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Steam退款风波的“日呆黄油”背后,有一家来自成都的换皮手游公司

该公司成立于2013年,原本是一家专耕于手游领域的公司,除了《Superstar》曾经三度换皮上架以外,该公司还有一部山寨《怪物猎人》的手游,而那正是另一款Steam特别好评游戏的前身。

特约作者lushark2017年06月08日 14时24分

比较了解Steam平台的玩家想必听说过Sakura系列,这是由一家专注于制作日式美少女游戏(也就是圈内俗称的“日呆”游戏)的英国工作室所打造的产品线,凭借着软色情内容和低廉的价格(长期打折)而在Steam上占据了一席之地,系列的每一作都有不错的销量。

英国工作室的Sakura系列

而如今,国内也有一家名为“SakuraGame”的国内开发商同样凭借开发制作廉价日系美少女游戏而获得了一批玩家的青睐,短短一年时间里就成功在Steam上发行了四款游戏,并获得了不错的销售成绩。而且,SakuraGame所发行的游戏要比他英国同行的更加“真材实料”。

尽管Steam上的游戏标签涵盖了裸露(Nudity)和成人向(Mature)等项目,也会在玩家进入相关游戏界面前询问用户的年龄,但事实上V社并不允许游戏在Steam上提供真正的18禁色情内容,尤其是单纯的色情插画。

V社的发言人Doug Lombardi就曾明确表态:绝不会让Steam成为色情要素的落脚点。

于是一些游戏厂商便采取了曲线救国的措施,为了让游戏能够上架Steam而隐去了游戏客户端里的成人内容,私下则放出可以使游戏变回完整版的补丁,玩家便可借此玩到游戏原本包含的非全年龄内容。而这类游戏中最为著名的,就要数被玩家们戏称为“艹猫”的Nekopara系列和“哈尼炮”HuniePop。

SakuraGame所走的也是这条路子。

当第一款游戏《Superstar》还处于等待玩家投票的绿光阶段时,开发者便向玩家许诺该游戏将会有十八禁补丁。由于国内少有开发此类黄油的游戏厂商,不少热衷此道的国内玩家深感他乡遇知音,因此成为了SakuraGame忠实粉丝,更有玩家感慨“为能在Steam上玩到如此纯粹的国产黄油而感动”。

游戏上线后再次向玩家许诺十八禁补丁正在制作中,并在不久后兑现

而更令SakuraGame迎得拥簇的是其特别的售后策略。我们知道,Steam官方为用户提供了“购买时间在14天以内且使用时间不超过2个小时的游戏和软件即可无理由退款”的服务。而SakuraGame则在此之上更进一步,声明了对游戏不满意的玩家无论何时都可以向其要求退款。

SakuraGame的无条件退款声明

由于这种退款方式并不通过Steam官方,因此在达成退款后,V社并不会将30%的游戏销售抽成退还给开发者,游戏也不会从玩家的库中被删除。换句话说,执行这种退款规则相当于开发者把游戏白送给了玩家另外还倒贴钱给V社。

这种“我做游戏不为赚钱,只为玩家们满意”的态度自然赢得了许多国内玩家的好感,纷纷慷慨解囊来支持这位他们心目中的良心开发者。而SakuraGame也投桃报李,在一年不到的时间里就如法炮制了三款擦边球游戏,每款也都同样做出了“无条件退款”声明。

在不久前的5月30日,SakuraGame发行了他们的第一款代理游戏——《Dragonia》,一个由日本小工作室制作的小黄油,并声明该游戏同样支持无条件退款原则。

然而游戏发售的第二天,开发者就在SakuraGame旗下所有游戏的公告区发布了一则通知,声称有用户大量购买其游戏然后要求退款,令其无力承担,因此发布这份公告,请求“中国同胞”放过。

SakuraGame发布的“求放过”公告

这份公告很快在Steam玩家之间传播开来,有人声援开发者,有人则谴责这种退款行为。

但同时,也有人表达了对SakuraGame的质疑。

事情要从SakuraGame发行的第一款游戏《Superstar》说起。

该游戏最初上架时售价31元,与Nekopara的单价相近,而游戏内容却极其匮乏,所谓的“明星养成”不过是通过重复操作积累数值来解锁CG,可玩性极差,还伴有各类恶性bug。

更严重的是,该游戏的女主角人设与日本著名恋爱模拟游戏《loveplus》中的姐崎宁宁极其相似,甚至有场景是直接描图照搬。而游戏中的色情内容也更令《loveplus》的粉丝感到厌恶。

《superstar》截图

《loveplus》游戏CG

此外还有眼尖的玩家发现该游戏的场景图直接使用了Pixiv上用户的非商用作品,而其获得授权的可能性极小;贴吧上也有用户表示自己的作品被无告知盗用,请求开发者的联系方式。

被侵权画师在贴吧寻求帮助

于是该游戏很快收到了“多半差评”的反馈。

而就在此时,开发者将游戏降价为11元,并公告称此前高价购买了该游戏的玩家可以联络开发者返还差额。

开发商的补差价公告

奇迹就此发生。尽管游戏本身几乎没有做出任何改进,却有越来越多的玩家表示被作者的诚意所打动,并认为虽然游戏不怎么样,但就算是附赠的色情插画也对得起这个价格,开发商对于玩家的态度更值得一个好评。对于一些国内玩家而言,厂商对于玩家的态度似乎要比游戏本身的素质更为重要,而厂商诚意的主要考量标准,是游戏售价。

