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问触乐·猪年篇

又是新一年的年度合影。

编辑甄能达2019年02月04日 10时30分

“触乐问触乐”是我们几年来坚持的一个有点脑洞的策划。在这个特别策划中,触乐的每位成员会采访一位触乐的同事(包括你平时不怎么会在网站上见到的名字,但你可能在我们的读者群或者鱼丸店App中见过他们),采访对象是由抽签决定的,依然遵循媒体精神,所以没有事先编排的桥段,所以里面可能有很多让你意外或感兴趣的东西。

这个策划如同我们的年终合影,每年精心留下一张。之后,也许会一直延续下去。

哦对了,请不要在意同事间称“您”是不是太肉麻了,在我们这儿,互称“您”和互称“老师”一样,其实就是“××”的代名词。

我们首先开始第一个循环……

熊宇问左轮

1、您玩游戏好像经常试图通过表演欺骗对手和队友,请问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演艺生涯的?怎么评价自己的演技?

答:从《魔怔世界2》演了个角色开始的,那个绿装贼就是我了。

哦,您说玩游戏的演技啊,应该是小时候去街机厅开始的。比如卡关或者失误的时候会假装懊恼,然后轻松打过去,或者续币续过去,不论是哪种,都挺带劲的。对战中的表演,则是在《星际争霸》中进行了系统训练。那个时候在网吧面对面坐,有各种通过语言和表情进行的战术延展,以获得胜利。

我不太认同“欺骗”这种叫法,我更倾向于那是一种高雅的战术表现。演技?也就骗骗刚认识我的人吧?

2、我刚来那会儿,当您发现我也玩“舰R”的时候,就对大家说:“这下你们不能歧视我了!”之前发生了什么事?能分享下您“被歧视”的心路历程吗?

答:主要是拖泥老师,其他老师倒还好。他总会冷嘲热讽地问我:“你女儿知道你玩这个么”“你女儿长大了知道你玩这个会怎么看你”,以及“我真不太明白你为什么会喜欢玩这种游戏”,等等,您说这算歧视吧?我总不能说安德烈亚·多利亚才是我女儿吧?

3、对我来说,棒球这个运动是陌生的。您为什么喜欢棒球游戏?现实中打棒球吗?

答:《实况力量棒球》的成功模式,玩过的都说好!现实中不打棒球,因为怕晒、怕被球打中而死。

左轮问拖泥钱

1、我在2018年给您安利的游戏玩了几个?

答:我只玩了《炉石传说》,不过也没玩下去。

2、您记得我都安利了什么游戏吗?最强烈安利的是什么游戏?

答:老实说,我只记得您安利过《炉石传说》,经过提醒,我还想起来安利过我《重装机兵》。是的,最强的安利应该就是《重装机兵》了,有一阵您总在我眼前念叨这游戏的各种好。不过我都没听进去,具体什么原因我也忘了。

3、为什么不玩?

答:《炉石传说》没玩下去,是因为作为第一次接触这个游戏的新手,我记不住那么多卡牌,打冒险模式也没有一个太循序渐进的过程。就是一遍遍摸着石头过河,打完一个角色又要面对不少新卡。最后自然就放弃了。

拖泥钱问梅林粉杖

1、作为触乐编辑部最忠实的PlayStation用户,您从什么时候开始爱上PS的,这中间动摇过吗?

答:我从来不是PS的忠实用户,虽然PS从初代就在玩,但我们这个行当首先要求博爱,什么平台和游戏都要尝试尝试。其次,从玩家角度来说,其实总是倾向于哪个平台比较进取、有好游戏就去玩哪个,这也是以前主机差异化竞争的时代每一家最大的竞争力。

实际上,在PS2时代以后,我有过一阵转投到Xbox 360,只因为主机便宜、游戏多,独占看起来也像回事,我现在家里就有两台360,一台是好的,一台是三红之后的尸体,但是等PS3上出了《神秘海域》,我还是买了PS3。

所以,我根本就是墙头草型玩家,中间没动摇过,因为一直在动摇……可是补充一句,我可能永远不会成为任天堂玩家,我尊重任天堂,但它们的画风我不太能接受。

2、在过去的2018年,哪款游戏让您又爱又恨,又哭又笑,为什么?

