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游戏与性教育——冯珮莹和她的《Tap That》

法国思想家、教育家奥塔(J.F.Lyotard)曾说过:“教育的任务不仅是知识的迁移,更是对社会公民的能力和观念的训练。”性教育,家长和老师往往对此闭口不谈,仿佛这类知识可以心领神会。冯珮莹不以为意,一个人着手开发这款关于性教育的手机游戏——《Tap That》。

编辑塔布2016年06月16日 17时14分

性教育,在中国一直都是一个尴尬的话题。一般人在11岁—13岁之间逐渐出现第二性征,这正是中学生的年龄。在中国,中学阶段开始学业负担逐渐加重,而随着性器官和第二性征的逐渐发育,中学生的生理和心理也逐渐发生变化,但这个时候,国内大部分的家庭和学校是忽视这方面的教育的。家长和老师很少会主动和这些青春期的孩子谈论这些事情,他们仿佛认为这类知识都是可以心领神会的,同时觉得学校发放的生理卫生课的教材可以填补学生在这类知识匮乏的缺口。

冯珮莹小时候在加拿大长大,14岁时候随父母搬回来中国。14岁正是青春期的初期,在加拿大的时候,她还在班上上过几门性教育的课程,回国后,学校就没有这方面的课程了。

智能手机对校园生活影响巨大(图片来自网上)
智能手机对校园生活影响巨大(图片来自网上)

冯珮莹在国内读完了高中和大学,在结束信息设计专业的本科学习后,冯珮莹到纽约的帕森设计学院攻读硕士学位,专业是设计与科学。“我们接触的都是比较跨专业的知识。大多数的人不仅会做设计,也得懂得一点编程。我个人比较擅长做网站前端开发。”

冯珮莹的弟弟还在国内读书,弟弟今年13岁,初中一年级,这正是一个性懵懂的年纪。但恐怕她的弟弟将要面临当年她读书时同样的局面——繁重的学业压力和匮乏的性教育。一方面,学校和父母可能都不会和她弟弟谈论性教育的事情,冯珮莹本人也认为和弟弟谈论这方面的内容会让彼此尴尬,另一方面,相比聊这类尴尬的话题,他弟弟可能更愿意把自由时间用在玩手机游戏上。这让她萌生了做一款“性教育”主题的手机游戏的想法。

“在中国,70%的人会进行婚前性行为,但目前我们比较缺乏性教育,导致很多人都不懂得如何在性行为中保护自己,所以就会出现很多意外怀孕和堕胎的情况,性疾病也越来越多。我有个朋友,高中的时候意外怀孕,然后就偷偷摸摸地去堕胎了。我有多次想,如果青少年都多懂一懂正确的性教育知识,这种情况能否避免。但我也知道,在国内给学生们上一些跟考试没关系的课程,更何况是跟性教育有关的内容,是不大可能的,于是我就想通过学生有余的时间给他们补上这方面的知识。”她告诉触乐记者,“所以就想通过手机游戏这种形式来教玩家一些关于性教育的知识。”

性教育覆盖的内容很广泛,冯珮莹希望把这个游戏做成一个系列,首先从性疾病的传播和预防着手,作为第一个游戏的主题。

万事开头难

“《Tap That》这个游戏都是我一人做的,从概念,到UI,到编程都是自己一个人做的。而我之前没怎么做过游戏设计,所以做《Tap That》都是边学边做的。”冯珮莹说。

游戏的第一个版本和现在的差别非常大,她最开始的理念和《STD Dodger》非常相似,虽然那个时候她还不知道这款游戏的存在。

游戏中,玩家控制的一个可选择头像的角色,尽可能的不被性疾病感染。游戏的长度取决于玩家的健康条,一旦玩家接触性疾病,他们的健康条就会缩短,接触治疗可以恢复。玩家也可能会碰到无法治愈的性疾病,但是可以不断治疗,保持健康条。

存活时间和游戏难度决定了游戏最后的得分情况,用户可以通过达到不同的生存时间成就解锁新头像和关于性疾病的知识,这可以帮助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不同性疾病时做出不同的应对措施。

第一版的设计草图
第一版时的设计草图

尽管冯珮莹很努力的实现了她的游戏的设计,但第一版游戏的用户测试并不能令人满意。她总结出了几点,比如游戏的信息传递不够具体。玩家很容易认识到性疾病是不好的,但游戏的表现方式很难让他们和现实联系起来,事实上,很多时候感染疾病后不显示症状,很难对症治疗。

