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个月过去,“中止停服”的《云裳羽衣》怎么样了

《云裳羽衣》的时间停止了,但她会永远停留在这一刻吗?

编辑杨宗硕2022年05月19日 18时36分

停服和中止

转折来临的时候,羡江已经做好了失去《云裳羽衣》的准备。

3个月前,也就是2022年2月20日,因为研发、运营双方合约到期,收集换装类手游《云裳羽衣》宣布停止运营,玩家们养育的虚拟女孩将在4月28日迎来她们的最后一天。

《云裳羽衣》最初的停服公告

“停服”的消息并非突如其来。羡江说,一些敏感的玩家在过年期间嗅到了危险的气息。春节本来是长线运营游戏的重要收入节点,《云裳羽衣》里却没什么动静。有人推测,游戏的状况可能不是很好,但停服只是“最坏的打算”,没什么人真正相信。她们只是觉得活动会逐渐变少些。后来,新活动“妙笔霓裳”上线了,内容主要是给玩家补全之前错过的衣服,活动一出,玩家们又重新燃起点希望,活跃程度刚往上走,结果来了一纸停服公告。

《云裳羽衣》运营团队在停服公告中推出了补偿活动,作为“对用户游戏账号内未消耗虚拟货币及未失效游戏服务的替换”。补偿活动涉及腾讯运营的3款游戏——《奇迹暖暖》《璀璨星途》和《延禧攻略之凤凰于飞》,可以在它们提供的礼包中三选一进行兑换。更重要的是,公告中明确表示,玩家一旦参与补偿活动,即视为对补偿/替换方案的认可;若在规定期限内没有参与补偿活动,则视为自动放弃补偿/替换的权利。

停服后的补偿措施,补偿活动原计划延续到4月28日

羡江不太甘心。她从3年前开始玩《云裳羽衣》,除了中途因为学业繁忙中断过一阵外,几乎每天都要上线。对她来说,《云裳羽衣》里的角色更像是自己的投射,而不是个简单的电子游戏。为了“保住”游戏,她有些病急乱投医。某天,一起玩游戏的朋友告诉她,有人发现了中国消费者协会的投诉渠道,宣布停服的日子又跟“315消费者权益日”离得不远,可以试着去中消协官方微博评论区里留言反映这件事。

羡江试着去发了五六条,内容大致是“不接受关服,也不接受那些赔偿,希望中消协能介入一下”。评论和私信都有,但迟迟没收到回复,也就没再发过了。她也看到有玩家反馈得更多些,中消协不少微博下,都能看到她们在反复提起《云裳羽衣》。

她们的情绪甚至感染了路人和其他游戏的玩家,我问一位在中消协微博下回复了数条评论的玩家,玩了多久《云裳羽衣》,在游戏中投入了多少。对方回答:“我不玩《云裳羽衣》,但是因为看不惯游戏官方的行为,所以才去留言。”

有点意外的是,中消协真的介入了《云裳羽衣》的停服流程。3月18日,停服消息公开近一个月之后,中消协表示已经关注到此事。3月30日,《云裳羽衣》宣布中止停服。

中消协的动作算是迅速

我尝试通过游戏行业内部的一些信源询问事件的情况。有业内人士表示,虽然不能透露细节,但中消协的介入的确对停服进程产生了影响。《云裳羽衣》研发、运营团队经过讨论之后决定,取消原定的停服时间,服务器、官网、客服继续开放,玩家可以登录游戏,而后续提供的游戏内相关服务也不再收费。

对《云裳羽衣》玩家来说,这可以算作一个理想的结局——她们以消费者权益为武器,以弱胜强,战胜了庞大的资本,在保卫自己虚拟财产的斗争中获得了胜利。但随着事情的热度逐渐过去,一些玩家发现,新公告上使用的字眼不是“终止退市流程”,而是“中止退市流程”,这让羡江有些担忧:也许在不远的某一天,没人关注这次停服事件之后,她们将再次失去自己心爱的角色。

宣布“中止退市流程”的公告,补偿活动也提前到3月31日结束

中消协宣布介入停服之后,《云裳羽衣》的官方微博下出现了大量其他游戏的玩家前来投诉,一部分是同为停服游戏的玩家跑来维权,也有游戏做得不满意过来喊话的。游戏类型没太多共性,从竞速到卡牌都有,不过多是长线运营的手机游戏。一些游戏的官方微博评论区里同样迎来了大批玩家反弹,“给某某角色换上冷白皮”“某某角色的人设必须如何如何”被推上了热门。然而,还没有游戏像《云裳羽衣》一样,因为玩家大量投诉而更改运营策略。

4月2日,中消协公开了一份调查问卷,标题是“中消协邀您参与网络游戏停服问题调查”,内容围绕着虚拟财产所有权展开。网络游戏中获得的虚拟财产归属,网络游戏停服后运营商是否应该删除消费者的游戏账号、虚拟物品等问题,都被列入了问卷之中。

