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角色撞脸明星,就得赔1000万美元?

相比那些擦边球厂商,还是老实人吃亏啊。

作者暴雪Boy_神焰2020年06月17日 19时35分

游戏圈里似乎永远都不会缺少诉讼案件。

比如最近,美国超人气女星、贾斯汀·比伯的前女友赛琳娜·戈麦斯宣布将起诉换装手游《Clothes Forever》的背后的厂商Guangzhou Feidong Software Technology Co.以及游戏版权的拥有者、英国公司MutantBox Interactive Limited。

戈麦斯说,《Clothes Forever》宣传海报中的某位游戏角色已构成对其个人肖像权的侵犯,故而她决定通过法律手段向相关公司索赔1000万美元。

非但如此,好事的网友还发现,《Clothes Forever》的宣传海报里不仅出现了疑似山寨版的戈麦斯,还有很多其他熟悉的疑似明星脸,其中包括蕾哈娜、泰勒·斯威夫特、金·卡戴珊、贝克汉姆夫妇等。

游戏中的疑似戈麦斯形象与本人的对比

其他一些熟悉的面孔

戈麦斯绝非第一个就游戏角色涉嫌撞脸而决定同游戏公司对簿公堂的明星,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远古案例

经过数十年的发展,游戏业同影视行业间的跨界互动越来越频繁,最直观的体现就是,知名影视明星“参演”电子游戏正逐渐成为潮流。

仅以最近几年的游戏来讲,动视就曾特意聘请奥斯卡影帝凯文·史派西饰演《使命召唤:高级战争》里的大反派,“波兰蠢驴”即将推出的《赛博朋克2077》里将有《黑客帝国》主演基努·里维斯登场,此外,小岛秀夫的《死亡搁浅》也堪称大咖云集……

对于游戏公司和明星而言,这种合作无疑是共赢,但也有畸形存在——出于不可明说的原因,部分公司选择在自家游戏里启用长相酷似当红明星的虚拟游戏角色,并将此作为游戏卖点或宣发噱头之一,《Clothes Forever》显然就属于此类。

这种打擦边球蹭热度的不良风气在游戏圈内早就有先例。老资历的玩家都知道Konami的经典《魂斗罗》,如果你恰巧还是一个好莱坞动作电影爱好者,肯定能一眼认出游戏里的两位肌肉猛男直接翻版自史泰龙和阿诺州长。现实中的史泰龙和施瓦辛格多年来一直都是对头,两人首度“并肩作战”还是在2010年的动作电影《敢死队》中,但在游戏里,他们早就是哥们了。

《使命召唤:高级战争》里的史派西

基努·里维斯出演《赛博朋克2077》,这很“《黑客帝国》”

包括异形在内,还原度堪称爆表

Konami名下涉嫌蹭热度的游戏不止《魂斗罗》一款——1987年,Konami出品了经典潜行动作游戏《燃烧战车》(Metal Gear,“合金装备”系列的前传性质作品),眼尖的玩家发现,游戏封面上的主角索利德·斯内克无论长相还是装束,都同好莱坞经典科幻电影《终结者》中的男主角凯尔·里斯极度相似。

里斯由动作巨星迈克尔·比恩饰演,《终结者》是他的成名作

《燃烧战车2》于1990年发售后,玩家又找到了一堆明星脸:索利德·斯内克的俊脸明摆着源自人气影星梅尔·吉布森在经典警匪片《致命武器》里的造型,坎贝尔上校的形象则同电影《第一滴血》里由理查德·克里纳饰演的山姆·特劳特曼上校如出一辙。至于反派Big Boss,很容易让人想到肖恩·康纳利。似乎是为了避嫌,等多年后Konami推出《燃烧战车2》的手机和主机移植版时,特地将这些角色头像统统替换掉了。

游戏与电影的比较

和肖恩·康纳利相似度极高

移植版《燃烧战车2》启用了全新的角色头像

进入3D游戏时代,《合金装备》正传系列蹭明星热度的做法似乎有所收敛,但我们仍意外发现,这时的蛇叔,准确地说是蛇叔一家子,同经典B级片《纽约大逃亡》里由动作巨星库尔特·拉塞尔饰演的斯内克·普林斯肯(Snake Plissken)中校有着惊人的相似度(有意思的是,《合金装备2》里蛇叔就曾化名Pliskin中尉)。

