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就是游戏和玩家之间的氧气:触乐专访《最终幻想》音乐之父植松伸夫

我觉得音乐是游戏和玩家之间的氧气,但是最近大家都开始玩手机游戏了,并不会打开声音来听,就觉得是不是大家其实不太需要这个氧气呢……

编辑或闪2016年12月16日 17时36分

植松伸夫是一位作曲家,他创作了《最终幻想》系列大部分游戏的音乐,玩家们熟悉的《水晶序曲》,《最终幻想主题曲》,战斗中和胜利之后的著名配乐音乐,几乎都出自这个人之手。他可能是日本游戏音乐人中知名度最高的人了吧——您一时半会儿一定也说不出第二个来——这也有一部分的原因在于是他选择了王菲来演唱《最终幻想8》中那首著名的《Eyes On Me》。

植松伸夫并不是音乐科班出身,虽然他自己从小就学习钢琴,但他原先并不认为自己可以把音乐当作自己的终生职业。在神奈川大学英文系毕业之后,植松制作了一些广告用的音乐,直到他受到了“最终幻想之夫”坂口博信的邀请,在1986年加入了史克威尔公司,才开始正式开始了他作为一个游戏音乐人的职业生涯。

在《最终幻想10》的原声音乐附赠的对谈中植松曾经谈到过他制作《水晶序曲》的经过。“当时在FF1开发快要结束的时候坂口突然跑过来跟我说,‘那个,这里需要马上加一首曲子,十万火急。’然我我咔嚓咔嚓地搞了10分钟做了出来,没想到它就变成了《最终幻想》整个系列全部都使用的主题曲了,现在想想也真是非常羞耻呢。”

植松伸夫的个人网站

总体来说,植松伸夫并不是一个严肃的人。他在给自己起了一个外号叫做“no-pio”,据说是因为自己的小侄女不知道怎么正确发伸夫(nobi-o)这个音而产生的“爱称”。植松现在在自己的个人首页和Fan Club中还称自己为“大叔”,并且在这次对他的采访中也欢乐地“抱怨”说,中国的观众们太拘谨啦,他个人还是希望能和玩家、粉丝们有更好的互动呢!

现在,植松伸夫也带着他的乐队EARTHBOUND PAPAS第二次来到中国大陆举行音乐会,我们在今天晚上的演出之前得到了15分钟的采访机会,和这位超著名的日本游戏音乐人稍微聊了一聊。

以下是15分钟采访的全部内容:

Q:您是第二次来中国大陆开音乐会了,和第一次有什么不一样吗?

植松:我们更换了几首新的曲子。之前只在上海和北京举行了音乐会,今年增加了广州。我觉得中国的观众实在是太“老实、太拘谨”啦,有些慢热,在最后才给了我们欢呼和掌声,然后我们就有些不安。是不是说在一开始就由我们来调动全场气氛会比较好呢?哈哈。

Q:我觉得大家的内心是火热的!一定是太害羞了。(全场笑)那么植松先生您也在很多地方举行过演唱会了,比如说在香港和台湾的情况会有些不同吗?

植松:嗯……香港的话从一开始现场的气氛就很热烈。台湾的话,我没有带着我的乐队去开过演唱会,应该是有一次交响音乐会。我记得是,交响乐团的几乎所有成员都在彩排的时候都迟到了。(全场爆笑)所以彩排开始的时间就在不断地往后推。还有就是,在交响音乐会正式开始之后30分左右,观众才开始陆续入场。台湾真是一个特别悠闲的地方啊~~(笑)中国的话就真的很疑惑,不知道大家是喜欢就这么安安静静地听,还是喜欢热热闹闹地,每一次其实都挺不安的。

Q:您之前和王菲合作了《Eyes On Me》这首歌,您平时会听中国的音乐吗?

植松:嗯……抱歉,我不怎么听呢。中国以前的音乐的话多少有听一些,但听得不太多,我觉得自己也没什么资格发表看法。不过,毕竟(和日本)是相邻的国家,我觉得还是有相通的地方的。

当时我们在给《最终幻想8》的主题音乐找歌手的时候,其实听了很多来自不同地方的人的音乐,有美国的、日本的,很多。我们不看他们来自什么地方,就光听音乐,哪一个歌手的声音好听,就在这许许多多的CD中间听到了王菲的声音。当时我们觉得她的声音是最好听的,就选择了她。

《Eyes On Me》

Q:原来如此。我看过您之前的采访,您谈到王菲在录制《Eyes On Me》的时候是关掉了录音棚所有的灯对吗?