答:这只能是《FIFA 18》和《FIFA 19》了吧?看过我写夜话的朋友都知道我在这两个“课金手游”里陷入多深。课金、线上对战,战不过再课金,我想是很多人的因果循环啊,我虽然陷入不深,至今送给EA的也不过三五百元,远比不上很多朋友开服就课几万“绿点”,也不会像真疯了,想要摔手柄,但是摔个拖鞋之类的气急败坏时刻还是有的。

但我自认为比较好的一点是,我养成了一种不管当时多气、事后就能迅速忘光的习惯,这可能源自于多年来同事对战的心得——就算再想杀人,马上还是要投入工作啊。所以我就还好,即使我的“FIFA”水平很低,在DR里的技术分不上不下的,可只要关了主机我就可以不再想着它。

3、如果有一天您养的猫蹲在PS4上吐了,导致运行中的PS4冒黑烟,猫也吓得钻到沙发底下了,您是先看猫还是先看PS4?

答:我的PS4是竖着的,猫可能还不会欠到蹲在那儿?正经说的话,如果我养猫,我会在家里做好全套防护措施——沙发、座椅、床头都要用布罩起来,电线、电子设备都要固定和把线路包起来,我真是太了解神经兮兮的主子可能会干嘛了!

梅林粉杖问熊宇

1、当初为什么要学历史和哲学,因为考试好过吗?还是什么特殊的爱好!

答:是因为不特殊的爱好。因为没有长期而坚定的人生规划,所以都是想到了要学什么就学什么。 历史和哲学的专业背景虽然一听就很厉害,但实际上很通用——大家都知道历史,也有自己人生哲学。在一方面这个是个好事,但在另一方面,我也经历了许多奇怪的故事:火车上追问武则天有哪些男宠的大叔、几个不同流派神像摆在一起的小庙、永动机的研究者、试图用“哲学”来确定人生意义的人……当然还有无数个“当老师就是稳定”的赞许目光。

这些好坏难论的事情一起让我感到庆幸:我学了许多没有用的东西,它们因为没用而不必成为“有用”东西的垫脚石。

考试好过倒是真的,我其实在努力方面很有欠缺,让我过了许多考试确实不应该。我考虑过毕业后给母校写信要求加大考试难度的事情,但一直没有去做……

2、“废狗”是本命,还是“FIFA”是本命?为什么你的每个游戏都玩得那么好!

答:很喜欢,但都不是本命。因爱好过度分散,我可能没有“本命”这个玩意儿……

至于打得好,其实也没有特别好啊。游戏这种有规则的东西,只要了解后专心打都不会太差吧。我害怕的始终是没有规则或规则过于隐蔽的东西,这意味着除了猜就只能依赖运气。这可能是我喜欢游戏的原因——绝大多数时候,它对所有人都是开放的,或许其中有的东西很赤裸很野蛮,但让人心安。

3、作为编辑的第一年,有什么跟当初想象的不一样?——我猜也许完全不一样。

答:入职前,通知是9点30上班。我第一天报道的时候,想着早一点,9点20就来了,然后一直等到9点40,公司里一个人都没来。那一天我想着入职当天公司就倒闭的故事,想着刚租的房子要怎么办,甚至掏出了手机找了一会儿新工作……后来才发现大家来的时间都比较……随意。

除此之外,来之前听说过触乐有聚众踢球的传统,来后发现已经没有这个项目了,只有胡老师偶尔和我踢一踢,这让我觉得很遗憾,来触乐前我加练了一个月的背后铲人。

现在是第二循环。

忘川问世界

1、作为触乐的隐形人口,您觉得刚刚过去的2018年和以往有什么不同?

答:身体的改变,物质的改变,思想的改变,还有一些不能说的各种改变……都是好的改变。

2、过去一年匀给游戏的时间还多吗?哪款游戏占用了您最多的时间?

答:依然还在玩《H1Z1》,每周5小时……其他就是云游戏,云游戏真好玩。

3、在游戏行业已经待了多长时间?这些年下来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答:多结交一些游戏策划的朋友,他会让你天天感受到自己的工作和生活是多么地幸福。

世界问田子雨

1、能否对公司周边的外卖餐馆做一个简单的评价?

