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人会梦见血月吗?——关于“红月亮”的游戏艺术演绎

“时至今日,人类已经不会被月全食吓得六神无主,反而会将其视作天文奇观而守候,但这并不妨碍人们在幻想世界中放飞想象,让血月继续承担“灾难征兆”的形象。”

作者Kalisse2018年02月22日 15时00分

在古天乐和某“蓝月”的广告弥散到互联网各处的时候,1月31日晚上我们迎来了另一种异样的月亮——血月,或者叫它红月亮。没有铺天盖地的广告宣传,但我们的祖先早已注意到了它,并将它视为灾祸的象征,一传就是至少2000多年。今年,你可能是第一次留心到天空中如血一般暗红的月亮,但在你玩的游戏里,它可能已经与你打过了数次照面。

“月变色,青为饥与疫,赤为争与兵,黄为德与喜,白为旱与丧,黑为水,民半死。”

——《京氏易传·妖占》

“日头要变为黑暗,月亮要变为血,这都在耶和华大而可畏的日子未到以前。”

——《旧约·约珥书》2:31

“若于夜则月赤,将旱且风。”

——《隋书·天文志》

“血月见,妖魔现……月已蚀而赤者,为兵。”

——《开元占经》

“七难即灭,国土安乐……一者,日月失度……月色改变——赤色、黄色;日月薄蚀,或有重轮——一二三四五重轮现……如是诸难。其有日昼不现、月夜不现……如是灾难无量无边。”

——《仁王护国般若波罗蜜多经》

以上5处文献资料来自5个不同时代,3个不同国家,却都明确地表达了同一个意思:血月即灾祸的象征。

无论是世界上哪个地区的古人,一年到头都需要看老天的脸色吃饭,试图在变幻莫测的自然现象中领会神明的意志,再通过各种方式取悦神明,希冀未来的日子里风调雨顺。因此,在月食之夜,当皓洁的月亮被沾染上了如血一般的暗红色,连夜空也一同变得昏暗时,古人们会惊惶失措地认为这是不祥之兆,也是极其自然的。

时至今日,人类已经不会被月全食吓得六神无主,反而会将其视作天文奇观而守候,但这并不妨碍人们在幻想世界中放飞想象,让血月继续承担“灾难征兆”的形象:在游戏中,倘若一个玩家见到天空中寻常的月亮被鲜红色(通常还大得过分)的月亮取代,那他就该知道,这不(仅)是月全食,是真的有些糟糕的事情要发生了。

“当天空转为红色,那就意味着血月现世。在血月的荫蔽下,怪兽将蜂拥而出。”——《泰拉瑞亚》官方指南(自译版)

《泰拉瑞亚》的玩家有时会经历“血月”。在血月升起的夜晚,怪物的数量会暴涨,会出现在曾经的安全地带,它们还会破门而入,威胁人类,仿佛拥有了神智一般;兔子、金鱼一类的小动物也会被腐化,变得具有攻击性。在这样的夜晚,连水都会被月色染成一片血红,要想免受血月的影响,只有躲在地下,耐心地等待这发狂的一夜慢慢过去。

《泰拉瑞亚》中的血月

不仅是《泰拉瑞亚》,在许多的游戏中,“血月”都意味着怪物数量的暴涨,人类应当在这不详之夜里识趣地退却。举个例子,在中文版刚刚更新的《塞尔达传说:旷野之息》中,“血月”意味着林克之前杀死的怪物都会复活,无论它们曾被杀死过多少次。

《旷野之息》中的血月

通过下面这个视频可以直观地看到《旷野之息》中的血月是什么样子:

所以,“血月”之夜,大致可以概括为《影之诗》中的一张卡牌介绍:

不属于人类的夜晚开始了

在“血月”升起的时候,游戏里多出来的那些怪物都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呢?

它们是人。或者说,在“血月”之前,它们曾经是人。

即使抛开“血”的要素,在欧洲人的传统认知里,月亮也常与癫狂相关。“Lunatic” (疯子、狂人)一词,来源于拉丁语“Luna”(月亮)和“Lunaticus”(因月亮而引起的精神疾病)。按照亚里士多德、老普林尼等人的说法,月亮,尤其是满月能使人发狂,因为夜晚本应有的黑暗被月亮打破了,使人与动物皆不得安宁。“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也在记录中写道:“一个人如果被发现有惊惧癫狂之症状,皆因月亮女神探访了他。”

到了文盲遍地、迷信盛行的中世纪,月亮更是灾厄的象征,关于月亮的种种迷信不胜枚举:月圆之夜休要与邻人争吵,否则遗患无穷;满月会引起发烧和疯病;生病之人不要看月亮,否则会病很久很久;不要从左肩往后看月亮,那样会带来厄运;用手指月亮会带来厄运;睡觉要远离窗户、拉好窗帘,千万不要在月光下睡觉,否则会招致疾病、瞎眼乃至死亡。

