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Devolver的合作,对bilibili游戏来说意味着什么?

这会是一系列合作的开始吗?

编辑熊宇2020年06月12日 18时38分

今天,bilibili(以下简称B站)宣布成为《糖豆人:终极淘汰赛》(Fall Guys: Ultimate Knockout)的中国独家内容合作平台,将与发行商Devolver Digital(以下简称D社)合作,在国内推出这款多人乱斗的闯关综艺游戏。

这款游戏公布于2019年的E3期间(那会儿人们可想不到来年没有了E3),游戏由英国工作室Mediatonic开发。即便放在D社种类繁多的发行列表中,《糖豆人:终极淘汰赛》看起来也颇为特别——它是一款60人共同参加的乱斗游戏,D社此前从未进行过这种尝试。

相比游戏本身,更重要的或许是B站与D社的合作。在游戏领域,此前的B站把更多精力放在手游上,但最近事情有了变化。无论是《一起开火车!》等游戏的代理发行,还是与知名发行商D社的合作,这些现象都能反映出,在游戏业务上,B站不希望被局限于手游之中。

为了做到这一点,B站需要的是与传统游戏大厂不同的道路,他们也正是这么做的。

60人的同台乱斗:一款社交属性足够强的游戏

B站选择了《糖豆人:终极淘汰赛》,这并不奇怪。所有人都知道B站是一家视频网站,如果要选择一款合作游戏,更合适的选择当然是一个多人同乐、适合于视频分享(无论是直播还是作为视频)的游戏。此前B站发行的《一起开火车!》就属于这种类型,《糖豆人:终极淘汰赛》也不例外,甚至在“多人同乐”上犹有过之。

如果你看过诸如《忍者勇士》这样的节目,或许不难理解“健身到底能到什么程度”这样的问题——现实中的人们也可以完成奎托斯、劳拉在游戏中飞檐走壁的穿行动作。类似的综艺节目在国内也有许多,它们也并不局限于在力量与技巧的高难度挑战上,有些难度更低、更追求娱乐效果。主办方设置关卡,挑战者前来闯关,这样简单的模式造就了无数个大红大紫的综艺节目。

《糖豆人:终极淘汰赛》便是一款与这些综艺节目有些类似的游戏。在游戏中,你是一个有着怪异身体形状的糖豆人,将与一群玩家连续挑战5局障碍赛,尽力淘汰对手留到最后。

丰富的角色装扮是游戏的卖点之一

从目前放出的演示效果来看,游戏的物理引擎与当下许多欢乐向游戏类似,玩家们将在摇晃与扭曲中竞速或者扭打,风格相当欢乐——你也能够从试玩视频里看出这一点。说到游戏的风格,开发商Mediatonic此前的一款热门作品《帅鸽男友》的思路也非常独特。《帅鸽男友》(Hatoful Boyfriend)是一款与鸟类谈恋爱的游戏,而你是“唯一的人类学生”!无论是从玩笑还是正经的角度来说,我们可以期待这家开发商能够带来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这一次,《糖豆人:终极淘汰赛》带来的“不一样”是人数,游戏支持最多60人同场竞赛。任何游戏,人一旦多起来体验立刻就会不一样,近年来“万物吃鸡”的趋势就是很好的例证,就连“俄罗斯方块”吃起“鸡”来都可以焕发新生。更不用说,闯关综艺本身就是一个适合多人参与的类型。

游戏的关卡都比较适合多人混战,想要获胜的话,好运气也十分关键

从国内游戏业的情况来说,“社交性”更是加分项。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在中国,多人游戏总是更容易取得现象级的成功。多人游戏,无论从技术上还是机制上,都并不比单机游戏更为优秀,但它们往往能够取得更优秀的成绩。如果对比手游与主机游戏,社交优势往往就显得更加明显了(当然其中也有装机量的差异)。

《糖豆人:终极淘汰赛》允许60人同场竞技,同时还能邀请3名好友共同游戏……它在社交方面的优势是显而易见的。再加上诙谐欢快的表现形式决定了它是一款适合直播的游戏,因此可能带来巨量的社交传播。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它也许不是D社发行的游戏中最优秀的,却很可能是最适合中国市场的游戏。

在游戏本身之外,D社或许是B站选择这款游戏的另一个原因。

作为发行商的D社到底如何?

作为一家游戏发行商,D社在演技方面同样闻名天下。在以往,每年的近些日子都是E3举办的时候,也是D社为我们带来奇特连续剧的时候。在D社的发布会中既有血浆喷溅、头颅炸裂的B级片场景,也有对游戏行业种种怪相的夸张嘲讽,相比之下,他们发行的极具特色的游戏反而很难成为焦点。

但他们挑选游戏的眼光一直都很不错。D社是一家独立游戏发行商,从《英雄萨姆》开始,到《迈阿密热线》的快速发展,如今,D社已经成为全世界最知名的发行商之一。与其他资本雄厚的同行相比,D社更专注于发行业务,发行的许多游戏成本都不高,是典型的独立游戏。而且,D社所挑选的游戏风格差异很大,不存在某种设定的界限。

随意地列举就能说明D社旗下游戏的多样性。在这些游戏中,你既能够看到“英雄萨姆”这样悠久历史的经典系列,也能看到典型的Roguelike游戏《挺进地牢》、兼具巧思与乐趣的解谜游戏《塔洛斯法则》(The Talos Principle)、剧情优秀的《观测者号》(Observation)、节奏上乘的动作游戏《武士:零》(Katana ZERO)、令人血脉偾张的《我的朋友佩德罗》(My Friend Pedro)与《猿遁》(APE OUT)、精致如艺术品的《Gris》……

