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vio与怒鸟:暴发户的局限性

在过去的日子里,Rovio的高层曾多次表达过打造手游迪士尼的宏图大志。如今来看,除了《愤怒的小鸟》外什么都不会做的Rovio,怕是离这个目标怕是越Go越远了。

读者oracle2013年12月23日 15时13分

四年前的12月,《愤怒的小鸟》诞生,遂成为移动游戏史上的传奇。我没有用“横空出世”之类的词来形容这款游戏,是因为即使用当时移动游戏的水准来衡量,它依然算不上是一款让人振奋人心的作品。除了给制作商Rovio带来了巨额利润外,这款“革命性”的游戏几乎没有给游戏工业带来任何启示——“这样的游戏也能赚大钱”这种启示除外。当时我写过一篇名叫《偶然与必然》的文章来评论怒鸟的成功,曾有这么一段话(似乎也没有很过时?):

移动游戏带来了大量轻度用户,这个玩家群体容易受舆论影响,对游戏品质也没太多要求,诞生《愤怒的小鸟》这样红得发紫的作品是必然的。即使没有它,这么大一个市场也迟早会诞生一款简单有趣,意外得到滚雪球般的宣传攻势,最后为群众所喜闻乐见的游戏。可是对《愤怒的小鸟》而言,这种成功是极其偶然的,其成功不取决于游戏素质,而是取决于大众(通常没怎么接触过游戏)的口味。这很不靠谱,开发商很难从中获取到什么有用的经验,唯一能确定的是,这种“简单有趣”的游戏成本低廉,比费力开发大作保险很多,门槛也低,随便做几款,有一个能撞大运就是稳赚不赔的——他们也的确这么做了。
111Rovio的2012年财报显示,周边消费产品的收入占公司全年营收的45%

如今来看,Rovio果然很不争气,这四年来除了鸟打猪的事业红红火火,其余再无建树。这很好理解,假设你有这么一家游戏公司,在行业里摸爬滚打了6年,推出过几十款游戏,偶有佳作却始终默默无闻,突然有一天。因为一些你也搞不明白的原因,某款产品突然大热,变成了一棵摇钱树,而且一摇就摇了4年,这时候你会怎么做?

Rovio的答案是,继续摇,摇到断。

在怒鸟之外的尝试,Rovio并非没有。但如上文所说,Rovio自己都没能从怒鸟中总结出什么成功经验,开发能力自然也没什么长进:《疯狂原始人》(The Croods)和《神奇阿力》(Amazing Alex)成绩惨淡,连App Store的前200位都进不去,且上架之后人气迅速低落,与每次都有用户买账的“鸟打猪”对照鲜明。这种对照越发地衬托出Rovio成功的偶然性,就好比前几年任天堂的Wii靠着羊群效应卖出了一亿台,但第三方游戏齐刷刷地卖不出去一样。有人说Rovio一门子钻到钱眼里,成天围绕着怒鸟做生意,还不如说Rovio除了怒鸟,其它的都不会做。

2即使乘上《疯狂原始人》这股东风,Rovio依然没能顺利闯出一片新天地
 
222《神奇阿力》初期开了个好头,但游戏品质平平,又没话题性,持续走低是必然的

最近在App Store上架的《愤怒的小鸟Go!》是对Rovio开发能力的一次验证,结果很明了,目前该游戏的外媒平均评分不到56%。著名科技媒体The Verge还特意上了一篇的评论(被科技博客关注的游戏,牌子要足够响,显然怒鸟符合这一条件)。文章题为《免费模式如何毁掉手游版“马里奥赛车”》,重点批评了杀鸡取卵的内购系统。从The Verge的角度来看,同为F2P游戏,Go!甚至不如《植物大战僵尸2》来得体面,至少后者没有跪着要钱(当然The Verge的编辑们不知道中文版PVZ2已经在跪着要钱了)。The Verge的编辑们同样惊叹于游戏中那高达49.99美元的赛车售价——Rovio很直白地在一个不那么有趣的游戏中挖出了很多付费点,毫不掩饰吸金意图,这点另不少国产手游都自叹弗如。

2013_ABGo_static_a_bg《愤怒的小鸟Go!》为利欲熏心的Rovio做了一个再合适不过的注解

在过去的日子里,Rovio的高层曾多次表达过打造手游迪士尼的宏图大志,如今看来,Rovio离这个目标怕是越Go越远了。

0

读者 oracle

huanglidong@chuapp.com

游戏,摄影,Hifi,阅读。

查看更多oracle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4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