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求报道

《崩溃大陆》“治愈”了我的癌症

如果等到游戏完成之后才死去,我会高兴得疯掉,毕竟,这是我能做的最后一件事。

记者书上2016年01月29日 14时29分

《崩溃大陆》(Crashlands)是我最近在玩的一款游戏,窃以为它会是我2016年年度最佳的有力备选。如果用比较粗糙的方式介绍,《崩溃大陆》便是永远不会饿、不会掉脑残值的《饥荒》,背包永远也装不满的《泰拉瑞亚》,可以带着宠物满地图跑的《暗黑破坏神》。

地图上还有许多藏有宝藏的地方
地图上还有许多藏有宝藏的地方

游戏有一个异常广袤的地图,按开发者的说法游戏的地图和荷兰的面积一般大,大概比台湾岛还大上那么一点。我已经连续在游戏中投入超过12小时,破坏了地图上2457个资源点,杀了304只生物、收集到了159种物品配方,还死了22次。但我仍然还是在第一个世界里徘徊,仅找到1/3的物品配方,还有另外两个同样大的世界等待我去探索发现。

这个乍一看很像《饥荒》的游戏,其实和《饥荒》全然不同,省去了许多原本需要时时操心的烦恼。我不必为持续下降的饱食度和脑残值忧心忡忡,也不必为了带上什么不带什么而难以抉择。我要做的是尽情搜刮目力所及的所有素材,干翻所有会掉素材的怪物,用掉落的素材去合成更为强力的武器,探索地图上更远的世界。整个游戏给我感觉ARPG元素反而更重一点。

 《崩溃大陆》的宣传预告

在《崩溃大陆》没有中立生物之说,除了那种特别小的爬虫在你移动时候会被你碾碎,所有和你擦身而过的怪物都会无情地攻击你。这些怪异生物的攻击方式和范围都大不相同,游戏也会很友好地标记出怪物的攻击范围。怪物的攻击可是非常强力的,装备不好只需一击就能把你打到残血,所以考验你的走位和操作。

幸运的话,怪物身上有几率掉出对应的怪物蛋,怪物蛋能在工作台合成宠物窝并进一步孵化出宠物,就像在《饥荒》里孵化的高脚鸟那样。这些宠物不用刻意投喂、也不必照顾,却是你战斗过程中最好的伙伴,记得给它起一个心仪的名字。

我进化了这只名叫“蛤蛤”的泥沼怪,前半段还有点像是《口袋妖怪》

有时甚至你还无法跟怪物近身时候,宠物已经帮你打掉一大半的血条,它们十分强力可靠而且不会掉血。我现在已经收集到4种宠物,每种宠物都有3阶进化,不过你要合成某种特殊道具,让宠物进化。对了,你给宠物喂食的时候,它们也会生产出特殊的材料。

游戏另一乐趣在于搜集配方,目前《崩溃大陆》中一共有近30种工作台和512种配方。一些配方来自特定的任务,还有的配方会在你打怪、采集、挖矿、钓鱼、种田、生产的时候随机掉落,给你意外的惊喜。用特定的材料在工作台里你能生产出强力的武器装备,合成时会随机生成白、绿、蓝、紫、橙色的装备,有种在《暗黑破坏神》里搜集传奇武器的感觉。

每种特定的工作台能够生产几十种新的道具
每种特定的工作台能够生产几十种新的道具

整体的游戏体验很好,进度能在云端同步,你能随时在PC和手机上无缝切换。而且因为手机体验甚至比PC的体验更好,PCGamer的评测也借这个理由“抠”掉了几分。《崩溃大陆》的任务细节穿插在剧情对话中,而不是直白地告诉你要干啥干啥,这也给很多英语不好的朋友造成理解上的障碍,贴吧要求汉化的呼声很高。不过这并不阻碍玩家对游戏的热情,不到一周的时间,《崩溃大陆》的百度贴吧里已经有了4400多名粉丝,累积了3万多的发帖量。

