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夜话:中国游戏产业的面子和里子

“人活在世上,有的活成了面子,有的活成了里子。”

编辑胡正达2018年10月09日 18时30分

触乐夜话,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面子病了,里子没病

里子和面子

十一前后,有两款国产游戏火了,一个是《太吾绘卷》,一个是《中国式家长》。纯靠中国玩家购买,二者都冲上了Steam热卖榜,《太吾绘卷》更是力压《绝地求生》,拿到了销量周冠军。一时间,街头巷尾仿佛离了它俩就不会说话了,正面的、反面的,真的、假的,各种新闻一股脑涌了出来。

两个游戏还搞了波互动

刷屏刷得久了,一些玩家也产生了厌恶,他们发出了“这么多营销号带节奏,是不是都是游戏厂商的营销手段”这样的质疑。产生这样的想法也很正常,当“说《太吾绘卷》不好”这件事本身都能被拿出来大作一番文章的时候,人们担心事情朝着非理智方向发展也就不奇怪了。

我并没有批判《太吾绘卷》的意思,事实上整个十一期间,我的大部分时间都贡献给了它,时常晚饭后点开游戏,练练心法就到了凌晨4点,后背肌肉都因久坐而拉伤了……这游戏现在销量60多万,过段时间出了英文版,再赶上节日折扣之类的,销量冲百万问题应该不大。

我想说的是,国内玩家也好,媒体也好,太渴望找到一个可以歌颂的国产游戏作为体现“自信力”的典型了,说白了,《太吾绘卷》登上销量榜榜首对于很多即使与之关系不大的从业者来说,也是件有面子的事儿。知乎上有个著名问题,叫“哪个瞬间让你感觉中国游戏产业真的完了?”到今天为止,这个问题下面有5290个回答,它的镜像问题“哪个瞬间你觉得中国的游戏产业真叼?”下的回答数是467,其中一半还是反讽……玩家对国内游戏产业的感情和中国球迷对男足的感情大抵相似:终究是自己家孩子,平时骂也骂了,损也损了,到底舍不得扔。但你要让我由衷夸两句,就强人所难了。

非常“真实”的回答数对比

所以《太吾绘卷》这样一款瑕疵显而易见的游戏被众星捧月,夸得跟朵花似的,就不难理解了——足球界要有个野路子出身的天才横空出世,中国球迷能美疯。但饶是拥有梅西的阿根廷和拥有C罗的葡萄牙,依然无法在世界杯上更进一步,因为个别球员的天赋并不能代表球队的整体水平,有时反而会因为木秀于林而承担许多莫须有的压力。

《太吾绘卷》也一样,它的好坏和中国游戏产业整体水平如何没啥大关系。工业发达是产业先进的充要条件,而《太吾绘卷》恰恰是一款反工业化的游戏,如果把它放在一个规模稍大的游戏公司里,那套略显庞杂但回味无穷的游戏系统大概率会被砍得七零八落。易上手的游戏有利于玩家留存,次日留存、周留存、月留存,这些都是架在游戏制作组脖子上的刀。你说我不管,我就要做个复杂的,那八成要被扫地出门。

做自己想做的不是不可以,自负盈亏即可。但对于大多数游戏从业人员来说,做游戏不单是理想那么简单,它是谋生的工具,得活着,得交房租,得还贷款,得……活下去。所以什么样的算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我觉得育碧那一套就算,玩家总吐槽“刺客信条”太过模式化,却又不得不承认,人家就是先进,这就是游戏产业的里子。《太吾绘卷》最近确实给国产游戏挣了面子,但这是人家开发者无心插柳的事儿。谁都喜欢面子,有了自然是好事儿,但这个里子,还需努力。

腾讯股价叒跌了

去年12月,我写过一篇和游戏公司股票有关的头条,并在文中狠吹了一番腾讯经年不跌、一路高歌的股价。没成想,打那儿之后腾讯股价飞流直下,并在今天跌破了每股300港币大关,从年初到现在,腾讯的市值缩水了1.48万亿人民币。不止腾讯,今年以来,国内游戏业各家上市公司就没有不跌的,区别只是多与少。即便如此,最近几个月包括指尖跃动、多益网络在内的多家国内游戏公司们仍旧扎堆在香港上市。

实不相瞒,去年写完那篇头条,我差点儿在高点买入,幸好没钱

游戏公司“弃A投港”本身并不难以理解,国内股市投资热情低迷,上市审核日趋严格,“连续3年盈利”等标准对于游戏公司来说并不太容易达到。反观香港,注册9至10个月即可上市的标准自然吸引力更强。当然了,金融制度完善,市场稳定性强,境外投资吸引力强等因素也要被考虑在内。

说一千,道一万,国内游戏公司都这么急着上市还是因为缺钱了。在玩家增速放缓、“限游令”围追堵截的当下,游戏公司们的日子一天比一天难过,手里的没了自然就惦记上投资人和股民们兜里的了,不过,从近期各家已上市公司的跌势就能看出,投资人的真金白银也不是用来做慈善的,对于游戏公司们的前景,他们也不甚看好。比起嘴上议论形势好坏,资本流向还是要更有说服力些。

4

编辑 胡正达

生于忧患,死于没钱。

查看更多胡正达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9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