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夜话:凯撒的归凯撒

但这届凯撒不行。

编辑王亦般2020年10月19日 17时00分

触乐夜话,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小罗今日无心画

执掌光明、救赎与重生的神明俄撒斯一拳一拳地捶打在贝拉斯之轮上。此时众神已经无能为力,只能束手旁观,而懵懵懂懂的众生仍在为金钱与土地纷争不休。我所扮演的灵视者和他的同伴是此时此地唯一能够站立在俄撒斯身边的存在,见证轮回崩溃这一历史性的时刻。

我在国庆假期时玩得最多的游戏,除了《十字军之王3》就是《永恒之柱2:亡焰》。在《永恒之柱2》里,主角灵视者还是一代的主角,只是他的努亚堡被以魂珀巨人形态复苏的光明之神摧毁,自己也灵魂破碎而亡。俄撒斯苏醒后马不停蹄地向亡焰列岛前去,主角的一部分灵魂破碎并寄生在了俄撒斯身上。为俄撒斯的复苏感到震惊和惶恐的众神复活了灵视者,命令他追逐俄撒斯,并调查这位神明的真实目的。

作为《永恒之柱》的续作,《永恒之柱2》在剧情设计上有点困难,因为世界观下的最大秘密在一代里就已经被揭开了:看似高不可攀的众神实际上是被古文明“制造”出来的。无论再怎么设计续作的故事,用以吸引玩家投入剧情的悬疑感都已不复存在。

以“苍白骑士”形象出现的神明贝拉斯

因此,黑曜石将《永恒之柱2》的主题设定为史诗般的“猎神”之旅。灵视者以一叶孤舟深入异域,追猎300米高的巨人神明俄撒斯。而俄撒斯以巨人之躯跨越山海,在爆发的火山和上千米高的巨浪面前巍然不动,誓要牺牲自己,将轮回打破,让凡人认识到所谓众神身为寄生虫的真面目,从而摆脱神明的统治,建立起新的世界秩序。这条主线的剧情相当直接明了,又气势恢宏。

相比之下,游戏中四大势力的相关支线就显得异常平庸。我在游玩《永恒之柱2》时常常有一种割裂感:众神处在内战边缘,俄撒斯即将摧毁轮回,世界已经危在旦夕,而亡焰列岛的统治者们直到最后都还在为土地和金钱斤斤计较、互相算计。在游戏的中后期,要不是经验给得多,钱给得足,我甚至根本不想再接四大势力的任务。

众神的事还得靠我灵视者解决,这届凯撒确实指望不上。

最后的对峙

人、神与死亡可以说是嵌在西式奇幻内核里的经典母题。在游戏史上,从早期的《异域镇魂曲》《博德之门》到如今的《永恒之柱》,许多经典游戏都以这一母题为故事的出发点。在更早的为CRPG的创作者们提供大量灵感的奇幻小说里,对这一母题的讨论和运用更是数不胜数。

在我看来,《永恒之柱2》的剧情设计就很明显地受到了勒古恩的“地海”系列的影响。勒古恩(Le Guin)是美国知名的科幻和奇幻小说作家,以“地海”系列和“伊库盟”系列小说闻名于世,对尼尔·盖曼和乔治·R·R·马丁等一代西方奇幻作家都有深远的影响。在“地海”系列的最终章《地海奇风》当中,由强大巫师强行划出的冥界被摧毁,世界重回生生不息的轮回,象征魔法的巨龙飞往新世界,巨龙的归巨龙,巫师的归巫师,凡人的归凡人。

宫崎骏同样是勒古恩的粉丝,并且将自己花很大力气才谈下来的“地海”系列改编权交给了儿子宫崎吾朗制作《地海战记》,可惜《地海战记》的票房和评价都不理想

尽管同样是以人、神与死亡作为母题,在故事结构上也有颇多相似之处,就我个人的观点,《地海奇风》比《永恒之柱2》的故事还是要好一些,原因在于勒古恩能够将世俗的人间烟火气与超越性的、气势恢宏的史诗主题很好地融合在一起。在这一点上,《永恒之柱2》的剧情设计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众神和人类两条故事线间割裂感实在太过明显,大家各管各的,最后还是得靠灵视者跑断腿。

0

编辑 王亦般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查看更多王亦般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0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