《崩溃大陆》用5万字的文本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我们的外星人主角Flux原本是一位星际快递员,因为一次不幸的事故主角的飞船被怪物Hewgo的袭击,不幸坠落到一个奇异的星球上。Flux要靠星球上的资源不断地发展科技,修复飞船重新回归原本的生活。

和我的萤光虫一起与大Boss决斗
和我的“大河马”一起与大Boss决斗

可你知道吗?这个充满着乐趣和幽默对话的游戏却源于一场可怕的癌症,在游戏的背后还有另一个版本的辛酸的故事。我们编译了Polygon上游戏开发成员Sam  Coster的自述,听他讲述自己在重症缠身的生死线上,如何坚持完成《崩溃大陆》手游的。

如果等到游戏完成之后才死去,我会高兴得疯掉,毕竟,这是我能做的最后一件事。

——Sam Coster

崩坏的世界

三年前,在我23岁的时候,我被确诊为淋巴癌4B晚期。这已经是病症最严重的阶段,没有第5期,就连4C期也没有。

在噩耗来临之前,我和我的兄弟Seth正在由我们创建的Butterscotch Shenanigans游戏工作室上班。这时工作室已经经营了11个月,并推出两款手游。第一款手游好评如潮,但却没有给我们带了什么经济回报。不过,第二款手游给我们带了好运,不错的营收让我们感觉开发游戏的梦想是有戏的。我们逐渐熟悉手游行业,希望也能在行业留下属于我们的名字。不过,无情的命运向我竖了一个中指,并把所有的东西推向深渊。接下来的3个月,我的体重掉了9公斤,我感觉身子的负担越来越重。那时候我每天早上都要喝上两杯咖啡才能工作超过3小时。我感觉自己的世界似乎开始崩坏。

我去医院做了一套繁复的检查,当时医生对检查结果非常惊讶,那时候我几乎就是用癌症做成的人。PET扫描结果也证实了我的全身到处都闪耀着那些令人作呕的白色亮点,癌症几乎在我的全身蔓延。当时医生们小声的窃窃私语似乎在宣判我的死刑,也许我最多就能再撑几天。

幸好我马上开始了住院治疗,10天后,也就是我接受第一轮的治疗后。我的兄弟Seth坐在我身边跟我讨论下一款手游的开发。这是一款名为《Extreme Slothcycling》的无尽跑酷手游。这款游戏已经开发了一段时间,游戏也还不错。但不知为什么,我感觉这还不够。我想不通在我面对接下来几个月的治疗周期、生命指不定哪天就会走向尽头的时候,我为什么还要开发这样一款愚蠢的小游戏。

原本要做的是这款无尽跑酷游戏
原本要做的是这款无尽跑酷游戏

我开始变得犹豫,我们是不是应该制作一款更深度的手游?能不能做一款游戏,让我在治疗期间能沉下心来,帮我忘记因为治疗所产生的生理和精神上的痛苦?我们能不能做一个全新的世界,暂且替代给我带来痛苦的现实世界。

于是我开始用Game Maker进行原型设计,试图去传达我想要的游戏。最后,我做出了一个像Roomba扫地机器人一样的生物,它会四处移动捡起地上的落叶,最后把这些落叶合成一双草鞋,并穿着它继续漫游。虽然草鞋没有什么实际作用,游戏画面也很丑,整个提供的流程体验还不过10秒,但却给我一种恐怖的力量。

第二天早上,Seth早早来到医院准备继续开发那款跑酷手游,但我却极力阻碍他,让他看我做的穿着草鞋的Roomba机器人。我对他说我可不想在死之前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这款跑酷游戏。我想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东西,也许就是Roomba机器人和它的草鞋。

