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夜话:棒球和虚拟主播

夏天短暂而又永恒。

编辑杨宗硕2021年08月17日 18时53分

触乐夜话,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图/小罗

最近一周出了两件让我关心的事,一是日本高中棒球甲子园开幕了,再一个是虚拟主播玩《eBASEBALL实况力量棒球2020》的“彩虹社甲子园”也开幕了。

实际上我并不关注虚拟主播,办公室里也只有冯昕旸老师对虚拟主播抱有热烈的爱,左轮老师只是偶尔看看“熊猫人”。棒球在办公室的受关注程度跟虚拟主播差不多,只有我和左轮看,剩下的同事还处于看热闹的阶段。

你知道的,最近些年,这个世界有些剧烈变化,以往的常识有不少被动摇了。像是奥运会推迟、NBA停摆、电影转线上放映……在2020年以前,会有人想得到奥运会无法如期开幕吗?在从前,奥运会像是个挺重要的事,还似乎有些神圣性在里面,哪怕是看起来不怎么靠谱的里约奥运会,我也不太会往“朋友咱是不是赶不上开幕了”的方面想。

甲子园也是一样。可能有些朋友不太了解——这是个日本高中棒球比赛,来自全国的学校通过各地区的大会筛选,只有地区冠军才能拿到甲子园的门票,然后这些地区冠军们齐聚兵库县的阪神甲子园球场,最终决出一个冠军来。当高中生、运动、大赛、团体项目这些词融汇到一起的时候,就会生发出一些诸如“热血”“青春”“遗憾”之类的感情来,这是人之常情。

另外一点,考虑到这是个高中生比赛,那么一名学生去甲子园争冠军的机会最多只有3次。通常来说,高一能在甲子园的比赛中打上主力相当难,大部分选手只有高二或高三一年的机会。今天早上,甲子园的两支强队大阪桐荫和东海大菅生在雨中展开死斗,最终因为雨太大而没能打满9局,在第7局提前结束,东海大菅生4比7落败。

雨确实太大了,像在河里打比赛

赛后采访里,东海大菅生的王牌投手本田峻也哭得像个走丢了的孩子。他高二那年的甲子园因为疫情停办,高三最后的机会消逝在雨中。有人说,他毕竟只是高中生嘛,但自己想想,我高中的时候也不会在众人面前哭起来的,除非这件事对我无比重要。我太了解他的心情了,这让我甚至不忍看下去。

这些东西——甲子园也好,彩虹社甲子园也好,都是这个变幻时代的闪光。在彩虹社甲子园的直播间里,我看到那些“只看虚拟主播不看棒球”的人和“只看棒球不看虚拟主播”的人之间的交流,这很奇妙。在我们这,《eBASEBALL实况力量棒球2020》是个小众到不能再小众的游戏,想在电商平台买个实体版都得花点心力。但因为“彩虹社甲子园”,冯老师从淘宝高价买了《eBASEBALL实况力量棒球2020》的实体版,准备了解了解棒球规则。

在“彩虹社甲子园”里什么都有可能发生,比如说对面的投手戴着海盗眼罩

这本应是两个毫不相关的群体,他们甚至走在两个相反的方向,体育运动和虚拟主播,因为一次活动而联结到一起。在此之前,我很少能在论坛上看到有关“实况力量棒球”的攻略帖,但最近却在某个论坛的虚拟主播板块发现了一个相当详细的培养教程……这感觉有点怪,却又相当奇妙。

总之,彩虹社甲子园结束了,真实的甲子园还在进行。冯老师等的《eBASEBALL实况力量棒球2020》还没被快递送来,我和左轮在等着阪神甲子园的雨停。看虚拟主播的冯老师、看棒球和虚拟主播的左轮,和看棒球的我,以及其他无数棒球或虚拟主播的爱好者们,产生了短暂而奇妙的联结,而这联结正是被撕裂世界中的我们所需要的。

0

编辑 杨宗硕

目标是甲子园

查看更多杨宗硕的文章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