除此之外,游戏机制没趣或者说不够有挑战性。而且游戏的框架需要考虑。游戏背后是一个什么故事?如何把这些故事传递给游戏用户?总结以上几点后,她决定将游戏回炉重做。

《Tap That》诞生

相比第一版主要教玩家辨识不同性疾病之间的区别,这一次冯珮莹想表现性是生命很自然的一部分,但如果你不注意,你就会得病。她想通过游戏告诉玩家免受性疾病侵害的预防措施,人是如何得这类疾病以及患病后如何治疗。

这基本就是现在《Tap That》这款游戏想要呈现在玩家面前的内容。2015年12月,冯珮莹曾在PlayTech上用纸模展示她的游戏概念,她把游戏给一些12-17岁的青少年测试,同时也从他们的父母那里得到关于对游戏的反馈。整体来说,大家对于这款游戏的评价都相当积极。

((R%`XCJX$`IAMSZ$20EO4F

整理了反馈后,冯珮莹开始通过编程来实现这款游戏。“因为我之前没做过游戏,而且还是一个人,不是团队,所以很多东西都要自己学的。最困难的是学会Unity和C#。幸好班上有同学对Unity和C#很熟悉,所以有问题就常常向他请教。”

在Unity中开发
在Unity中开发

今年4月,冯珮莹再次来到PlayTech,这一次她带着iOS和Android的设备来让12-17岁的青少年测试,并收集他们对这款游戏的反馈。

冯珮莹同样收获了很多有意义的反馈内容,尽管大部分玩家能很清楚的理解游戏的机制,但仍然还是有玩家很挣扎。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视觉表现力不够强。所以她需要增加游戏的世界表现力。而最大的改动是换掉当时的名字——Bumping Uglies,这个名字对年轻人根本没什么吸引力,甚至很难直观的表现游戏的内容和玩法,《Tap That》正式诞生。

 这次来到PlayTech已经有设备上的试玩了
这次来到PlayTech已经有设备上的试玩了

现在的进度

现在,冯珮莹仍在继续完善游戏,并修复游戏内的bug。目前游戏离正式发布还有一段路要走,她希望在游戏中加入更多动画来提高游戏体验,游戏想要稳定并上架App Store和Google Play,自身开发能力还要进一步提高。

“主要的也差不多了,剩下是调细节和bug,因为上次testing的时候发生有些地方对于玩家来说不太顺。我也希望加点动画来表示故事情节等等,”冯珮莹如此描述现在的游戏进度,“还有声音没弄好,对于一个人来说还蛮多的。”

面对这些挑战,冯珮莹希望能有组织或个人协助她游戏的开发。“我目前在找合伙人,如果找到了,希望一年后上架。如果找不到,那可能也得两年了。”

“做一个教育类的游戏其实蛮难的,很难吸引人家。所以在试玩期的时候很多青少年都路过我的游戏,不愿意自己来玩。“冯珮莹说:“但是我主动去要他们玩的时候,他们玩了好几下不停,这时候我就超有成就感。”

手持Tap That海报的冯珮莹
手持Tap That海报的冯珮莹

“我觉得性是很自然的,人们发育到某一段的时候就会很自然地进行性行为,哪怕别人不愿意他们去进行性行为。特别是在国内,我们在初高中的时候禁止谈恋爱,即使禁止了,初高中生还是会偷偷谈恋爱,因为这是到了这种阶段的自然生理反应,而对这种行为进行禁止而不是教育,弊其实多于利。我当然希望大家都等到年龄和心理上够成熟一点才进行性行为,但这不是在我们能控制的。我们唯一能做的是给大家一些能知识,让他们作出对自己最佳的选择。而且,每个人都不一样,发育也不一样,看法也不一样,规定谁该在什么时候,跟谁谈恋爱,进行性行为,不可能都统一的规定,也不应该统一规定。”作为一款性教育游戏的开发者,在谈到她本人对性教育的看法时,冯珮莹这样对我说。

1

编辑 塔布

lisen@chuapp.com

假装有点熟练

查看更多塔布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或作为游客评论

作为游客留言

登录注册,更顺畅地进行交流

使用社交账号登录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11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