不管是为了照顾我的情绪、兄弟之情的羁绊、还是感同身受,抑或仅仅是为了满足一位癌症晚期病人心愿,Seth最终同意了。我们将努力创建一个能让我忘却死亡和我光头事实的世界,鼓励我们在这个糟心的现状里一起奋斗。一旦这个世界被建造出来,我还能和玩家共享这个世界寻求一种解脱。

《崩溃大陆》设定在一个奇异的大陆,我在这里还养了4只宠物
《崩溃大陆》设定在一个奇异的大陆,我在这里还养了4只宠物

我们把开发《Extreme Slothcycling》无限期搁置,立即开始了新游戏的开发。这是一款古怪的、靠故事和物品制作驱动的冒险游戏,我们把它叫做《崩溃大陆》(Crashlands)。它将陪伴我接受治疗,并把一个大写的“Fuck You”丢到愚蠢的病魔脸上!不管是在家还是在医院,我都为此拼命地工作。虽然钻心的骨痛和时常泛起的恶心给我的身体带了沉重的负担,但是每当我有了工作条件,我就会用我的笔记本和鼠标去做绘图工作,我也确实做到了。

突如其来的变化

虽然我的未来看起来有那么一点惨淡,但从很多方面来看癌症确实是一个有力的证明。对于我和Seth意味着我们把精力从原本开发短周期的小游戏,转变为去做一些大型的、充满挑战以及给我们和我们的未来带来更多意义的游戏。

至于我的另一位兄弟Adam,他那时正在攻读分子生物学博士学位,这个学位将改变他的人生轨迹。按通常的逻辑,Adam接下来将会和科学研究结伴,然而亚当决定加入我们,他觉得和兄弟们一起开发游戏的过程更加充实。在他成功完成自己的论文答辩后,我们把Butterscotch工作室的名片送给他,他会负责后端和工具的研发。

我们计划在6个月之后完成《崩溃大陆》的研发,那时候我第一期的治疗也结束了。然而,等到2014年3月,我治疗接近尾声的时候,那时的我看起来已经击败了癌症,不过《崩溃大陆》却离完成还很远。

接下来的7个月内癌症都没有复发,一切看来都十分顺利。我们开始为游戏宣传,称《崩溃大陆》将会在2015年春季上线——这个日子也正是我和癌症奋斗了一年,一切开始回归正轨的时候。

Sam开始接受治疗
Sam开始接受治疗

可是不幸接踵而至,2014年圣诞节过后的几天时间里,我发现我左边胸膛再次变得肿胀。我试图把它移开,用力地按压肿胀部位,幻想着这只不过是某种病毒引起的炎症,绝不可能是癌症复发。肿胀的位置软绵绵的,而且异常得肥大。我试图努力让自己洗完澡,但最后还是忍不住哭了。未婚妻听到我的哭声便冲到了卫生间,我把这事告诉她,我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她心里也清楚。我们抱在一起哭了很久,直到洗澡水完全冷却。

我知道这次会比上次还要严重。如果你被重新确诊,这就意味着医生会尝试用更为激进的“解救化疗”(salvage chemotherapy)手段。相比之下,第一轮的治疗就像是在休息室里舒适地享受SPA。

原本这个时候我正计划和未婚妻的家人一起去迪士尼乐园度假。行程在几个月前就已经订好了,如果让这该死的、臃肿得像橡胶一样的胸膛打乱了计划,那我才真的该死了。两天时间里,我努力放下心里的疙瘩,在这充满想象力的世界里踱步,如痴如醉地欣赏奇妙的迪士尼帝国。我很喜欢在地狱中放空自己的感觉,通过某种方式让自己轻松下来,二度鼓起勇气面对癌症。

在回家的路上,我重新整理了《崩溃大陆》的产品笔记,并给我的医生发了邮件。他们给我回复了治疗的细节:我将会经历两次干细胞移植,一堆化疗和放射治疗。我知道这些治疗哪怕全部失效,至少也能让我的生命延续到2015年的12月,为我开发《崩溃大陆》的工作买来更多时间。