《纽约大逃亡》的导演兼编剧约翰·卡朋特曾公开说,《纽约大逃亡》的版权持有方Canal Plus一度打算起诉小岛秀夫,但因为卡朋特本人很欣赏小岛的才华,所以他主动出面说服Canal Plus就此作罢。

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

继续讲蛇叔。拉塞尔显然绝非“合金装备”系列里的唯一脸模,因为蛇叔同好莱坞明星休·杰克曼也像是失散多年的兄弟。小岛曾经提到过,如果将来“合金装备”系列出真人改编电影,休·杰克曼是他心中扮演蛇叔的最佳人选。

考虑到狼叔的年纪,如果真的出演真人电影,估计他只能化身老蛇了……

11区游戏公司蹭热度不亦乐乎,欧美游戏公司也不怎么干净——Epic Games的“战争机器”系列中,男主角马库斯·菲利克斯顶着一张神似约翰·特拉沃尔塔的硬汉脸,Rockstar Games的《横行霸道4》里,主角尼克·贝里克怎么看都像是“恶汉”杰森·斯坦森的亲弟弟。

马库斯和特拉沃尔塔

贝里克和斯坦森

除了国外,那神州的游戏公司呢?说到这里,必须点名宇峻奥汀的“三国群英传”系列,后者别号“全明星群英传”,历代游戏里玩家可以轻易找到古天乐版太史慈、金城武版乐进、林志玲版貂蝉、张光北版刘封、赵文卓版马超。

不只是亚洲影星,欧美影星也没少在“三国群英传”里“友情客串”,玩家得以在游戏里见证堪称豪华的“好莱坞星团”,包括但不限于阿诺州长版呼厨泉、基努·里维斯版司马懿、查理·卓别林版邓贤、玛丽莲·梦露版叶丝婉。

都挺面熟的

对此我无话可说……

当然要说最绝的,莫过于制作者直接将央视经典电视剧《三国演义》里的人物造型拿来用,并由此催生出这样一张经典梗图:

连角度都丝毫不差

官司缠身

游戏公司高调地玩撞脸、蹭热度,就不怕明星及其经纪公司发律师函?

别说,还真有不少明星起诉过游戏公司,但结局嘛……

随便举一个例子:2010年,前美国嘻哈组合乐队Cypress Hill的歌手迈克尔·华盛顿起诉R星,理由是《横行霸道:圣安地列斯》里的主角CJ盗用了自己的形象和个人经历,已构成对其肖像权和名誉权的侵犯。华盛顿向R星和发行商Take-Two要求的赔偿金额高达2.5亿美元(即25%的游戏总利润)。

然而,华盛顿的天价索赔最终不敌R星的“最强法务部”——2012年,法院宣布华盛顿败诉,理由是华盛顿无法充分证明CJ就是华盛顿自己,而且现实中有太多的黑人无论长相还是个人生活经历都同CJ类似。此外,法院还认定,就算R星确实有参照过华盛顿的过往经历来塑造CJ,根据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中“变革性的合理使用”原则,也不构成侵权。

R星因明星脸而惹上的官司不止这一遭。2014年,好莱坞话题女王林赛·罗韩以及父亲是美国黑帮大佬的女星凯伦·格拉瓦诺不约而同地针对《横行霸道5》发起侵犯肖像权的诉讼。

先说林赛·罗韩的官司,她声称自己的形象、声音和衣着在未经授权许可的前提下非法为R星游戏采用,认为《横行霸道5》里的NPC莱西·乔纳斯涉嫌抄袭她的形象和背景。她还声称游戏封面里的红色泳装金发女郎也疑似盗用其形象,实际上,这个角色造型源自另一位同R星有正式商业合作的女星。

凯伦·格拉瓦诺则宣称,游戏里的NPC安东尼亚·波提诺的造型、背景都涉嫌抄袭她本人,她向R星索赔4000万美元。

你觉得两人像吗?

