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手里的卡牌,可能有超乎想象的价值

价值还是价格,就要自己判断了。

编辑杨宗硕2021年05月26日 15时30分

最近一年,有不少关于卡牌交易的新闻被报道出来。像是“说唱歌手Logic豪掷22万美元只为一张喷火龙”“詹姆斯新秀球星卡被拍卖520万美元”“妻子为报复出轨丈夫,1日元拍卖其‘游戏王’收藏,成交价超过2000万日元”……甚至有小偷也盯上了别人收藏的卡——他肯定是懂行的——从推特上的“晒卡”照片判断卡牌价值、确定收藏者的住所位置,然后趁主人不在家把东西偷走了。

虽然我本身也是个卡牌游戏玩家,但也偶尔会想,它们真的值这么多钱吗?

其实每次说起卡牌,指的可能是两种东西。一是用来玩的卡牌游戏,二是收藏级的卡——当然,我们在这里绝大多数时候提到的都是实体卡牌。从受众来看,这样分类会有一定程度的重合,毕竟有人会一边玩一边买点收藏品嘛,也会有人顺便用爱好赚点钱来。但总体上说,就是这么两类。

日本实体卡牌店被人盗窃了100万日元左右的商品,包括“游戏王”和“宝可梦”卡牌

这些高价卡牌大多是因为其稀有度而升值。拥有的人少,价格自然就高起来了。它们通常是绝版的珍稀卡牌,以及“评级”卡。

评级是收藏卡牌的一个重要部分,粗略点说就是把卡牌交由一个有公信力的评级机构,根据卡牌的印刷质量、保存完好度得出一个分数。如果得分高的话——那么这张牌的价值会蹭蹭地往上翻,3倍、4倍、5倍,甚至更多都有可能。

当然,评级服务的价格也是个门槛,拿业界的龙头老大“PSA”举例,经历过2020年的数次涨价后,目前一张499美元以下的卡评级价格为50美元,999美元以下的卡则是100美元。再往高点,2499、4999和9999美元以下的卡,评级费分别是150、300和600美元。针对1万美元以上的卡牌还有高级服务,评级费由1000美元到1万美元不等——最后一档只针对25万美元以上的卡牌,换算成人民币,已经超过160万了。说实话我没怎么见过这个价格的卡牌,它们似乎并不属于我所在的贫瘠星球,而是一个丰满富饶的奶与蜜之地……

PSA公司的评级费还挺贵

涨价了,却是由于疫情

疫情影响了很多东西,包括电子游戏业界,也包括卡牌市场。这有点像是个蝴蝶效应——疫病肆虐世界,导致卡牌蓬勃发展。只不过疫情实在影响了太多东西,人们不怎么会关注到世界上的每一件事。与游戏业这两年的繁荣类似,卡牌业同样吃到了这份“红利”

前者,也就是打牌的牌手和市场,在疫情中显然是受到冲击的部分。人们失去了出门打牌、面对面交流的机会,桌游店、卡牌店们也只能纷纷开展自救,或者迎来倒闭的结局。与此相对的,收藏界的日子就滋润一些,在刺激市场、吸引眼球这些方面,碰到的不是什么坏事。另外,在收藏领域,得益的不仅是收藏者——或者说,不一定是收藏者。获利最大的可能是那些“投机者”——我不确定用这个词称呼他们是否合适,毕竟这不是个好词,但在仅以游玩卡牌为乐趣的玩家眼里,那些只为赚钱而买卖卡牌的人多少会带有点“投机”的性质。

受到疫情影响的居家期间,有的人手头可供支配的存款变多,公共娱乐却变少了,NBA等体育联盟和欧洲足球五大联赛都停摆了相当长时间。体育迷们去哪里消费掉他们手里的存款呢?在这么多理由之下,2020年的卡牌市场过热了。