干细胞移植

2015年五月,经过三轮残酷的化疗,我接受首次干细胞移植手术。按照文档中的说明,新的治疗方案学名叫做BEAM方案,在我看来它更像是“恐怖”的代名词。就因为我历经了6天反乌托邦式、非人的科技折磨。

BEAM方案最后要用的药物叫美法仑(Melphalan),它是化学武器芥子毒气的表亲。美法仑起作用会有一个小时,但在治疗前的一个小时,起效时的一个小时以及之后的一个小时,患者要求连续不断地吃冰(具体参考冷冻疗法)。这么做是因为美法仑有着强烈的毒性,它会消灭从嘴经过肠胃一直到肛门的所有器官内壁,留下大量的内部疮口。你不仅不能吃东西,连呕吐都是很痛苦的事情。吃冰可以让口腔中的毛细血管收缩,尽量避免药物作用下口腔里开一个巨大的溃疡。整个治疗过程要保持冷冻的状态,让我更多的消化系统冷却下来,减轻药物给身体带来的可怕副作用。

Sam和未婚妻和两个兄弟在一起
Sam和未婚妻和两个兄弟在一起

大量的冰让我的舌头严重冻伤,但我的肠道却似熔岩燃烧。美法仑的副作用愈加强烈,我感觉我的骨髓都要散架了,我甚至没有能力吃足够的冰。幸运的是,这已经是计划疗程的全部。在接受治疗之前,我已经捐献了自己身上数百万单位健康的造血干细胞,它们已经被冷冻起来。美法仑破坏了我的骨髓之后,只给我留下一具待死的驱壳,身体自身无法再循环造血。这时我曾经捐献的造血干细胞起了作用,它们替代了失去的部分,我整个人又“活”了过来。

干细胞移植手术8天后,也是我整个人几乎被BEAM方案抽空后。同时进行了一个在我看来最重要又似乎很虎头蛇尾的治疗。他们挂了一个像库尔急救那样的橙色袋子,并把里面的液体倒到我的身体中。这一过程足足进行了3分钟,那时我的身体闻起来像是玉米棒。

也许是对玉米的气味念念不忘,《崩溃大陆》中的外星种族Tendraam就崇拜一种叫做Maarla的植物,他们认为植物里存在某种神祗,而这种植物看起来就像是玉米
也许是对玉米的气味念念不忘,《崩溃大陆》中的外星种族Tendraam就崇拜一种叫做Maarla的植物,他们认为植物里存在某种神祗,而这种植物看起来就像是扭曲的玉米

不像游戏,这种场面没有刻意强化喧哗、没有灯光、也没有任何史诗特效,只是我的身子几小时内都散发着玉米的味道。如果让一位游戏设计师设计这么重要的时刻,我会让整个医院的墙壁都会发出鸣响、我的身子会闪耀着灯光、并自带那种找到稀有道具的主题特效,最后跳出一行大字——“你获得了500万单位的新细胞!”

我的身体没有立马缓和,相反,BEAM治疗的作用开始起效。接下来的一周我都处在发烧状态,我只要站起来超过60秒,就会想呕吐。即便在一直吃药的期间,我还进一步感染了咳嗽。每次咳嗽,都像是撕扯我的肋骨,有那么些天,我感觉自己已经死了。

那个时间点,我很吃惊Adam在工作室的官网给我做了一个祈愿墙,他把大家的祝福汇聚在一起帮助我顶住压力。祈愿墙的说明上写道:无论你把Sam当成是家人、朋友、还是我们工作室的老大,亦或你根本不认识Sam,但是你愿意留下自己的祝愿,就请在这个“踢开癌症”的页面留下你的祝福吧。朋友以及陌生人们在这个页面上留下了455条消息,我拖着鼠标滚轮,一边读一边哭,这些都鼓舞着我。只要我身边有电脑和鼠标,每天哪怕只花几分钟,我也要为《崩溃大陆》带来更多的美术设计。