价值4000万美元的“大家来找茬”

2016年9月,美国曼哈顿地区法院宣布驳回上述两桩诉讼,判决书显示,法官认为“被告方在游戏中并未提及或使用原告的名字,也没有使用其真人照片”。法官认为,“游戏中独一无二的故事、角色、对话和环境,都是可以由玩家自行操作决定的,都是虚构的描写”。

罗韩并未就此善罢甘休,她于同年再度发起诉讼,为此还特意准备了一份长达67页的诉讼状来证明游戏里的NPC同她确实有实质性联系。2018年,法院以6比0的法官投票结果驳回诉讼,判定游戏中的相关描述“只不过是文化批评”。也就是说,R星的做法更趋向于文艺创作中常见的影射或“致敬”,并不构成牟利式侵权。

说起来,那些选择同R星对簿公堂的明星到底是真心低估了R星,要知道R星就是连希拉里这种政界名人都敢明目张胆地拿来开涮……

总之,这些官司想赢很难

对于国人玩家而言,他们可能会对另一起类似诉讼更加熟悉:2008年,“六小龄童”章金莱将游戏公司蓝港在线告上法庭。章金莱称,蓝港擅自在其推出的网络游戏《西游记》的官方网站及游戏中使用了央视电视剧《西游记》里的经典孙悟空形象,借此销售和牟利,构成对他肖像权的侵犯。章金莱要求蓝港立即停止使用这个孙悟空形象,公开赔礼道歉,同时赔偿损失100万元人民币。

这桩官司的发展颇为有趣:2009年,一审法院认为,章金莱塑造的孙悟空形象并非其本人肖像,故判决章金莱败诉。章金莱上诉,这一回,二审法院倒是倾向于认同演员塑造的艺术形象同样属于肖像权的保护范围,但也指出蓝港使用的孙悟空形象同六小龄童饰演的孙悟空形象在具体造型上存在一定差异,认为“在同样的观众范围内,立即能够分辨出蓝港公司所使用的‘孙悟空’不是章金莱饰演的‘孙悟空’,更不能通过该形象与章金莱建立直接的联系”。六小龄童再度败诉。

两个孙悟空形象的比较

法律困境

为什么无论在国内外,明星针对游戏的肖像权维权案例几乎无一成功?这说来话可就长了。

以我国为例,法律界认定侵害肖像权的行为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1、不当利用他人肖像;2、恶意侮辱他人肖像;3、擅自创制他人的肖像。

然而,此类诉讼案例的关键点在于,其所涉及的肖像必须能反映自然人的自身真实面貌(即“可识别性”)。回到本文的主题,如果明星想起诉,就得证明被告所使用的游戏角色同自己确实有百分百的相关性。

重点来了:仅仅“长得像”或者说“撞脸”是很难被认定为侵犯肖像权的——现实生活中并不缺乏长相神似明星的普通人,还有那些存心“复刻”明星的整容脸,而游戏公司在蹭热度时也不会蠢到追求“照片级神还原”,也并不直接使用明星的真实姓名、肖像来宣发,这类官司自然也就难以获胜了。

至于由明星塑造的特定经典艺术形象是否应该被归类到明星个人的肖像权范畴并予以法律保护,这在国内外法学界还是争议话题。当然,即便如此,现实中并不乏游戏公司选择走正规途道,获取明星艺术形象的授权。前导软件的即时战略游戏《赤壁》以及智冠推出的策略游戏《三国演义3》均有从央视获得授权,这两款游戏里的诸多三国人物头像直接源自央视版电视剧《三国演义》。

许多养成或换装类手游里是打擦边球的重灾区

游戏《赤壁》中还使用了《三国演义》的相关影视片段

那么,到底有没有明星或名人以“侵犯肖像权”的名义,硬是把游戏公司给告赢的例子呢?别说,还真有,而且被告方还是家喻户晓的拳头游戏及其看家大作《英雄联盟》。

2017年,荷兰球星埃德加·戴维斯将拳头告上法庭。戴维斯声称,《英雄联盟》里卢锡安的“夺命先锋”皮肤直接以其本人为蓝本,但拳头并未从他本人那里得到授权。拳头反驳称,灵感源泉并不等同真人本身的肖像,戴维斯的索赔完全没有依据。

