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第2期:原来你和我一样(上)

有这样一群忠实的盲人安卓爱好者,他们虽然天生失去了眼睛,但对科技照样有着狂热的爱好。在科技注重以人为本的今天,他们并没有被高科技拒之门外……

特约作者大狗2014年08月05日 14时39分

“前面是个高档小区,可就是没有盲道。”张海彬低着头,挽住我的胳膊,边走边说。 目的地并不远,十分钟的路程,拐五六个弯。盲人推拿店的店长事先叮嘱过我,看见什么路牌应该往哪儿拐,看见哪幢楼应该往前走,看见哪家店就快到了。店长和我一样,是明眼人。 1140805-101-101 “你们找路,主要靠明显的标志物。我找路,离不开手机。”张海彬笑笑说。二十三岁的他全盲,没有任何光感。因为青光眼,七岁之后,这个世界在他眼里就只剩下漆黑一片。

他喜欢走在沙滩上的感觉,无拘无束,可以朝任意方向奔跑,没有障碍

“我叫张海彬,因为爱好武侠,所以又叫‘风清扬’。风清扬在金庸的《笑傲江湖》中,是一名剑侠。”这是张海彬的自我介绍。 他是浙江临安人,在杭州一家盲人推拿店工作。推拿店在一处高档小区附近,夹在一排店铺中间,并不起眼。店面不大,四张推拿床,四位盲人推拿师,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平时,他们很少出门,吃住都在店里,晚上就睡在推拿床上。

张海彬在一家盲人推拿店工作,每天做五个小时推拿,业余时间,大多花在了他的那台笔记本电脑上

张海彬在一家盲人推拿店工作,每天做五个小时推拿,业余时间,大多花在了他的那台笔记本电脑上

“盲人对触觉很敏感,推拿的时候,注意力集中在手指上,比普通人更容易感觉到肌肉的变化。”张海彬说。他每天做五个小时的推拿,其余时间,大多花在了他的那台笔记本电脑上。 两年前,他接手“盲人安卓爱好者”网站,创建“安卓Talkback使用交流”QQ群,从最初的七人,发展到今天的近千人,成为盲人安卓用户与应用开发者之间的一座桥梁。 只要有空,他就会戴上耳机,坐在电脑前,与其他盲人交流,测试软件对无障碍的支持,将盲人的意见转告给开发者,协助开发者找到问题所在。 张海彬初识电脑是在1999年,失去视力的他转至盲人学校,在那里学会了使用电脑,知道了什么是读屏软件。那一年,“永德读屏软件”问世,这是国内第一款真正意义上的中文读屏软件,作者王永德是一位自学成才的盲人。读屏软件的出现,令盲人也能通过语音提示自如地操作电脑。 “王永德是真正会做读屏软件的人。”张海彬对这位老前辈敬佩有加。那时候,王永德经常在聊天室里同他们这些盲人用户交流。大家上午提的意见,他下午就会改好,发出来给大家测试。 离开盲校后,张海彬也想过从事电脑相关的工作,但未能如愿。为了分担家里的负担,2005年,十四岁的他独自前往舟山,在一家盲人推拿店做起了推拿。 “我喜欢舟山,因为有海。盲人看海很简单,就是听海的声音。”空闲时,他经常约了同事一起看海。 他喜欢走在沙滩上的感觉,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可以朝任意方向奔跑,没有障碍。

“乔布斯创造iPhone的时候,我想整个世界都被他改变了,包括盲人”

2008年,张海彬买了他的第一部手机,Windows Mobile操作系统,装的是永德手机读屏软件。四年后,趁降价的机会,他把按键手机换成了iPhone 4。 对盲人来说,从按键到触屏是一次巨大的跨越,使用习惯完全改变。没有了一个个凸起的实体按键,手指触摸处是一块光滑的平板,读屏软件的稳定性和易用性成为关键。