祈愿墙上的留言
祈愿墙上的留言

四个星期后,我的眉毛全掉光了,我的脸像是被鞭炮炸过一样一根毛也不剩。不过,我终于该回家了,我要逃离医院里那种特别的气味,还有电子仪器持续不断地哔哔声。我也知道在我住院的日子里,偶然还会有毗邻的病人渴望死亡的叫喊。在我第二次干细胞移植前,我还有两个月的休息时间,这意味着我又可以展开我的工作了。

IMG_2119
第一世界的世界地图,点击发光的位置可以进行传送

2015年6月,我们为游戏做了一个预告片,并把它发到了Steam绿光社区。宣传页面上线42小时后,我们得到了70%的赞成票,那时别提有多么兴奋了。庆祝只持续了一会儿,我们又滚回去工作。Adam那时候已经完成了创建游戏故事的工具,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这意味着我要给这个跟荷兰同样面积的“崩溃大陆”填充满有趣的故事。

最后一搏

我们看了看桌子上的项目进度,然后发现故事写作的主要任务将落在我的头上。美术设定除了几个Boss以外几乎都已经完成,项目还是没有到可以接近发布的阶段。这也意味着我的第二个工作——预热宣传无法展开。我们三个人大致讨论出故事的主要脉络,然后由我用Adam设计的工具写出完整的故事。

两个月的“缓刑”并没有持续多久,第二次干细胞移植如期而至,我知道又要回到医院接受为期4周的治疗。

这次的干细胞移植和第一次不同,第一次的目标是把我从几乎致命的化疗中拯救回来。这次干细胞移植是癌细胞攻击行动的最后一部分。这次是要把我身体里的免疫系统全部移除,然后用其他的人免疫系统永久替代它。实际上,健康的人体本身也会生产癌细胞,只不过我们的免疫系统能及时清理掉这些危险的恶魔。出于某种原因,我的免疫系统出现了问题,没有察觉到这些癌细胞对身体的危险,所以是时候替换掉我身体里的卫兵了。

Sam正在为游戏设计新的道具
Sam正在为游戏设计新的道具

这次的治疗方法也很不相同,需光辐射和某种名为ATG药物双管齐下。这种药物在兔子身体中产生,是某种抗免疫系统的鸡尾酒。它的目的是在供体细胞到来之前,清除掉我身体里所有的免疫系统,以免两套免疫系统相互对抗到死——这种排异反应也被称作移植物抗宿主病(GVHD)。

所幸新的治疗方案不用再经历BEAM的那种痛苦,这个过程就像是一次在公园的愉快旅程。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发生,没有呕吐、没有骨头碎裂的疼痛、也没有发烧和其他感染。最忙碌的时候也只是供体细胞进入我体内的时候,操作方式和以前一样,只不过少了那种玉米的气味。供体的干细胞早上被空运到医院,它们来自某些可爱的志愿者,但两年内我不允许和他们取得联系。护士举着一个袋子,我让我的家人在干细胞滴入身体的时候保持安静。这几分钟的时间里,我们一起注视着液体缓缓滴入,直到袋子完全排空。

几分钟后大家都兴奋地欢呼起来,同时也意味着我将保持清楚的理智待在这个10英尺见方的诊室中,开始为期3个星期的“长途跋涉”。幸运的是,这段间隙我还能为《崩溃大陆》编写一大堆故事。家人离开医院的那天,我又拿起我的笔记本开始新的工作。

精挑细选的第100天

我在2015年9月初离开了医院,但出院并不代表我的疗程已经结束。事实上,治疗并没有完成。当你借用了别人的免疫系统,它很快就会出现失控,尤其是在它不想被人借用的时候。我有一个有着28个槽的药箱,它也只能装下一个星期的药量,我每天大约要吃掉20粒药物。一旦我没有跟上吃药的剂量或者时间,借来的免疫系统便会殴打我的肝脏。我之所以知道这个正是因为发生了一次意外,我甚至需要多吃一组药来弥补这个后果。

