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夜话:人生总要放弃点什么

从放弃《艾尔登法环》开始……

编辑杨宗硕2022年04月26日 17时12分

触乐夜话,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今日无图/小罗

我的生活最近比较慌忙,今天跑出去采购囤货,明天又要排队核酸,很多事情就此搁置下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捡起来。在做很多事的时候,我总觉得自己是靠一口气撑着的,一旦断了就继续不了了。

半个月之前的夜话里,我还在挑战《艾尔登法环》的隐藏Boss“女武神”玛莲妮亚,试图单枪匹马闯过去。从个人角度来说,我喜欢一些比较难的游戏,然后再给自己逐层设限,用以“挑战自己”。这对我不是什么真难事——我不是说“女武神”不难,但它们始终有个安全区,我有个复活的地方,一个“算了吧”的空间。回到生活里,事情往往更难,它们看似没有尽头、虚无缥缈,我缺乏在真实中挑战自己的勇气,而用操作难度高的游戏满足自己向上的欲望。在我意识到之后,它们偶尔会令我感到羞愧,当然,这也只是我个人的状况和选择。

后来出了个“Let me solo her”的事,简单来说,就是一个外国网友联机打女武神时候,被一个头上顶着壶的、裸体的、ID是“Let me solo her”的玩家帮了忙,这个陌生的“壶男”帮助各路玩家打败了女武神,成了玩家社区里的传奇人物……但之后,一些人开始扮作他帮人打Boss,有时成功,有时失败,等这事儿传得更远之后,还有人为此制作他的手办。在最近的“老头环”讨论中,这个“壶男”的热度甚至高过了游戏中的NPC。

状况大概就是这样……

接着,事情开始反弹,人们似乎厌倦了被他抢走《艾尔登法环》的所有风头——你确实能看出来他(她)成功的要诀,在同样帮人打Boss的“好哥哥”行列中,这个人的装扮和名字是最特殊和最能让人记住的。但在他身后,也有不少籍籍无名的、穿着比较正常的“好哥哥”们。

我对成为“Let me solo her”或是一个裸体壶男并不感兴趣,但这件事多少有点动摇我的意志——过了又怎么样呢,在单挑过后我又会想着无伤,然后是单手或蒙眼。但现实是,就算对比这些无名“好哥哥”,我依然有点差距,离壶男可能更远一点。

在多打了两次女武神之后,我一度接近了“平砍单挑过”,但始终差一口气。有一天我想,“先放放吧”。后来祝思齐老师带来了她的《只狼:影逝二度》,我蹭着Boss Rush打,跟心中的一心有来有回,叮叮当当,也挺快乐。

不成材的徒弟回来了

最终,在某一个时刻,我就把《艾尔登法环》的多周目存档封盘了,也删除了在女武神门口留存的一周目档位(其实还有备份),后来的几天也没怎么玩《只狼》,转而去玩最近打折买的游戏了。这些“挑战自我”的过程在某些时候显得非常重要,占用了我大部分精力,甚至寄托了某些更重要的依靠在上面,但也有时候显得……不那么重要了。人生总得放弃点什么,打不打得过女武神倒也不怎么影响。

0

编辑 杨宗硕

专注于报导新闻和大家都关注的事,但偶尔也写点别的。热爱宝可梦胜于其他系列,并花费了一些时间试图成为宝可梦卡牌世界冠军,暂时还未成功。

查看更多杨宗硕的文章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