从内置语音朗读程序到盲人专用手势,iPhone的无障碍设计令盲人受益匪浅

从内置语音朗读程序到盲人专用手势,iPhone的无障碍设计令盲人受益匪浅

“盲人操作其它任何数码产品,都不会像操作iPhone那样,所有的屏幕布局都能感知到,而且体验与明眼人高度一致。当乔布斯创造iPhone的时候,我想整个世界都被他改变了,包括盲人。”从内置语音朗读程序到盲人专用手势,iPhone的无障碍设计令张海彬赞叹不已。 但用了一段时间,他发现,iPhone的很多第三方应用在升级至新版本后,变得无法操作,语音朗读程序抓不到焦点,手指触摸屏幕,听不见任何声音。 后来他才知道,这并非iPhone的原因,而是软件开发者缺乏无障碍意识。这些软件的早期版本遵循苹果的开发规范,对无障碍支持得很好。上架后,随着一次次升级,开发者为软件添加了更丰富的功能、更美观的界面,这些针对明眼人所作的改进,往往以牺牲无障碍为代价。 “所以盲人最怕升级。”张海彬说。半年后,他把iPhone换成了安卓手机。安卓是一个开放系统,用户可以通过电脑自行安装软件的不同版本。

好一点的只是阉割文字转语音,不好的就全部咔嚓,成为“太监机”

刚买来的安卓手机,盲人无法操作,因为“不会说话”。他们必须再花两三百元购买读屏软件,请明眼人帮忙安装调试后,才能正常使用。 国内的安卓读屏软件主要有两款,各有千秋,在盲人中间拥有很高的知名度。但张海彬使用后却觉得体验不佳,软件有时会崩溃或强制重启,这些问题在他以前的那部iPhone上从未遇到过。

张海彬用的是安卓自带的Talkback,由于厂商的阉割,国内大部分盲人用户对这款免费读屏软件一无所知

张海彬用的是安卓自带的Talkback,由于厂商的阉割,国内大部分盲人用户对这款免费读屏软件一无所知

“有时候,软件突然就不说话了。如果是按键手机,不说话了至少我还可以拿它打电话。触屏手机不说话了,对盲人来说就是一块砖头。如果这时候正好一个人在外面,不就糟了吗?” 他上网搜索手机读屏的文章,发现原来安卓系统也有一款类似苹果VoiceOver的内置语音朗读程序,叫做“Talkback”。市面上的第三方读屏软件,均基于Talkback二次开发而成。 为什么国内的盲人用户很少有人知道安卓系统自带的这款读屏软件?如果你手头有一部安卓手机,请打开它的“设置”菜单,通常情况下,找不到“Talkback”这个选项。国内的手机厂商在定制安卓系统时,往往会删除系统自带的各项无障碍功能——Talkback、文字转语音输出、大号字体、放大手势、字幕。“好一点的只是阉割文字转语音,不好的就全部咔嚓,成为‘太监机’。” 正因为此,国内的大部分盲人安卓用户对Talkback这款免费读屏软件一无所知。

虽然不清楚究竟是哪条渠道起了作用,但谷歌无疑听见了他们的声音

2012年,张海彬从杨永全手中接过“盲人安卓爱好者”论坛。 杨永全也是一位盲人推拿师,自2006年起,他一直致力于推进国内的互联网信息无障碍,参与开发了争渡读屏软件、阿里旺旺读屏版,促成了腾讯QQ、新浪微博的无障碍化。 张海彬视杨永全为自己的榜样,接手论坛后不久,他创建“安卓Talkback使用交流”QQ群,为的是让更多的盲人能够了解这款免费的读屏软件。