《崩溃大陆》的故事写作一直持续到了11月。而第二次移植后的几个月时间里,除了我的肝会跟新的免疫系统打架之外,我躲开了所有可能发生的常见并发症。换句话说,我没有被奇怪的病毒或者其他疾病感染,这种感染对于一个很脆弱的免疫系统来讲几乎是致命伤。我的头发也慢慢长了出来,最重要的是,我感觉自己已经不像是一个癌症病人了。

经过两年多的治疗,Sam终于出院了
经过两年多的治疗,Sam终于出院了

我们决定展开《崩溃大陆》的公测,在感恩节前开启测试是最好的时机,我们的测试人员将有足够的时间在假期体验这款游戏,并和我们一起解决游戏的崩溃和其他问题,剩下的时间还能用来陪伴家人。那段时间我们干劲十足,充满了兴奋感。周日,11月22日下午7点,《崩溃大陆》正式上线测试。

我们的测试人员很快就开始吞噬游戏的内容并给我们提供反馈。仅仅两天时间,他们便创造了22天的游戏时间。一周之后,160位测试人员累计游戏时间超过了100天。虽然我们都精疲力竭,但没有比这更让人快乐的事了。《崩溃大陆》已经完成了它的设计初衷——把玩家带到一个能给他们带去欢乐的地方。

也许是上帝的特意编排,在《崩溃大陆》累计游戏时长达到100天后,新的免疫系统也在我体内存在了100天。

第100天,是一个命运精挑细选的日子。PET扫描和骨髓活检能用来检查我的身体里的癌症是否复发,这一天将由此得到一个确信的反馈,验证过去两年的治疗是否有效。同样的,《崩溃大陆》的测试也将验证我们两年来在游戏开发上的努力。

Sam和朋友们团聚一起玩游戏
Sam和朋友们团聚一起玩游戏

我沉迷在测试的工作中,就像一个痴迷的疯子,我甚至来不及多想自己还有另一个重要的时刻。在得到医院的反馈之前,我为再次走进医院感到焦虑,我害怕再一次确诊的癌症会让我又一次迷失。然而,离医生宣判的时间点越近,我反而愈发难以入睡。面对《崩溃大陆》5万多字的剧情脚本,我不由自主地开始修改剧情中的错误。

第二天早上,也就是12月2日,在两个重要事件交汇口,我再次来到医院。我特意检查了我的胸腔,那个在我上一年12月淋浴时肿胀的胸腔,这次并没有任何特异的地方。过去几周,在我感觉疲惫的时候,我总是会下意识想是否会出现某种征兆,让过去的一切重新来过。我还用手指在曾经出现过两次肿胀的锁骨下方寻找,发现一无所获。

纪录片《永远的宇航员:崩溃大陆》

我的未婚妻陪我来到医院,还有《永远的宇航员》系列纪录片的制片Dylan Kress也一起来了。他记录下这次例行验血,并陪我走向PET扫描间。

最后技术人员给我看了PET的扫描结果,在我身体的3D横截面中,我没看到任何有趣的东西,也没有任何发光的亮点。这是我见过最无聊的PET扫描片。之后,我又让技术人员扫描我的胸腔确定结果无误,从我的脖子一直到胸肌都没有那些我以为会看到的东西,结果是什么都没有。

当然,我也不知道我在看什么,所以我也尽量不让自己感到兴奋。我感谢了技术人员,匆匆跑到楼上等待医生最后的权威诊断。我在那里也见到Seth和我的母亲。我们决定让Seth先回家,不用全天都呆在医院里等待,这样他就能解决更多公测中发现的错误。而我和母亲在那里等结果。

无论结果怎样

在感恩节晚餐的前一个星期,我的爷爷问我现在感觉怎样,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治疗。我向他解释会继续扫描,然后诊断癌症是否复发。他听的时候迟疑了一会儿,然后看着我说:“好吧,我想无论是哪种结果对你都不要紧吧,不是吗?”