收藏卡牌的需求越来越多,但产量却并不能跟上。2020年初,绝大部分实体卡牌面临缺货,价格一涨再涨。原本一两千的球星卡盒,如今卖到六七千也是不罕见的。

补充盒的价格一飞冲天

因为财力不足以支持收集球星卡,同时又更喜欢那些“能玩”的卡牌,因此我平常能接触到的大概是PSA标准的前3档——也就是价值2499美元(约合1.6万人民币)以下的牌——这还是往多了说呢!但对我和跟我能力差不多的牌友们来说,有个不太好的消息:由于接单量太大,自2021年3月31日开始,PSA暂停对前3档“低价”卡牌的评级。换句话说,就是停止接单了。虽然看起来只有寥寥3档,但这其实涵盖了PSA全部业务量的97.9%。

除PSA外,另一个大型评级机构“BGS”也采取了类似的措施。

PSA停接了几乎所有的新订单

另一家评级机构BGS则是无限拉长了等待时间,8个月和11个月只是理论上的最短时限,实际过程要长得多

考虑到疫情对物流的影响,以及两家评级机构暂停对低价卡牌接单,国内,或者说欧美以外的收藏者如果想给自己的卡评级,已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当然,当然,有钱依旧能使鬼推磨,也能使评级公司开小灶插队,但对大部分人来说,困难依旧是困难。更别提,价值数万乃至数十万的卡牌,经过半年、一年的漂泊,最终评完级之后可能被美国快递公司寄丢了……这样的新闻虽不常有,却也偶尔能见到。

这一类评过级的卡牌,依照分数不同,升值的空间也有不同。由PSA评定的满分10分卡牌,价格通常会涨至评分前“裸卡”的3到5倍左右,而9分卡牌则可能在2倍上下,再低就很难回收评级费了。不过评级同样也兼顾了鉴定的功能,在面对一些存世量不高的老卡时,有了PSA的评定,即使分数不高也相当于一个“真品证明”,价格一样会往上走。而且老卡的保存相对较难,高分也就愈加稀少,价格也愈高。那些分数不高的,倒是也能卖个好价。

不同的机构,类似的方法

评级机构的证明能力来源于公信力,就像卡牌本身一样,一张薄纸可以卖到几十万块,同样是因为印制卡片的官方具有公信力。在评级中,公信力体现为机构给分的公正性和高分难度,如果随随便便就能拿到10分满分,评级这回事还有什么意义呢?虽然PSA、BGS停止接单了,但民间的需求依然存在,有需求——就会有市场。因此,从去年开始,国内的评级机构也纷纷入场——映版、公博、藏卡、DCGS……费用相对国外机构较低,邮寄也更容易。但大部分人都会有同一个疑问:这靠谱吗?

PSA的公信力首先来源于它庞大的数据库,收藏者可以通过扫描每张评级卡上特有的二维码进入PSA官网,查询这张卡的编号、来源、有多少人评级了此卡、有多少张相同卡的分数更高……虽然其他机构也能做到这些,但PSA数据库的规模对其他机构来说仍是一座难以逾越的山。另外,PSA的满分10分相当谨慎,得到10分的几率并不高,由于不设置类似表面、边框、四角、居中等部分的小分,只有一个总分,送评者在拿到非10分卡时也不知道究竟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只不过,PSA虽难,却也有一套内在的逻辑体系,符合10分的卡牌就会拿到10分,这同样是它公信力的保障。如果一家机构仅仅为了展示自己的严苛而压低分数,就有点本末倒置了。

至于这些国内的评级机构,由于起步较晚,也不难理解玩家们的顾虑。这些顾虑同时体现在市场价格上,一张国内评级的满分卡价格差不多是裸卡的1.5到2倍(不过在二级市场可能不太好卖)。评级费相对较低,以国内评级机构DCGS来说,它的评级价格分为7个档次,最低档1000元内的卡牌每张收费35元,接下来是3000、1万、3万、5万、10万元以内的卡牌,每张收费50、100、500、800、2000元,10万元以上的按国内外交易价格的5%收取。以3000元以下档对比PSA的499美元以下档,DCGS收费50元,PSA则是50美元——差距相当大,不过也要考虑到货币购买力的不同,似乎也能一定程度上理解了。