杨永全也是一位盲人推拿师,一直致力于推进国内的互联网信息无障碍。张海彬视他为自己的榜样

杨永全也是一位盲人推拿师,一直致力于推进国内的互联网信息无障碍。张海彬视他为自己的榜样

那时的Talkback虽然运行稳定,但对中文的支持很不完善,最为严重的缺陷有二:一是拨号盘上的数字会读错;二是输入中文时没有对候选字的解释。例如,输入“ni”后,触摸候选字列表,Talkback不会以语音读出当前触摸的这个字是“你好的你”还是“泥土的泥”。 2012年10月,张海彬与群里的其他几位盲人一起,总结了Talkback在中文支持方面存在的六个问题,起草了一封致谷歌的求助信。 信写好了,可发给谁呢?有人提议找李开复,听说他是谷歌大中华区总裁。张海彬找到李开复的微博,发现他的头衔已经变成了“创新工场CEO”。有人提议找香港的谷歌公司,于是他们搜索到几个香港论坛,把信发在了上面。他们还联系上一位留学美国的盲人,请对方帮忙给美国的谷歌公司发邮件。 两个月后,Talkback升级,他们惊喜地发现,拨号盘的数字终于可以准确无误地被读出。虽然不清楚究竟是哪条渠道起了作用,但谷歌无疑听见了他们的声音。 拨号的问题解决了,接下去是中文输入的问题。很快,惊喜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无奈和沮丧。

“只要把输入法的问题解决了,我给他们磕个头都行”

他们最先联系的是百度公司,百度有百度输入法,国内某商业读屏软件的输入法也是与百度合作的。 2012年12月,Talkback使用交流群里的一位网名“木木”的北京盲友专程前往百度公司,寻求帮助。第一次,没能见到相关人员。第二次,有人接待了他,给了他一个“百度站长”的邮箱。回去后,他满怀希望地把求助信发往这个邮箱,但迟迟没有回复。

平时只要有空,张海彬就会戴上耳机,坐在电脑前,与其他盲人交流,将他们的意见转告给开发者

平时只要有空,张海彬就会戴上耳机,坐在电脑前,与其他盲人交流,将他们的意见转告给开发者

无奈之下,他把求助信发在了百度输入法的官方帖吧上。盲人发帖,验证码是一大障碍,需要请明眼人帮忙查看,如果身边没有明眼人,只能把验证码截屏下来,远程发给其他人帮忙。 虽然麻烦,但为了让百度输入法的开发人员能够看见这封信,他们每天顶帖。“只要把输入法的问题解决了,我给他们磕个头都行。”木木说。 一天晚上,张海彬做完推拿,回到电脑前,发现木木的那封求助信已经被贴吧的管理员删除。他气愤不已,写了一封上千字的公开信,标题是《百度,你欠盲人一个公平参与互联网的机会》。 “在美国,每一家大公司都需要有一定的社会责任感,开发产品必须考虑辅助功能的设计。苹果有辅助功能的设计规范,安卓有无障碍追踪的开发理念。为什么百度作为国内一家相当大的互联网公司,却如此没有责任感?”他在信中质问道。 他把公开信发在了天涯论坛上,点击数寥寥百余次,无人跟帖。

盲人安卓用户在商业读屏软件之外,终于有了另一个免费且可用的选项

经历这次失败后,大家垂头丧气,觉得仅凭区区十几个盲人的力量,想要推动国内厂商对无障碍的支持,如同痴人说梦。 但也有人不甘心。一次,群友“夕阳醉”无意中通过QQ的“查找”功能搜索到了QQ输入法的官方内测群。于是他们加入这个内测群,每天在群里和别人攀谈。

2013年11月,中国信息无障碍产品联盟成立,新闻发布会上的两位国外盲人

2013年11月,中国信息无障碍产品联盟成立,新闻发布会上的两位国外盲人

别人知道他们是盲人后,都觉得奇怪:盲人怎么使用手机?他们向别人介绍什么是读屏软件,什么是Talkback。一位好奇的网友也在自己的手机上安装了Talkback,体验一番后,兴奋地在群里说:我也能闭着眼睛听QQ消息了,可就是没法打字。 随后,这些热心网友开始和他们一起发消息,呼吁QQ输入法优化对盲人的支持,还你一句我一句地在群里发起了《你是我的眼》的歌词。 2013年4月,QQ新版发布,对安卓手机的无障碍支持很不理想,盲人几乎无法操作。QQ的开发人员主动找到张海彬,询问盲人的使用体验。这是第一次有厂商主动联系他,让他感受到了某种变化。 2013年8月,QQ输入法更新,新版本增加了对Talkback无障碍操作的支持。至此,拨号和中文输入这两个问题全部解决,盲人安卓用户在商业读屏软件之外,终于有了另一个免费且可用的选项。 次月,腾讯无障碍开发小组与盲人安卓爱好者举行在线交流会,开通盲人内测群,邀请盲人参与测试尚未发布的软件。 又过了两个月,由腾讯倡导发起,联合阿里巴巴、百度、微软中国等公司,“中国信息无障碍产品联盟”正式成立。

