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在玩《科学溯源》时,甚至能和莱布尼茨互撕

牛顿的棺材板真的压不住了。

编辑胡正达2017年11月30日 09时56分

“我认为牛顿的理论毫无依据”“我认为牛顿的论文涉及抄袭”“我认为牛顿@##¥%……”。当你在玩《科学溯源》时,如果选择了牛顿,那么几乎每回合都要面对这样来自莱布尼茨的指责。有玩家说,在《科学溯源》中,莱布尼茨一生只做了两件事:科学研究和攻击牛顿。

作为一款由日本宅叔广田绅开发的SLG游戏,《科学溯源》以17世纪欧洲“科学大发展”时期为背景,讲述了牛顿等科学家一边研究科学,一边互打嘴仗,一生相爱相杀(雾)的故事。在游戏中,玩家可以操作牛顿、莱布尼茨、列文·虎克等在教科书上喜闻乐见的人物,经历他们从初出茅庐无人问津,到德高望重功成身退的职业生涯。这期间刻苦钻研而不得其果,略有成就却遭受打压,忽有灵感却误入歧途的情况时有发生。如果你正在写论文或是从事科研方面的工作,这个游戏会让你感同身受。

游戏的基本流程,图片来自知乎网友DonkeyYM(已授权)

在传统SLG游戏中,玩家通过攻城占地、发展技术、资源分配、远攻近交等方式,将一个弱小的势力逐渐发展壮大。在《科学溯源》中,这些游戏要素都被披上了新的外衣。

攻城占地:通过学习研究来抢占各个领域的课题。虽说科学研究不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但是每个分支可得到的研究成果是有限的,一旦其他科学家先你一步发表了论文,那么你的研究将变成毫无结果的自娱自乐。

惠更斯把“钟摆定律”的坑占得差不多了

发展技术:在传统SLG游戏中,技术可能指得是农业、科技、商业方面的技术,而在《科学溯源》,玩家需要通过听课、读书、实验和推理来发展不同学科的研究能力。

百花齐放的“科学大发展”时期

资源分配:科学研究不是空中楼阁,牛顿也要吃饭的。如何将有限的资金进行合理分配将考验玩家的判断力,是花钱听课还是购置设备提高实验效率,全都取决于你。

没钱寸步难行

远交近攻:只有同行之间才是赤裸裸的仇恨,郭德纲这句话同样适用于《科学溯源》。当玩家选择牛顿视角时,就会发现无论自己把什么论文递交到伦敦皇家学会,身为评审之一的虎克都会提出质疑。而一旦牛顿发表了论文之后,就要面临莱布尼茨每回合一次的Diss。结合现实中牛顿与莱布尼茨的“微积分发明”之争,把这二位称为命中注定的“公式对手”应该不会有人反对。

即使取得了很多成就,但在申请加入伦敦皇家学会时虎克依然反对

从《科学溯源》中,我们还能领悟很多道理:天赋很重要,如果你天赋不足,要么就多付出时间,要么就多付出金钱。在游戏中,每位科学家对不同学科的领悟能力有高有低,强如牛顿也只在力学和数学两个学科达到了S级,在生物方面,牛顿的领悟力只有D级,这意味着无论他如何努力地看生物书,做生物实验,都注定不会有什么大成就,更何况同时代还有虎克这样生物领域的Bug级人物。当然如果天赋稍微差一些,还是可以通过购买优质实验器材弥补的。只要玩家肯投入资金,科学家的试验速度可以翻上好几倍,在一个回合制游戏中,这是非常夸张的,果然钱能通神。

牛顿的天赋点在了力学、光学和数学上

谁掌握了权利,谁就掌握了话语权。在游戏中,科学家们的论文如果想得到认可,就一定要递交到学会。如果你不幸与学会中的几位大佬交恶,那出头的难度将会大大增加。如果有半数以上的学会评审都看你不太顺眼,那么无论你的论文有多完美,几乎都会被打回重写,直到其他科学家也写出了同样的论文,并先你一步发表。如果你能加入学会,成为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的掌权者,那游戏就会变得容易很多。你甚至可以故意不通过其他科学家的论文,然后在发表相同论文的时候给自己投上“庄严”的一票——在现实中的科学界没准也有人这么干过。

