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夜话:陪领导踢球

​​​​​​​塔克拉玛干的风儿有些喧嚣。

实习编辑杨宗硕2020年11月24日 17时18分

触乐夜话,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图/小罗

“有人踢球么?”快到饭点,左轮老师眼里闪烁着光芒。

祝佳音老师抬起头:“行啊,不过今天熊宇老师没来,咱俩加上首长就仨人,不好踢吧。”

左轮老师站起来,把手放在我的肩上,跟办公室介绍,“咱们新来的杨老师,你们猜猜人家平时玩什么?”

“《实况力量棒球》吧。”陈静老师小声说,左轮老师因为找不到“实况力量棒球”球友已经郁闷好久了。

“是‘FIFA’!”左轮老师声音提高了八度,“十多年的老玩家。而且他居然也玩《实况力量棒球》!”我看到他眼里饱含的泪水。

其余的同事们听到这个都抬起头来,用悲悯的目光望向我。“如果左轮欺负你就跟我们说,犯不上玩《实况力量棒球》。”池骋老师有点担心。

“没事池老师,我真玩……”我有点不好意思,顺便展示了一下今天穿的第100回甲子园限定T恤,彰显出我棒球英豪的身份,不过感觉池老师看我的眼神有些变化。

祝老师的餐还没点完,没有太深入地加入我们的讨论,只是催促左轮老师去把游戏开开,然后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了我一眼。

忽地,我想起上班第一天熊老师严肃地发给我的一篇文章,他说这是工作纪律,希望我仔细研读,牢牢记住。

我有些疑惑,大部分规章早上已经看过纸质版了,怎么会突然冒出个知乎链接呢?我点开一看,标题赫然写着:《陪首长玩游戏的艺术》。那天祝老师出差,也没人说踢“FIFA”的事。我把那篇文章当作开玩笑,看完就关上了,没有注意到作者是谁,今天想起赶忙调出聊天记录。果不其然,作者栏里写着“cOMMANDO”,也就是祝老师。

我的冷汗直冒,没想到祝老师对陪领导踢球有着如此的觉悟。这次他是领导,再加上首长的双剑合璧,我忽然读懂了左轮老师的泪水,这泪水是为我而流。

说到这儿,你们明白这里面的人物关系了吧,总之,触乐编辑部里有一群玩“FIFA”和不玩“FIFA”的、快乐的编辑老师,还有两位领导——写出了不朽的《陪首长玩游戏的艺术》的祝老师,以及首长!首长是个神秘的存在,我从来没有跟首长交过手,也没有配合过,但谁都知道首长球技高超,无人能敌。

“FIFA”是办公室传统娱乐项目,从玩“实况”转过来也已经有六七年了

大家吃完午饭,都集中在了休息室里准备踢球,拖泥钱老师也专程打车来办公室观看比赛。我一进屋就发现了异样:这是《FIFA 20》,而不是最新的《FIFA 21》,本来想说,“咱们怎么穷得连游戏都更新不起?”但想到《陪首长玩游戏的艺术》,可能考验现在已经开始了。

一上来是我和首长的阿森纳队,对阵祝老师和左轮老师的利物浦队,过了半场我就体会出了三人的足球风格:左轮老师进攻积极,有不错的个人能力,但传球总是不在点上,两位领导似乎对此颇有微词;祝老师四平八稳,攻守均衡,感觉只花了万分之三的精力在比赛中,其余时间全力观察我的操作。

再看我方,由于是2v2,防守的时候便很难控制好配合。首长的防守策略以铲球为主,于是我用阿森纳队瘦弱的后防球员们不断挤压对手的进攻路线,但绝不下脚,把铲球的机会留给首长。在我的积极压迫下,左轮老师拿球不稳,被频频铲断,而我则积极展开反击,率先取得进球。领先之后的打法依然不变,但临门一脚变成了倒三角回传给大禁区弧顶的首长,让首长也收获了一脚远射破门,最终2比2握手言和,双方都非常尽兴。