“有时候,你会觉得自己做的是一件根本看不见希望的事”

“我觉得自己挺幸运的,至少我参与了一件与爱好有关的公益的事情。”张海彬自豪地说。 但并非所有努力都会有结果。去年4月,与QQ输入法开发小组沟通的同时,他还试图联系UC浏览器的开发小组。浏览器被视为“安卓盲人用户的痛”,目前在安卓系统上,只有火狐浏览器对读屏软件支持较好。 张海彬试用UC浏览器后,发现只有首页界面能被读出,打开网页后,Talkback便抓取不到任何焦点。他在UC浏览器的官方论坛上反映此事,没有结果,再次询问,被论坛管理员删贴。

张海彬关闭VPN,打开新闻客户端,点进一篇新闻,网页可以正常加载,但读屏软件抓取不到任何内容

张海彬关闭VPN,打开新闻客户端,点进一篇新闻,网页可以正常加载,但读屏软件抓取不到任何内容

今年5月,他联系上UC浏览器的工作人员,对方称已调研此事,但具体实施需要投入人力,除非引起公司高层的注意,否则很难。 “盲人想在网上说点什么,做点什么,都不容易。让别人了解盲人难,了解盲人后还要愿意作出改变更难。有时候,你会觉得自己做的是一件根本看不见希望的事。”张海彬无奈地说。他希望国家出台相关法律,对互联网的无障碍使用进行规范,让盲人也能够依法维护自己的权益。 与之相比,一些不可抗力对他们造成的影响更大。由于谷歌服务在国内无法使用,盲人想要在安卓设备上正常、稳定地浏览网页,已经成为一种奢望。 张海彬关闭手机上的VPN,打开新闻客户端,点进一篇新闻,网页可以正常加载,文字可以正常显示,但手指触摸页面,读屏软件却抓取不到任何朗读内容。这对明眼人来说毫无影响,但对盲人来说,无异于阻断了他们从互联网获取资讯的途径。

“见过她的人都说,她的眼睛很大,所有人都这么跟我说”

“雪岭冰龙”是群里的一位盲人大学生,英语很好,负责翻译国外的无障碍相关资料,并与国外开发商联系。去年8月,他在Talkback官方论坛上提交了一份中国盲人的修改意见,希望谷歌拼音输入法优化对Talkback的支持。四个月后,这些意见得到了响应。 2013年12月13日,谷歌输入法升级,针对中国盲人的输入作了一系列优化,包括对Talkback的支持。 这个日子,张海彬记得特别清楚,因为他一岁半的女儿梦函,也在同一天离开了人世。

去年年初,张海彬白天在医院陪着孩子,晚上回到店里,还要为QQ输入法的事情与别人沟通

去年年初,张海彬白天在医院陪着孩子,晚上回到店里,还要为QQ输入法的事情与别人沟通

梦函出生于2012年6月,五个月后查出患有先天性心脏病,2013年1月接受第一次手术。那段时间,张海彬白天在医院陪着孩子,晚上回到店里,还要为QQ输入法的事情与别人沟通。 手术后的梦函因体质较差,恢复并不理想,两度心脏功能衰竭,后因血栓堆积阻塞血管,导致脚趾坏死。去年11月,医院决定对脚趾进行截肢,送往上海进行二次心脏手术。手术费用约需十余万元。 第一次手术已经花去家里的所有积蓄,张海彬向残联申请援助,只申请到三千元。不得已之下,他在网上发了一封求助信。群里的盲友知道他的情况后,解囊相助,加上社会捐款,凑够了第二次手术的费用。 张海彬和他的妻子都是视障者,而小梦函是明眼人。“见过她的人都说,她的眼睛很大,所有人都这么跟我说。” 女儿出生后,张海彬特意准备了一个U盘,储存女儿的照片。虽然自己看不见,但他希望女儿长大后能够回头看看她小时候的模样。这些照片按时间顺序整理好,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十六个月时,戛然而止。 去年12月13日,手术后的小梦函因伤口感染至心脏,最终离开了这个世界。 小梦函走的那天晚上,一家人都在医院。张海彬像以前那样,用手指抚摸着女儿的脸庞和头发。 女儿去世后,捐款尚余数万元,他以女儿的名义,将其中一部分捐赠出去,资助其他需要帮助的孩子。另一部分,他准备用于完善Talkback的功能。 他的想法很简单,把这笔钱捐给国内的商业读屏软件公司,希望对方开放一部分产品,提供给Talkback用户使用,例如语音库。Talkback所用的免费语音库,语速不如商业语音库快,影响盲人的操作效率。遗憾的是,两家公司均拒绝了他的提议。