《Gris》的画面堪称惊艳

《塔洛斯法则》的游戏类型与风格很容易让人想到“传送门”系列

如果要比“怪”,D社更是难逢敌手。玩家既可以在《帅鸽男友》中和鸟类谈恋爱,也可以让古希腊哲学家率领着暴民反抗诸神(《Okhlos: Omega》),又或者是化身大丁丁走上街头(《Genital Jousting》)……

如果说一般人的问题是“脸盲”,这款游戏中你可能会体会到“鸟盲”

对于一家发行商来说,“多样性”是个可贵的属性,同时他们还能够在风格差异巨大的情况下,仍然确保所发行的大多数游戏的质量。由此,D社在独立游戏领域拥有着巨大的影响力。

这种影响力正是B站所需要的。

B站也需要在游戏领域走得更远

如果我们把话题停留在B站与D社在《糖豆人:终极淘汰赛》上搞了个合作……那么事情其实很简单,无非是在将来,我们可能会多玩到一款本土化做得更好的游戏而已。这款游戏可能很棒,可能不太行,但这些事情都不算特别重要——这年头谁还缺个游戏呢?

更进一步看,这个简单的合作可能意味着更多的东西。现在,B站处于一个飞快的上升时期,随着大会员人数的逐年升高的是,B站购买了更多的影视作品版权,这些作品以及站内发布的内容也已经不再局限于动画番剧。毫无疑问,市值已经达到119亿美元的B站已经不再是一个单纯的二次元视频网站。

在《FGO》取得巨大成功之后,B站在手游领域也多有建树。但在手游之外的游戏领域,B站的尝试还很有限,目前,它作为发行商发行的游戏并不算多,除了《一起开火车!》外,还有《Unheard-疑案追声》《妄想破绽》《只只大冒险》等作品。但是,单单是去做单机PC游戏的发行商这种尝试,本身就说明了许多问题:在游戏领域,B站不希望只有手游业务。

《一起开火车!》登陆了Steam平台,游戏主打多人协作

只不过,更多地尝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B站并非传统游戏厂商,缺乏PC或主机上制作游戏的经验。从头开始招兵买马成为制作方看似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但这样费时费力不说,能不能做成也未必——PC网游的市场已经大不如前,做单机的话更是风险重重,就连国内知名游戏大厂去做单机时,都是赚钱少骂声多,怎么算都是亏本买卖。

在这种情况下,做发行是一个更经济、成功率也更高的选择,因此,B站尝试着去做了,效果还不错。看起来,B站接下来也会继续做,他们接下来要发行的游戏还包括《斩妖行》与移动端的《Dead Cells》。

发行之外,合作同样是个极具效率的选择。B站本身就是平台,它不缺乏流量。作为一个平台,它渴求更多的内容,恰好,单机游戏与独立游戏本身就是受到B站关注的——B站甚至有自己的游戏评分版块,而且其中用户的讨论十分激烈。更不用说,在内容创造上,相比其他视频网站,B站拥有更多独立游戏相关的主播和视频制作者。

在B站上有许多Up主的主要视频内容是独立游戏,像谜之声这样的Up主为独立游戏的宣传与汉化做了许多工作

平台的优势是显而易见的,对于自研或者代理的内容,B站拥有更好的推广能力,而开展任何合作,他们也具备更好的议价能力。就拿《糖豆人:终极淘汰赛》来说,这种形式的游戏在B站站内就可以开展无数个颇具创意的推广活动:站内视频与直播、与Up主联动,或用这款游戏来作为一款综艺节目,邀请用户与艺人来举办趣味赛事……

很大程度上,这样的模式在B站的手游推广上已经得到了验证。而一个好的合作方,很容易就能在另一个游戏领域复制这种成功。

D社,一个好的合作选择?

国内游戏厂商很少与发行商展开合作。原因也并不复杂,对于传统的游戏厂商来说,他们本身同时兼具研发、发行、游戏平台的能力,与一个纯粹的发行商合作的空间没有那么大。而B站不一样,它在游戏领域比较“偏科”,在平台和流量方面又大有“富余”,因此相比传统游戏公司,它拥有更多的合作空间。

对B站来说,D社是一个很好的合作对象。首先,这算得上是将已有流量转化为收益的探索(B站视频无贴片广告,在获取良好口碑的同时,这也是个沉重的压力);其次,D社的游戏内容,本身就是B站用户所关注的内容,除了合作的直接收益外,合作还将进一步为B站提供更多优质内容。反过来也一样,对D社来说,B站是一个不错的合作对象,它拥有巨大的流量,可以帮助D社转化潜在用户,提高游戏的销量与自身的知名度。

《糖豆人:终极淘汰赛》将会由B站和D社合作在中国推出。B站表示,这款游戏后续还将有游戏皮肤与关卡场景定制方面的合作。正如我们之前所说的,这款游戏是个不错的选择,它或许是D社目前所有游戏中最适合视频展示的,很有可能会取得不错的成绩。

但如果把一款游戏的合作视为起点的话,B站与D社在今后的合作将会更为关键。它可能带来某种格局上的变化:B站可能在独立游戏领域找到一个支点,D社可能在中国获得更多机会。如果这些变化能够产生的话,国内的独立游戏领域也可能获得一些新的机会。

1

编辑 熊宇

xiongyu@chuapp.com

还是想养狗

查看更多熊宇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0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