答:中午面条选择马兰拉面,二细加肉加蛋管饱(马兰拉面?呵呵!——有西北生活经历的同事留)。上火了就曼玲粥店,这家的馒头花卷特好吃。想吃米饭的时候一般会选择峨眉酒家,川菜还是更对我胃口。有时晚上在公司吃饭一般会选择快餐,赛百味或者麦当劳二选一,汉堡王不行,送到的时候都凉透了。

周边外卖基本上还是能换着花样吃的,但是小吃的类型太少了,希望明年能有烤猪蹄、老麻抄手、素椒杂酱面......答饿了。

2、如果祝总在你面前抢走了一整箱你最爱的饮料,怎么办?

答:再买一箱。

3、如果你恰巧捡到了哥德巴赫猜想的证明,怎么处理?

答:看看哪位数学家需要,高价卖给他。

田子雨问陈静

1、感觉陈老师就像是触乐的博物馆,能够解答一切老游戏、老动漫的问题,所以十代和王样的决斗究竟是谁赢了?

答:这个问题,知名的“游戏王恶搞配音”系列《游戏王The Abridged Series》作者Little Kuriboh早就用他恶搞的“超融合剧场版”回答过了:

游星:“我不能剧透你们未来的事情。”

十代:“那你能告诉我,我和游戏的决斗谁赢了吗?”

游星:“游戏赢了。”

十代:“不是说好了不剧透吗?”

游星:“如此显而易见的事情不算剧透。”

PS:如果哪位喜欢《游戏王》的朋友还没看过“The Abridged Series”(简称TAS)这个恶搞系列的话,我强烈推荐去看一看,全篇充斥着乱七八糟的人设和闹剧一般的情节,但它们都还基于当年4Kids引进的美版《游戏王》动画的基础之上……看完这些,你就不要说当年中国引进日本动画时瞎和谐了,美国人引进日本动画,那是真会魔改的。

2、作为一个冬天外卖党,我非常好奇一件事,公司周边哪家餐馆最好吃?等开春了出门觅食。

答:新开张的最好吃,吃到厌倦之后都是一个味道。

3、您玩过最恐怖的游戏是哪一款?如果把《生化危机2》重制版中的里昂扔进去当主角,你还觉得恐怖吗?

答:我不怕僵尸但怕鬼,所以“生化危机”系列对我来说不算恐怖,可许多日系恐怖游戏(比如“零”系列)就能把我吓得够呛。如果有里昂在——必须强调一下,“生化”里所有的里昂我都喜欢——大概还是觉得很恐怖,但可能就没那么怕了。

不过,但凡是恐怖游戏的主角,一般都是会克队友的。如果现实里真的有他们在,我可能第一章就GG了吧……

陈静问忘川

1、已经不止一次看到您在各种地方晒妹了,有个妹妹是怎样的感受?

答:这个问题应该加个限定条件——有个“在中国香港的”妹妹是怎样的感受?这样,关注数码产品、常买港版游戏的人,应该就能理解这种快乐了!

2、作为触乐华语流行音乐小百科,您是如何做到对每一个歌手的信息都了如指掌的?

答:“每一个”太夸张了!最近那些音乐流媒体的热门排行,也包括通过抖音火起来的那批歌,我就基本不熟,早就脱离时代潮流了!

3、您最想推荐给大家的一款音游是什么?

答:从方便玩的角度,肯定是移动端的《Cytus II》——包装、美术、玩法、剧情都没什么短板,推新也容易!过去一年的手游也就这个我还留着没删,曲包也买齐了。

最后一个循环,祝佳音老师来领衔。

祝佳音问胡正达

1、好奇怪,你(写)的东西好像忽然就成熟起来了,你干了些什么?

答:我理解这是一种……表扬?!首先是意识到了自己之前的不成熟,以及不得不变得成熟的现实。看了很多强者的的文章,有同事的、前同事的、其他媒体的;也记下了很多技巧性的东西,虽然还不能熟练使用,但比之前一无所有要强;试着像他们一样找到更好、更中立的视角,在范围内尽可能清楚地分享观点。

总之,每次写重要的东西前,我都会把几篇重要的东西翻出来复习一遍,然后进入语境。

2、今年最让你难忘的时刻是什么时候?