之后开发者顺水推舟,又公布了文章开头的“无条件退款政策”,就此成为了小圈子里知名的“良心”开发者。

游戏的评价也很快回升,时至今日已经达到了“特别好评”。但很遗憾的是,那些抄袭插图却至今仍未移除,甚至还直接展示在了游戏的商店页面,与“特别好评”相映成趣。

而食髓知味的SakuraGame顺水推舟放出了另一款新游戏《Dragon Knight》,并在公告中再次大打感情牌。尽管再次有玩家批评该游戏里的怪物和装备设计剽窃了卡普空的《怪物猎人》,但负面声音再也没能形成气候,游戏直奔特别好评。

至今仍处于EA阶段的《Dragon Knight》

因此有玩家指出,虽然SakuraGame有着体贴的售后服务,并一直在口头上宣称要给玩家做更好的游戏,却实际上从没真正去提高游戏的品质,而是将精力都放在了如何吸引眼球来促进销量上。

再加上SakuraGame所谓的无条件退款政策实则完全是暗箱操作,并不具有任何强制力,外界也无法得知SakuraGame是否真的收到了大量退款请求并因此遭受损失,所以有人质疑这次的退款风波只是开发者为了推广新游戏而自导自演的一场苦肉计,通过煽动玩家情绪来获得关注。

而SakuraGame方面并没有回应这些质疑,尽管我从多个渠道试图与其取得联系,希望了解事件的很多细节,但对方只通过第三方带信表示自己会坚持自己为玩家考虑的原则,不愿再聊更多。

两天后,SakuraGame旗下的游戏都发布了一项更新公告,在原本无条件退款的基础上加了“每个人每款游戏只退1次,不退礼物以及游戏时间必须大于2小时”的前提。玩家们纷纷对此表示理解和支持,但于此同时,大家却惊讶地发现四款游戏都移除了原本内置的简体中文语言,一时各种猜测又再一次充斥了玩家社区。

次日,开发者发布公告,暗示取消简体中文是迫于“朝阳群众”和有关部门的压力。由于此前并未有过在 Steam 平台上发布的游戏受到国内政府部门关照的先例,大家的注意力便都转移到了这一事件上,而退款风波的真相则就此成为了罗生门……

SakuraGame发布的关于取消简体中文的公告

然而大部分玩家或许并不知道,Steam实际上并非是《Superstar》的首发平台。早在2014年7月,在手机应用市场上就出现了一款名为《我的明星女友》的社交游戏,其内容除了包含的内购项目之外与《Superstar》完全相同。

该游戏至今仍在运营中,并将于8月关服

这部游戏的开发与运营商名为“成都爱相随科技有限公司”(在iOS市场上所使用的名称为“lv1”),与其美术设计所剽窃的游戏《loveplus》的中文译名相同。而通过这家公司所发布的招聘信息我们可以发现,这正是SakuraGame的本体。

从爱相随科技发布的招聘信息可见其英文名正是SakuraGame

该公司成立于2013年,原本是一家专耕于手游领域的软件公司,除了以《loveplus》为原型的《Superstar》曾经三度换皮上架以外,该公司还有一部山寨《怪物猎人》的手游名为《口袋猎人》,而这正是《Dragon Knight》的前身。

 
 

被鞭尸三次的国产爱相随

《Dragon Knight》直接继承了《口袋猎人》的美术素材

SakuraGame的开发者Blue Sky在Steam上一直以“在下”作为第一人称,在Steamcn上通过送key活动推广其游戏时也以“初心者”(日语中意为“新人”)自居,所以大部分玩家都以为他是一名初出茅庐的独立开发者,并因此对其所制作的游戏降低了评价标准。要知道国内玩家对于将页游手游移植到Steam平台上的国内厂商向来并不友好,甚至连形似手游的原创游戏也常常会遭到冷言冷语。SakuraGame之所以能备受青睐,除了在游戏类型上剑走偏锋,也离不开其“国产独立游戏开发者”的身份。但如今看来事实似乎并非如此。

而爱相随科技依旧并非是其创立者蓝航(可能为Steam上的Blue sky本人)的第一家创业公司。原《电脑商情报游戏天地》编辑出身的蓝航在2008年就创立了主营网页游戏的蓝航科技,在2011获得投资转向开发手机社交游戏,不久后又成立了爱相随科技,两公司共用“LV1”这一开发商名。曾有媒体报道,蓝航科技一度是iOS市场上最赚钱的几家中国游戏公司之一,而如今,他们在Steam上捣腾黄油。

蓝航科技出品的《山寨佣兵团》

蓝航科技的沉浮似乎也让我们得以一窥成都手游业兴衰的冰山一角。在2013年间,随着国内手游市场的兴起,大量投资涌入该行业。成都凭借着相对平易近人的生活成本和政府相关政策的大力支持,成为了国内外诸多手游业大牌厂商和创业公司的首选之地,之后更进一步喊出了要凭借手游产业链成为北上广之外“第四城”的口号。到2014年间,在成都的高新区和天府软件园聚集起了千家手游工作室,其中也包括了Gameloft和育碧。

然而好景不长,仅凭大量题材雷同的山寨手游,大部分的工作室都并未能将早期投资和流水转化为持续盈利,后续投资和政策支持力度随之锐减,大量小团队难以为继。仅到2015年底,成都就只剩200余家手游厂商仍在坚持。

而很少有人关心那些消失了的小公司们去了哪里。

我们已经见过各式各样的独立游戏开发者,有能说会道的演讲者,有与玩家互骂的狂人,也有眼高手低的野心家……然而当聚光灯熄灭后,我们很少再去在意这些人们从哪儿而来,又去往何方。我们关心过这些人的故事,却可能永远也不会玩这些人制作的游戏,但或许有一天,我们又会与他们不期而遇。

在提笔写这篇文章时,我本想探讨这场退款风波中的是与非,但此时我却默念着《安娜·卡列尼娜》的开场白:“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则各有各的不幸”,心里五味杂陈。

    48

    特约作者 lushark

    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

    查看更多lushark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52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