国产评级价格相对亲民,门槛较低,但公信力暂时不如国外机构

DCGS的“负责人”(他本人偏爱这个称呼)告诉我,他们是从钱币、邮票和古董评级行业转向而来的。或者说,其实主业依旧没变,只是加了一项业务。事实上,钱币和邮票仍然占DCGS业务的大头,而球星卡、游戏王、万智牌和宝可梦卡牌们的评级,则更像是兴趣使然——当然,这完全不是在评价他们的专业程度,而是做这件事的理由。负责人对我毫无避讳地说,他们的确是看到了国外卡牌评级市场的潜力,才在2020年底开始做这项业务的。当可以把工作跟爱好结合起来的时候,这件事就会像顺水推舟般容易——无论初衷是否为了钱和市场,嘿,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委托朋友庭庭分别给两家国内机构送了牌去评级,都不太值钱,最高价格不超过1500元。与国外机构送评前繁琐的填表流程不同,这些国内机构选择跟本地牌店合作,以牌店为线下终端,定期来店里收牌放牌,免了邮寄的风险,同时也不用填那些个表格了——这当然和接单量有关,当接单量高到一定程度时,这些看着麻烦的表格就会开始简化整个评级流程。

DCGS的负责人告诉我,目前他们的接单量属于“每天都有新的单子”,以一个新进入市场的机构来说,这个量足以令他满意。毕竟他只有3个一线评级师,而每张卡从寄到到寄出需要花费3到4天,如果要排队的话差不多要7天。“不求多大的量,做好手头的工作就行了。”他对我说。

“游戏王”是DCGS评级最多的卡牌,但他们更多的业务是在钱币和古董上

我收藏的一张PSA满分卡,是2014年的宝可梦卡牌“帝牙卢卡EX”,我完全不知道它值多少钱

每张被送评的牌都将经过放大镜甚至显微镜的筛查,辅以各类灯光,检查包括卡面、卡背、边框、四角、居中度等几个方面,看卡面上是否有保存不当的划痕,以及印刷厂的“厂伤”。大部分机构会给每个方面打各自的小分,然后汇总成一个总分。一般来说,只要有一个方面的小分低于9.5(扣分以0.5为单位),总分就不会拿到满分10分。可能会有很多人对此感到好奇——“不过是一张纸,鉴定得如此细致又有什么意义呢?”

这个想法绝非不能理解,甚至是收藏卡牌的我也偶尔会在脑中产生类似的想法。有时候这些想法让我困惑,望着自己的收藏品发呆,有时候却又让我欣喜,越来越多的人问这个问题,代表有越来越多的人观察、注意到这个有些小众的圈子。

我们时常认为,应当让卡牌回归卡牌,认为它应当是“纯粹的”,但纯粹并不足以让市场丰沃下去。如今在短视频平台上有不少“云开”的主播,就是由主播直播打开观众认购的卡包,通过开出高价卡牌制造节目效果。一方面,这些“云开”的主播大量购置未开封的卡盒,对市场有些冲击;另一方面,短视频平台又是个绝佳的将卡牌游戏推广出去的地方——打比赛的人、玩娱乐牌的人、收藏的人、赌卡包的人、开店的人、赚钱的人、评级的人、远远看着的人……这有点像是个生态系统,只有其中的组件足够复杂,才能顺畅地运作下去。

爱与未来

但这一切仍建立在“爱”的基础上,或许这么说有点俗,但对一个事物的爱确实会影响你对它的看法。即便是用卡牌赚钱的人……我仍觉得,或者仍希望——他们在心底总是喜欢这个东西的,哪怕只有一点。

相较于日本和欧美地区,国内的卡牌环境还尚不成熟。牌店少,而且集中在几个大城市。大部分卡牌也没有正规的渠道宣传,只靠口口相传。卡牌评级业务也刚刚开始生长。我们不知道这个春天会持续多久,也许几年后的小朋友也会像20多年前拿着Game Boy、如今捧着智能手机一样,拿着卡牌和同学们“决斗”,拿着心爱的卡牌去家门口的站点评级,并把这当做一个理所应当的事情。或许这在未来将会发生,又或者它已经悄然降临。

临近发稿的时候,我们送评的卡牌终于到了手。这是一张DCGS 9.5分的宝可梦卡牌“沙奈朵&仙子伊布GX”
0

编辑 杨宗硕

目标是甲子园

查看更多杨宗硕的文章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