植松:是的。我觉得她就是一个个性很害羞的人。她应该就是不想被我们、被制作人看着唱歌吧,她想要一个人自己集中注意力。

Q:那么这之后还会考虑和中国的歌手合作吗?

植松:没有具体地考虑过,但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Q:最近《最终幻想15》全球发售了,这也是第一次有这么一款大作游戏会在中国大陆同步发售,所以对我们玩家来说是一件很重大的事情。您玩了《最终幻想15》吗?

植松:没有。我没有PS4呢。(全场笑)

Q:其他《最终幻想》系列的游戏都会玩吗?

植松:我参加制作的游戏都会玩。10、11之前的游戏都玩了。

Q:那么,您对《最终幻想15》的音乐有什么评价吗?

植松:啊,我也都还没有听呢。(笑,问其他乐队的成员,你们都听了吗?答:这个月末会发售游戏原声碟。我们……多少听了一点儿。)

Q:您平时都玩什么游戏呢?

植松:最近完全都没有在玩。最后玩的是几年前的《Fantasy Life》呢。

3DS平台游戏《Fantasy Life》

Q:手游呢?比如说《碧蓝幻想》什么的。(全场笑)

注:《碧蓝幻想》也是由植松伸夫作曲的,是一个重课金手游

植松:还是不玩呢。(笑)我一般吃饭的时候不会玩游戏的。(日本有不少人会一边吃饭一边用另一只手玩手游)

Q:您在工作的时候,作曲的时候,什么情况下灵感最多呢?

植松:嗯……其实我都没有考虑那么多,应该说是不工作的时候灵感最多吧。就会突然想起“啊,没错,这个旋律应该是这样的”,然后就会急忙站起来,很着急地觉得应该马上动手开始作曲。

Q:《最终幻想》是一款日本人制作的,以西洋故事和风格为主的系列游戏。您在音乐制作的时候会体现日本的元素吗?

植松:多少都会有吧,毕竟我是日本人。但其实我并没有特意要表达音乐中的“日本感”或者“西洋感”,也就是把我从小到大听过的音乐,受到的影响反映在我的乐曲之中,也就是这样了吧。

《最终幻想7》的最终Boss以及那首《片翼の天使》在粉丝中的地位很高

Q:您觉得对于游戏来说,游戏音乐是占据一个什么样的位置呢?是锦上添花,还是不可或缺?

植松:我过去在玩游戏的时候有时会觉得喘不过气来,所以说这个时候的游戏音乐就是连接2D游戏画面和玩家的氧气这一类的东西。但是最近大家都开始玩手机游戏了,并不会打开声音来听,就觉得是不是大家其实不太需要这个氧气呢……(全场笑)

Q:原来如此。不过,和过去相比,现在游戏中的音乐地位感觉也是有所上升,毕竟在以前并没有专门给游戏制作一场专门的音乐会的。植松先生也会这么觉得吗?

植松:怎么说呢……嗯,就比如说我小时候看电视,听到那里面放出来的背景音乐,不管这个音乐好还是不好,但它总之就会渗透到你的感官里面。我觉得游戏的音乐是不是也是一样的呢,小时候你很喜欢玩这个游戏,所以说这个游戏的配乐也是渗透到了你得感官之中,只是这样,我倒是不觉得游戏音乐在音乐性这个维度上有多优秀,或者它的地位上升了。话说回来,游戏音乐的地位到底是指什么呢?

Q:怎么说呢,毕竟最近连伦敦爱乐乐团也开始演奏比如说马里奥的主题曲了,所以让人会感觉游戏音乐是不是渐渐脱离游戏这个狭窄的小圈子了呢?毕竟在以前,游戏只能说是一小部分人的边缘文化,并不主流。

植松:如果是这个意义上的话,可能的确是这样,游戏从边缘渐渐地开始成为了一种一般人都能接受的东西了。虽然游戏的音乐自身可能的确也算不上是太优秀。

Q:您太谦虚了。感谢您能接受采访,辛苦了。

植松:辛苦了。

植松伸夫和他的乐队EARTHBOUND PAPAS成员
    0

    编辑 或闪

    kongyu@chuapp.com

    200斤的死肥宅,长得超好看。

    查看更多或闪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或作为游客评论

    作为游客留言

    登录注册,更顺畅地进行交流

    使用社交账号登录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5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