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们的独立游戏梦:台湾独立开发者的崛起

随着移动商店的崛起,台湾独立开发者们终于找到了合适的分销平台与模式,优秀的开发者从海外回台组建团队,开发了一大批具有本土文化以及探索精神的优秀作品。

作者等等2016年06月13日 15时57分

Howard Tsao是一位美籍华人开发者,6年前他在美国创办了独立游戏工作室Muse Games,开发了跨平台蒸汽朋克风网游《伊卡洛斯之枪》(Guns of Icarus)。近日,Tsao和台北独立游戏开发者分享会(IGDShare)创始人之一Johnson Lin共同撰写了一篇文章,回顾了台湾独立游戏近十余年的发展历程与现状。原文标题为《Rise of Taiwan's Indie Scene》,触乐对文章主要内容进行了编译。

 

 

台北游戏开发者论坛(TGDF)可谓台湾独立游戏的睛雨表。几年前,论坛刚兴起时只是独立开发者们交流看法的小型聚会,但如今已经发展为台湾首屈一指的行业峰会,今年与会者预计将超过800人。类似的活动几年前并不存在,在当时3A F2P游戏和外包主导台湾游戏产业,只有少数人意识到了台湾独立游戏的潜力。

无论从玩家数量还是付费角度来看,虽然台湾陆地面积较小,但游戏市场规模庞大。上世纪80年代,电脑游戏开发在台湾兴起,90年代进入黄金时代,催生了一批长期运营、影响力持续至今的作品。不过随着时间推移,几家专注于将海外游戏IP引入台湾进行本地化和分销的台湾本土发行商逐渐占据主导地位,这个趋势与台湾其他行业和基于外包的整体经济发展一致。在21世纪头十年和10年代初期,由于盗版猖獗,台湾游戏发行商们纷纷布局网游,要么将研发重心向网游开发转移,要么从韩国及中国大陆地区进口。智冠和游戏橘子等很多发行商的规模迎来爆发式增长,授权和F2P商业模式逐渐占据主导地位。

cp4lmlp3

在那段时期,由于台湾独立开发者缺少可行的分销渠道,他们往往更倾向于与规模较大的本土发行商合作,但免不了也经常受到剥削——发行商要求他们提供游戏的独家发行权、收入的大部分份额和IP,而且绝大多数都无法退出这段关系。台湾发行商相信F2P模式是游戏行业的唯一发展方向,受此影响,开发者们不愿意冒险在创意层面进行一些尝试。因此,具有创新性的游戏理念难以得到发行商认同,台湾独立开发者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生存艰难,谈创新或蓬勃发展更是奢望。

随着App Store和Google Play的崛起,台湾开发者们终于迎来了一个全球化、在经济上具有可行性的分销平台和模式。与此同时,Unity引擎的普及降低了人们开发游戏的门槛,让那些愿意承担创意风险的开发者能够大胆尝试。

Monkey Potion开发的《邦妮早午餐》在上架5天后就拿到了台湾App Store付费下载第一名
Monkey Potion开发的《邦妮早午餐》在上架5天后就拿到了台湾App Store付费下载第一名

在当时,台湾独立游戏处于萌芽阶段,没有成熟的文化,玩家对独立游戏也没有强烈的意识或需求。寻找游戏创意的独特性,成了台湾独立开发者面对的早期挑战之一。他们很多倾向于在故事、主题、美术方向或机制等方面借鉴于海外作品,Monkey Potion工作室开发的模拟经营类游戏《邦妮早午餐》(Bonnie's Brunch)就是一个范例,该作获得大量好评,并向其他富有抱负的台湾独立开发者证明这样做是可行的。

与此同时,玩家开始对千篇一律的游戏作品失去兴趣,且越来越多的人涌入移动市场和最新兴起的Steam平台玩游戏,台湾本土大型发行商陷入困境。一个良性循环逐渐形成:台湾玩家希望体验更有创意的游戏作品;台湾独立开发者乐于承担创意风险;而为独立开发者提供支持的网络也吸引了越来越多从业者的关注。

每年GDC结束后,IGDA台湾分会与资策会都会邀请该年度有参与GDC的与会者进行分享
每年GDC结束后,IGDA台湾分会与资策会都会邀请该年度有参与GDC的与会者进行分享

独立游戏开发者分享会(IGDShare)是台北市规模最大的独立游戏网络,刚开始只有几个人在每月举办小型的线下聚会,但在过去的三四年时间里,IGDShare的开发者人数已经增长到了数百人,还影响了台中、高雄等城市成立了自己的独立开发者团体。这些独立开发者团体又共同形成了一个规模更大的网络,并与政府合作举办在台湾前所未有的活动。

在过去的几年里,台湾开发者一直在大胆创新。他们不仅表达着自己的创意,还从本土文化中汲取灵感,例如日頭遊戲(Sunhead)工作室在《策马入山林》(A Ride into the Mountains)中将像素艺术与中国的传统主题元素进行了结合。而今年推出的另一款游戏《说剑》(The Swords),则是对中国山水画、书法以及剑术进行了探索。

赤燭遊戲(Red Candle Games)是另一家敢于创新,同时在游戏中致敬本土文化、主题和艺术的台湾独立游戏工作室。他们即将推出的恐怖冒险游戏《返校》(Detention),则是将故事背景设定在台湾的戒严年代(架空剧情)——很多校园恐怖小说和电影都是以那个年代作为背景——同时还探索了本土动漫和动画艺术。《返校》的主题具有独特性,让玩家有机会感受当时台湾校园带给学生们的焦虑、绝望和各种不确定性。Game Stew工作室的《命运之塔》(Tower of Fortune)系列则是将Rogue-like机制与像素风格融为一体,还涉及到克苏鲁神话和台湾的宗教主题。

《返校》(Detention)
《返校》(Detention)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优秀开发者从海外回到台湾组建团队。在上世纪80年代的科技革命时期,这个现象只发生在硬件和电子制造业,而它对台湾游戏产业的影响让人感到兴奋。Qubit Games工作室由一位前AMD高级程序员与《战神》(God of War)的首席角色艺术家创办,专注于将有趣的移动游戏玩法机制与立体像素风格进行结合。2013年,卡耐基梅隆大学娱乐技术中心的一群毕业生回到台湾,组建了Team Signal工作室,他们的第二款游戏《亢奋方块》(Hyper Square)风靡全球,而最新作品《OPUS:地球计画》(OPUS: The Day We Found Earth)也获得全球移动游戏大奖(IMGA)提名,通过拥有剧情的宇宙探索玩法激发玩家的深层情感。台湾的独立开发者们开始将游戏作为一种传播媒介,提出更深层次的哲学问题,探索人类情感的广度和深度。

在台湾,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将独立游戏视为一种艺术表达的媒介——用于讲述他们的独特故事,与全世界的其他人分享台湾文化和传统。可喜的是,相当数量的台湾独立游戏都获得了成功。

    * 本文系作者投稿,不代表触乐网站观点。

    0

    作者 等等

    xiaomeigui1@chuapp.com

    每个人都能当上15分钟的名人,吃货辣妈说。

    查看更多等等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或作为游客评论

    作为游客留言

    登录注册,更顺畅地进行交流

    使用社交账号登录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3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