我知道经过两年的治疗,诚实地说并不是这样。但如果我再次被确诊为癌症,它也阻止不了我们。《崩溃大陆》为我打开了一扇大门,那扇门很近,没有人能关上它。更进一步说,癌症不能阻止我。尽管过去我得了重症,并一次又一次地接受治疗,但我还是很高效的:我花更多的时间陪伴我的朋友和家人,用一种近乎宣泄的方式专注于我的工作。整个过程中,我变得跟我的兄弟更亲近,又得到了我的未婚妻,同时还成长为一个更强大的2D游戏设计师。我也做了从业以来最荒谬的事情,就是在病床上,或者哪怕化疗产生的副作用还没退散,只要有条件我就会去工作。

我度过两年比我想象中更充实的生活,这都要归功于癌症,它不断地把死亡往我身上推——当所有铭心的骨痛、化疗产生的恶心、焦虑、绝望、刀伤以及脱发的烦恼消失,我也得到了最纯粹的快乐。即便癌细胞再盯上我,也没有那么要紧了。

death
纪念我的22次死亡

医生进入房间作了几句简短的寒暄后,她停顿了一下,说:“虽然我还没得到放射科医师亲口说的话,但我看了很多资料……我很高兴地说你的病症完全控制住了!”

我的眼睛一阵酸痛。我对着神殿里的科学家和造物主发出了一阵尴尬的长啸,感谢他们带我走到现在,现在噩梦结束了。

我又健康了!没有癌症了!病情完全控制住了!这是两年以来,我的PET扫描结果第一次没有出现任何异样。

这一天剩下的时间都是模糊中度过的。一方面是没有睡好,另一方面也有公测改Bug的原因。这个干净的PET扫描给了我很大的安慰,加上痛苦的骨髓活检使用镇静剂的持续效果,把我带到了一个超脱尘世的地方。之后,我们还去了我们最喜欢的一家烧烤店,让威士忌填满了我的肚子和脸。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Seth和Adam也坐在我的旁边。我们把过去几天的反馈汇总在一起,并把它们做成若干个待办清单,发现了许多测试者留下的鼓励。

比如这个正在接受化疗的玩家:

“......即便我趴在那边,不断清空我肠胃里的东西,我那时真心要做的事情就是继续玩游戏。”

另一位同样患有淋巴癌的玩家:

“我一直在寻找一个游戏,能让我找回童年纯真的回忆,提供纯粹的游戏乐趣。当我在游戏里探索了51个小时后,我想我找到了,也许就是这种纯真的快乐吧……就像又重新变成了孩子。”

制造的时候会随机生成不同段位的装备,也要靠脸
制造的时候会随机生成不同段位的装备,也要靠脸

《崩溃大陆》实现了它设计的初衷——成为一副护甲,帮助玩家从严苛和残酷的世界中解脱出来。而我们两年来的心血就是创造了一个奇妙的世界,给逃出来的玩家一个庇护之地。

游戏给很多人带去了欢乐,但大多数人不会知道游戏背后的故事。因为这个游戏如此充满活力、塞满各种幽默和调侃……但这无足轻重,它完成了自己的使命,这才是重点。

在我被确诊没有癌症的24小时后,我们敲定了《崩溃大陆》的上线日期——2016年的1月21日,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它。

至于癌症,去你妹的!

Crashlands

Crashlands
99.96 MB  通用版  人民币:30
iTunes下载

记者 书上

shushang@chuapp.com

Games are eye-popping and mind blowing.

查看更多书上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或作为游客评论

作为游客留言

登录注册,更顺畅地进行交流

使用社交账号登录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