“我渴望和正常人使用一样的东西,获得一样的体验”

去年,这群盲人安卓爱好者推动了高德地图、快的打车等应用对Talkback的支持。最近,他们正在联系支付宝钱包的开发人员,反映手势密码的问题。手势密码对盲人来说完全无法操作,他们希望支付宝在监测到Talkback处于开启状态时,能够为用户提供跳过手势密码的选项。 这些手机应用与盲人的生活息息相关,它们在无障碍方面所作的每一次细微改进,都会为盲人带来巨大的方便。 推拿店的同事不太理解张海彬的一些想法,但支持他做自己想做的事。“他捣鼓的事情挺多的,经常抱着电脑和手机。”店长说。她是这家推拿店唯一的明眼人。

盲人推拿师小燕。店长在手机淘宝上看中了一条红色的裙子,正在描述给她听

盲人推拿师小燕。店长在手机淘宝上看中了一条红色的裙子,正在描述给她听

这天下午,她在手机淘宝上看中了一条裙子,红色的,描述给推拿师小燕听。小燕笑着问,多长。她用手碰了碰小燕的膝盖,说,到这儿。 因为出行不便,这四位年轻的盲人很少外出购物,而是以网购为主。看不见商品的图片,他们就用读屏软件听“商品详情”和“用户评价”,然后请店长帮忙看图,描述给他们听。 张海彬想到了以前在iPhone上用过的“TapTapSee”。TapTapSee是一款帮助视障者辨识物体的应用,将手机摄像头对准需要识别的物体拍照并上传,就会有人以语音告知该物体的名称、颜色、标记等视觉信息。 今年6月,他用中文给TapTapSee的美国开发商写了封信,希望对方在中国大陆架设服务器,招募本地志愿者进行识别服务。 两天后,他收到了对方的中文回信,对他表示感谢,承诺会在未来的版本中加入对中文的支持,并认真考虑他的建议。 “这两年折腾下来,收获挺大的。对我们盲人来说,只要愿意,就可以无成本地使用读屏软件。对厂商来说,不管他们是否把无障碍纳入了开发计划中,至少让他们听到了我们盲人的声音。”张海彬说。 在他们的推动下,国内使用Talkback的盲人越来越多。商业读屏软件有其优势,例如语音好、有售后服务、集成了专为盲人开发的一系列应用。但张海彬更喜欢原生态的系统,不仅仅是因为稳定。 “我不喜欢专门为盲人定制的框架。我渴望和正常人使用一样的东西,获得一样的体验。”他说。

结束语

“大家好!我们是一批忠实的盲人安卓爱好者,虽然我们有些人天生失去了眼睛,没有见到这世界的五彩缤纷,不过我们对科技照样有着狂热的爱好,对公平参与互联网也有着强烈的渴望。在科技注重以人为本的今天,我们很高兴我们没有被高科技拒之门外。”这是张海彬在盲人安卓爱好者论坛上写的一段话。 1140805-101-1099 论坛的页面很简单,没有多余的图片和按钮,只在页面顶部放了一张合成图。图片左侧是一位握着手机的盲人的照片,这是张海彬在群友中间征集的。图片右侧是七个字——“原来你和我一样”。 论坛的使用者们看不见这张图片,他们只是希望那些偶然经过这里的明眼人,能够因这张图片和这句话而有所感触。

0

特约作者 大狗

dagou@chuapp.com

记录一些人,一些事。

查看更多大狗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25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