接下来是我和祝老师的巴黎圣日尔曼队,对阵首长和左轮老师的国际米兰队。刚刚弄清了首长的踢球风格,于是我更改了自己拿手的快速传切战术,在中场频频带球观察局势,然后用直塞穿透对方的防线。这样踢的优点是能给祝老师送出很多精妙的传球,缺点则是容易被铲断后形成反击,不过这正是我的策略之一,果不其然,最终踢成了3比3,大家频频举杯,其乐融融,我感觉考验已经顺利通过,准备迎接下午的工作了。

这时候左轮老师不小心按到了手柄上的PS键,大家这才发现玩了半天居然是《FIFA 20》,首长果断坐下,提出玩一盘《FIFA 21》的意见,并获得了全票通过。

虽然《FIFA 21》我没玩太久,却相对擅长。它的手感相较于前代更加轻盈、不拖沓。有点像《FIFA 18》,那是我的黄金时代。

我和左轮老师选择了“皮埃蒙特”,这是《FIFA 21》痛失尤文图斯版权后做的假队,我没怎么用过。祝老师和首长选了热刺队,这让身为阿森纳球迷的我燃起了斗志。

C罗不仅在游戏里大杀四方,真实的意甲射手榜也名列前茅

比赛开局10分钟(游戏时间),迪巴拉就在我的控制下连进两球,我方2比0领先。这一代的迪巴拉不知为何变得十分好用,速度快、射门准,防守队员根本追不上他。另一个更强的角色是我方中锋C罗,速度快的迪巴拉也追不上他。左轮老师中场接我传球,用C罗一条龙突入对方禁区射门得分,一路上把孙兴慜和凯恩撞得七荤八素,引来首长的痛骂。上半场结束,比分3比0。

这时的我已经从对热刺的仇恨中缓过神来,及时退出了杀戮的螺旋。但如何让祝老师和首长连进3球,成了我的难题。

下半场甫一开始,我就察觉了左轮老师的异状。他的进攻欲望丝毫不减,甚至还偷偷把战术快捷键从“平衡”改成了“进攻”。

“都3比0了,左轮老师还想干吗?”我暗暗思忖,顺便带着球在中场遛弯,给首长创造机会。见对方迟迟不上,我就按不怎么靠谱的长传键,试图自然地交换球权。但没想到左轮老师识破了我的意图,迅速跑位,接球大力射门,把比分改写为4比0。

“杨老师传得可真是好!”左轮老师试图把锅往我脑袋上扣,“老玩家就是不一样。”

“我94年开始玩的。”首长嘟囔着。

“您的战术已经落后了!”左轮老师跳了起来。

趁着两人打嘴仗的功夫,祝老师迅速开球,把我晃了个结实,一连串精妙的踢墙配合后,在近角打入一球。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了,我想。

左轮老师仍未收手:我控制每个能动的球员往中场收缩,想要放弃进攻。但左轮老师选中C罗后就再也不撒手了,一直控制他在越位线上跳舞,把4人游戏玩成了生涯模式。

“你看左轮跟那跑,怎么不给他传球呢?”祝老师暗示我。

为了避免领导看我出工不出力,无奈之下我还是按了几脚直塞,没想到C罗完全碾着热刺队的两名中后卫,轻松进了3个球,把比分改写为7比1。

我从余光看到,首长的脸已经变成了紫色,坐在我身后的祝老师发出啧啧的声音。左轮老师想跟我击掌相庆,我没有回应他,因为我的脸也变成了紫色。

比赛的最后5分钟,我在禁区中央奋力失误,打入一个间接乌龙球,将比分定格为7比2。祝老师对我俩说,你们先出去吧。

关上门,左轮老师紧紧握住我的双手,泪水止不住地流。“杨老师,我好几年没有踢过这样的球了……”他声音颤抖,“您不知道这些年我过的都是什么日子……”

左轮老师的声音在我耳边越来越小,门另一边的对话声却逐渐清晰,“咱们有没有去塔克拉玛干采访的任务?”首长问。

“没有,但坦桑尼亚确实有。”祝老师回答。

1

实习编辑 杨宗硕

目标是甲子园

查看更多杨宗硕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2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