如果这天刚好是黑色星期五,还有可能变成狼人……

《女巫之锤》,这本书是中世纪时传播迷信的重要渠道

“那都是因为月亮走错了轨道,比平常更近地球,所以人们都发起疯来了。”

——《奥赛罗》

在“满月”与“血”联系在一起时,这双重的不祥之兆叠在一起,就更让迷信的人心生恐惧了。在《启示录》里就写着:“揭开第六印的时候,我又看见地大震动,日头变黑像毛布,满月变红像血。”

即使到了近代,在作家的笔下,血色的月亮也常被当作灾祸的象征。爱伦·坡在《厄舍府的倒塌》中写道:“突然,路上射来一道奇异的光线,我回转头,想看看这道奇光究竟来自何方,因为身后除了那座府邸和它的影子,别无他物。原来是一轮血红的满月,它沉沉地悬挂西天,照得那条几乎看不见的裂缝很是惹眼……耳畔,旋风在怒吼着,而那血红的满月,骤然逼至眼前……”

在中世纪的人看来,血色的满月无疑会让人发疯,在这样的夜晚,原本潜藏在普通人中的怪物会兽化为它们本来的样貌,在不加提防的普通人中大肆杀戮。如果是个安分守纪的良民,就该在这样的夜晚躲在家里,在门前撒盐,锁好门窗,战战兢兢地等待着杀戮之夜过去。

如果你玩过《血源》,这场景听着是不是很耳熟?没错,亚楠城里的居民在游戏的开篇忠实地再现了中世纪的这一传统。

当游戏开始,你从肮脏腐朽的病床上醒来,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陌生也绝不友好的城市,昏黄的天空与高耸入云的尖塔中徘徊的只有疯子和怪物,前者会举着火把,高喊着:“滚开,滚开!”然后像驱散野兽一般地攻击你,后者更是一见到你就会发动猛烈的袭击,行动中看不出丝毫的理性。那些能够与你交流的正常人类大多躲在紧锁的门窗后面,用狐疑的语调和厌倦的声音打发着你:“异乡人,快滚!谁会在猎杀之夜给你开门!”

后来你会发现,这城市里没有纯粹的怪物,只有已经被兽化的人,还有另外一些人躲在庇护所里,心惊胆战地等待长夜过去。

“你猎杀的那些东西,他们不是怪兽,他们是人类”

在本文的主角——血月——升起之后,躲避起来的人也成了兽化人。“即使是猎人,也终会变成猎物。”

血月,通常都是这样不成比例

血月的降临标志着《血源》的故事终于结束了铺垫,进入正题:在这轮月亮莅临天空之时,城里所有理性尚存的人都或死掉、或失去神智、或兽化成他们之前一直在躲避的怪物。与此同时,本来已经兽化的人则变得更加强悍、猎奇,并且源源不断。毕竟,在血月的感召下,整个城市的兽性都已然苏醒。

《绯夜传奇》(Tales of Berseria)的故事也围绕着血月展开:当绯红的月亮升起之时,也是邪灵最容易袭扰人间的时刻。被邪灵附身的人会化为“业魔”,服饰样貌上尚且能看出些原来的痕迹,但却如同野兽一般,会发了狂一般袭击其余的生命体。《绯夜传奇》贯穿全篇的悲剧氛围,不得不说和这月亮有着莫大的关联。

绯红之夜!?为什么?

《上古卷轴3:晨风》2003年有一部资料片就叫做《血月》,《血月》的重点放在了狼人身上。在这个资料片中,玩家可以扮演狼人,平日里像个良民一样融入人类社会,夜晚则展开猎杀。当然,如果在变身的状态下被其他人发现,玩家将被人类社会永远排斥,只能在猩红的月亮下与其他野兽为伍。

回过头来看,“不属于人类的夜晚”其实颇有些叙述陷阱的意思:它不属于仍然是人类的人类,但属于已经不再是人类的人类。

在《上古卷轴2:匕落》中玩家已经可以变成狼人,《血月》延续了这个设定

《上古卷轴5:天际》中更有画面冲击力的一幕

总而言之,“血月”不仅是一种独特的天文现象,它还包含着数千年来因人类口耳相传而附加上的象征意义:此为怪物肆虐之夜,人类该当退避,未能躲避的人类将兽化为怪物。时至今日,我们仍能在各类游戏中见到这一文化符号。

冒险者,下次在游戏中探险时倘若见到血月升起,切勿在这样的夜晚迷失沉沦,你该迎接的是长夜过后的美丽黎明。

但你真的可以在黎明之前全身而退吗?

* 本文系作者投稿,不代表触乐网站观点。

4

作者 Kalisse

“该出去看看了。”她说。

查看更多Kalisse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2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