没有像VR等热门的噱头,扫码抽奖也成了一些厂商吸引观众在自己展台驻足的主要方法,想一想,这和一些游戏中保证玩家留存的方法多少有些相似,端游,页游到手游,历史总是相似的。

说实话,CJ开幕的第一个上午,我更像是一个“假装是媒体”的游客,其他游历场馆的同事总是带来各种关于新游的情报,而我看到的游戏总感觉似曾相识,“微创新”也可以是新游,而且堂而皇之?

在暴雪展台的一侧,我有幸遇到了主播秋日,他是一个以玩疲劳卡组出名的《炉石传说》主播,看到很多人和他合影留念,我也决定第一次启用我手机的正面摄像头,对于没有打开任何美颜App的我,秋日还是很友善的凑近了镜头,而我沦为了被同事嘲笑的“心机boy”。

因为脸靠后,被嘲笑为“新机boy”
因为脸靠后,被嘲笑为“心机boy”

其他人

我们累得像只狗。

结语

我们想写一点儿隽永或者意味深长的结语,但想来想去,总觉得想说的话都说过——ChinaJoy可是已经办了十几届啦。反正,这届CJ还有几天,而且,还有明年呢,是不是?

0

编辑 高洋

562681269@qq.com

沙扬娜拉。

查看更多高洋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15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