答:SNH48在7月底的总选握手会,我推的小偶像回归普通生活前参加的最后一项活动。和她不留遗憾地握手告别,结束了她作为我人生一大支撑的日子,也结束了自己的偶像宅生涯。是一段挺美好的时光,也是人生轨迹变动的重要契机,说起来还蛮正能量的。希望她能拥有自己想要的生活吧。啊,不知不觉就真情实感了起来,超绝可爱LYY!

3、你对单位的最大意见是什么?

答:椅子不舒服。

胡正达问刘淳

1、假如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今天午饭吃什么?

答:湖北当地的排骨藕汤。

2、大学校训是什么?

答: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3、2018年最遗憾的事是什么?

答:读书太少,想得太多。

刘淳问牛旭

1、听说您上下班通勤就要好几个小时,您通常怎么在地铁上打发这段时间?

答:其实说不上打发时间,对我而言,在路上的时间还是挺有价值的。

我通勤的路线分两部分,先坐公交车,再赶地铁。公交车路长站少,是补觉的绝佳时机,地铁站多路长,可以看影视剧或玩手游。虽然几个小时来回要花很多时间,但习惯之后我发现通勤时也能做很多事,工作这些年,我在路上看了不少影视剧,也玩了很多有意思的游戏。

在路上看剧、打游戏其实也有个好处,如果这部作品不够精彩,不能随时抓住我的眼球,我就会犯困或走神。如果它很精彩,那么我会无视嘈杂的环境,一心投入在上面,这也是我判定一部作品是否优秀的准则之一。

2、身为一个北京人,您如何回应触乐南方美食拥护者联盟,对北京“基本上没有好吃的东西”的这一控诉?

答:有个朋友来北京旅游,在景点附近吃了碗“正宗老北京炸酱面”,结果一回宾馆就开始拉肚子。还有个朋友常来北京出差,对我带她去的每家馆子都不满意,我本指望京天红的炸糕能挽回一点好印象,结果因为没时间排队,我们只能离得老远闻个味儿。
 
“北京有什么好吃的?”只要有朋友从别处要来,都会问我这句话,然而这问题很难回答。我们吃得惯的,客人不一定吃得惯,大家都喜欢的,又常年爆满排不上队。四九城里撑得起排面的大馆子虽然不少,但贵的我们不敢下嘴,经济实惠的那些,很多一年做得不如一年,而某些擅长推荐垃圾馆子的自媒体则把“口碑”二字弄得可信度极低。在北京,想吃顿好的,已经难上加难。

所以,“北京没什么好吃的”这话我不光理解,还常和来这边玩的朋友说。不过,好吃的难找,不代表北京就是“美食荒漠”,如果大家愿意一起去找些好吃的,可以叫上我,单位周边就算了……

3、如果人类真的有末世的话,您觉得最有可能的原因是?

答:最有可能的原因,应该还是战争。我们的同类擅长谋杀,只能依靠马背行动的时候,都能杀遍整个欧亚大陆。到现在,几吨重的炸弹可以轻易摧毁整个城市,反击系统产生的连锁反应足够让整个地球进入严寒。

天文数字般的伤亡人数没能浇灭人们好战的精神,鲁莽而轻率的年轻人以为用暴力就能平复血海深仇。我们有记性,我们记得住自己的好恶;我们没记性,我们总是忘记吸取战争的教训。

所以末日注定会降临,它降临的原因也注定会是一场规模空前的世界大战。到那时,伫立在焦土之上,任凭泪水滑落进伤口的人类,一定会说:“为什么当初不养猫呢?那些养猫的人都已经第一时间被主子接回喵星,过上幸福而快乐的生活了。”

牛旭问祝佳音

1、为什么您每天一早到办公室都不开灯,这里面是否隐藏了什么秘密或是个人习惯?

答:我不喜欢开灯,我们从来都是在黑暗中工作。

2、如果您能马上入账5亿人民币,代价是10年之内上街不能穿裤子,您会接受这种代价吗?

答:这太简单了,接受啊。我可以穿裙子,没问题的。

3、假如有一天您被黑恶势力绑架,只能发一条数字信息到触乐办公室寻求救援,您会选择发什么内容,为什么?

答:呃......你们......对黑恶势力能干什么?还救援?算了吧......按时把头条写出来也算告慰我的英灵了!

是的,希望在新的一年里,触乐的老师们都可以顺利告慰英灵!

0

编辑 甄能达

gaoyang@chuapp.com

业外

查看更多甄能达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3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