真人和游戏形象的对比

戴维斯这次之所以能胜诉,是因为他在此案中享有多方面优势:首先,这桩官司在荷兰提告,由荷兰法院审理;其次,拳头的员工曾公开表示,这个皮肤确实是以戴维斯为灵感,这被荷兰法院认定为侵权的有效证据;最后,戴维斯所获赔偿仅限于这款皮肤在荷兰地区的收益,在荷兰以外地区则无能为力。

败诉的主要证据

从法律上讲,游戏角色撞脸明星很难被直接认定为侵权,但在偶像经济大行其道的今天,游戏公司的此种行为也极易给自家作品招致种种非议,若是因此引来明星粉丝的围攻(《Clothes Forever》最近就被戈麦斯的支持者狂刷差评),也可能会出现失控的局面。

面对风险,大型游戏公司对比过去已经大大收敛了。当年,《最后生还者》的主角艾莉因长相酷似好莱坞女星艾伦·佩吉而招致了后者的公开嘲讽,作为回应,开发商顽皮狗不仅澄清绝无此事,也修改了一些女主的面貌特征,彻底划清界限——但如今小型公司的擦边球举动仍然不少。

角色和真人的对比

艾伦·佩吉虽然对顽皮狗无比愤怒,但她曾深度参与过游戏《超凡双生》的制作,亲自为游戏女主提供形象、配音以及动作捕捉。于是,有个新问题:如果游戏公司主动走正规渠道,是否就能一劳永逸地避免相关麻烦呢?

很不幸,答案并没有这么简单。

基于“利益最大化”原则,明星同游戏公司之间签订的授权合同往往都有极为严格的制约条件,包括授权生效期限、授权适用范围等,但明星和明星背后经纪公司(亦即授权主体)的归属本身也会发生各种更迭,这就形成了一个让游戏公司颇为为难的局面:即便拿到授权,依旧没法高枕无忧,甚至游戏公司照吃官司的事也发生过。

2009年,知名乐队No Doubt曾起诉音乐游戏《乐团英雄》的发行商动视,指控其诈骗、侵犯形象权以及违反授权合约协议。原来,按照No Doubt最初同动视签订的形象授权协议,动视仅能在特定曲目里使用No Doubt成员的虚拟形象,而游戏中的No Doubt却可以演唱游戏里的所有歌曲。理亏的动视最终选择同No Doubt达成庭外和解。

虽然条款有些苛刻,但动视的确违规了

同样的例子还有Konami的游戏《职业进化足球2017》。2017年,球星马拉多纳公开抨击Konami非法使用自己的形象,但这些形象是Konami从巴塞罗那俱乐部合法获取的授权,其中包括曾为巴萨效力过的马拉多纳。即便如此,为了息事宁人,Konami的高层还是亲自跑到阿根廷同马拉多纳专门展开磋商,这出风波以马拉多纳成为“职业进化足球”系列游戏形象大使、Konami赞助阿根廷的足球设施得以解决。

后顾之忧

还有一种情况。卡普空在推出经典动作游戏《鬼武者》的复刻版时,没少就明星授权的事宜而折腾——卡普空聘请金城武来客座出演游戏主角明智左马介,根据当年的授权协议,明智左马介的角色版权由金城武背后的经纪公司(分别是日本AMUSE公司和中国台湾的福隆公司)持有,因此,卡普空复刻时不得不同金城武及其经纪公司续签合同,还重新聘请金城武录制了角色配音。

有必要指出,当年卡普空的明星策略还一举延续到“鬼武者”系列的续作里,其中《鬼武者2》里的柳生十兵卫形象源自影星松田优作,《鬼武者3》里杰克·布朗由法国巨星让·雷诺饰演。换言之,如果未来卡普空想推出上述两款续作的重制,重走一遍授权合同的流程大概是少不了的……

相比那些擦边球厂商,还是老实人吃亏啊

* 本文系作者投稿,不代表触乐网站观点。

2

作者 暴雪Boy_神焰

混吃等死的抠脚大叔

查看更多暴雪Boy_神焰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0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