当然作为一款游戏,游戏性也是玩家必须关注的。我要指出的是,这款游戏的节奏相当缓慢,每回合中间都会夹杂着大量其他科学家的行动,玩家不能跳过,也不能通过点击鼠标来快进,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当然如果你有耐心仔细观察科学家们的行动,就会发现那些改变人类历史的伟大科学成果其实诞生在一个个看似平凡的日子里。

游戏中还有不少鸡肋的设计,比如交流功能。大部分时间里科学家们的交流都是鸡毛蒜皮的扯淡,还会浪费一回合的时间。只有在两名科学家研究同一课题时,才能通过交流功能加速研究的进度,但是这种机会出现的概率就和苹果砸在头上然后发现了“万有引力”差不多。

抛开游戏本身不谈,这款游戏的汉化非常出色,大量科学家、发明、专著的翻译都做到了信达雅。游戏的汉化者之一Ryan和我谈了谈他做这次汉化工作的心路历程。

10年前,Ryan参加汉化了《铁血联盟2》,并由此进入了业余汉化领域。此后的几年间,他都致力于一些有教育意义的游戏的汉化工作,《埃及古国》《史前埃及》《青铜时代》《变种基因》等几款游戏的汉化都出自他手。对于这些游戏的汉化,Ryan本人不收取任何费用,只是会在汉化工作结束后向游戏的制作方索要一张证书留作纪念。在他看来,这些来自不同国家画风迥异的证书是对他工作最大的肯定。

不同国家的证书,画风迥然不同

说起自己汉化教育游戏的初衷,Ryan说,他是想改变游戏在人们心中的印象:从早年间人人喊打的电子海洛因,到近年来的杨永信,大众对于游戏的印象往往停留在“吃鸡”“农药”这个层级。如果能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哪怕多一个人看到世界上还有很多游戏不仅好玩,还有一定的教育意义,改变一点舆论的倾向,他觉得就值了。

虽然是义务汉化,但是对于自己的作品Ryan一向要求很高。在他看来那些生硬的“机翻汉化”不仅不能让玩家体会到制作者的用心,可能还会产生误导作用。这次《科学溯源》的汉化工作量虽然只有7万字,但是他们汉化组4个人还是用了1个月的时间反复校对。因为游戏中包含了大量科学领域的专有名词,已经将书本知识全部还给老师的汉化组众人全程战战兢兢,左手翻译、右手维基。在翻译工作结束后,他们还找到了一位西工大的物理教授做审定,生怕翻译错误闹出笑话。

因为《科学溯源》原本是个日本游戏,而游戏的英文版翻译又很一般,汉化组几人为了让汉化效果更好没少花心思:在游戏中有一段剧情是国王给科学家授勋,国王致辞的日文原版是“そなたの自然哲学に対する貢献は計り知れぬ。その卓越した功績を讃え、今日そなたを騎士に叙任しよう。今後もxxxのために力を尽くすがよい”,翻译成英文是“Your contributions to the field of natural philosophy have been immeasurable. In praise of your distinguished achievements I annoint you knight. Go forth and hereafter dedicate your efforts to the betterment of xxx”。

可以看出,无论是英文版还是日文版用词都很雅致,为了能让中文翻译也有这种效果,他们特意翻出了家里长辈民国时期的嘉奖令作为参考,并把这段话翻译成了“卿以忠诚勤敏、卓著勋劳于自然哲学。有鉴于兹,是日将授卿以骑士勋章,以资嘉许。望克尽忠勤,以效国家”。

游戏的日、英、中三语对照表

民国真迹

在Ryan看来,这款《科学溯源》当前版本的游戏性其实一般,但选材独到、科普价值高,后续版本有无限的可能性,值得期待。

如果说起游戏,人们脑海中只有“突突突”和“爽爽爽”的话,那确实略显狭隘,所以,不妨找个时间静静坐下来,花几个小时体会一下科学家们辉煌又平凡的一生,没准会收获另外一种满足感。

9

编辑 胡正达

善哉啊善哉。

查看更多胡正达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10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