问卷部分内容节选

我没能联系到中消协,也不确定这次调查对游戏行业意味着什么。近些年来,人们针对虚拟物品所有权问题的讨论已经来来回回好多次了,一直没个结果。仅从事实来看,我们的确比较少见到停服流程的中止,第三方对游戏停服进行干预也相当罕见,由此带来的影响,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显现。对行业和玩家而言,等待似乎都是唯一的选择。

沉默和等待

这3个月里,羡江依然在玩《云裳羽衣》。游戏宣布停服之后,她的上线频率降低了一些,但仍然会每天攒攒资源,捏捏脸、换换衣服,截几张漂亮的图,等着当月的“妙笔霓裳”任务,给自己的角色拍几张照片,顺便也等着后续消息。

羡江还是不太舍得《云裳羽衣》。作为玩家,羡江和她的姐妹们希望游戏能够留下来。在“说服运营终止停服”的过程中,她告诉我,她们想了很多办法,希望官方回应她们的诉求。

但诉求是什么呢?玩家之间并不统一,有些人完全无法接受停服,但大部分人还是选择理解,或者说,希望能“死个明白”。玩家翻看其他游戏停服的新闻,一起讨论后,大部分人希望把游戏改成单机版、离线版。

单机版代表了玩家收集了多年的物品和角色能得以保存

“我们都知道充进去的钱、花的心血也都要不回来,所以就想着,要么不要关服,要么给我们留下小云(单机版),毕竟我们很多的心血和感情在里面。”羡江明白改成单机版的难度,退钱更是不现实,但当初停服公告中说的是“数据将全部删除”,这始终让她感觉无法承受。

“我们其实也知道,这个愿望很可能无法实现。但不发声的话,就连这一点希望都没有了。”羡江说。

收集换装类游戏的停服是个经典难题,玩家们跟游戏角色的情感联结难以割舍。之前,《偶像梦幻祭》和《暖暖环游世界》停止更新时都有类似的遭遇,作为解决方案,前者设立了离线服务器,后者则是“停运不停服”,让玩家有空还能上去看看。

不过,《偶像梦幻祭》的离线版本也有使用的前提条件

根据2009年发布的《文化部、商务部关于加强网络游戏虚拟货币管理工作的通知》,网络游戏计划终止服务,需要提前60天予以公告——《云裳羽衣》的确是这么做的。同时,对用户已经购买但尚未使用的虚拟货币,需要以法定货币或用户接受的其他方式退还给客户。在这一点上,虽然《云裳羽衣》给予了3种礼包补偿,但如何才能算“用户接受的方式”,还存在一点争议。

这些礼包分成4档,根据玩家账户里的“祈玉”余额折算。祈玉是游戏里的货币,充值1块钱人民币相当于10个玉。补偿标准按照账户里的剩余祈玉兑换成“价值同等Q币的礼包”,有20块、50块、100块和300块的,如果再多,每多3000祈玉就多送一个300块的礼包。兑换后,这些礼包会被用到《奇迹暖暖》《璀璨星途》和《延禧攻略之凤凰于飞》3个类似风格的手游里。

我联系到了一位同意礼包补偿的玩家,她转去玩了《奇迹暖暖》。作为同类型的游戏,虽然没法完全继承曾经的回忆,但也算是填补了少许空白。玩这两款游戏心境上有什么差别,她不太愿意细说,也可能是不想面对。至于这些礼包,羡江直白地告诉我:“(礼包)其实没什么价值。”

虽然游戏类型相似,但《延禧攻略之凤凰于飞》和《云裳羽衣》的受众不一定相同

但是,正如羡江她们担心的那样,即使停服流程中止,也不代表游戏会增加离线功能,或者改为“单机版”。根据我了解到的一些情况,“改单机”并不是让玩家把游戏下载到本地这么简单,其中涉及许多技术问题,有可能还要重新申请版号。因此,团队选择的解决方法是与开发商西山居续签合同,后续游戏内服务不再开启付费,维持现在的状态运营下去。这很可能是在尽量降低损失的前提下,最好的选择。

事实上,对大部分厂商来说,停服都不是一个主动选项,要是运营得好,流水充足,游戏自然也不会想着停服。资金充裕的大公司可能会有些花样,比如动视暴雪宣布停止更新《星际争霸2》之后,只留下了一个员工负责维护服务器。但若是更小的工作室,就可能难以承受了。一个赚不到钱、赔本运营的游戏,或是面临着被砍命运的项目,可能更没有余力照顾停服玩家的感受。

中止停服之后,羡江提到《云裳羽衣》和自己角色的未来,也难掩失落和不甘。即使开了离线服务器,这些虚拟的女孩们也只会被封存在停滞的时刻,等待未知的明天——几乎每个玩家都知道,没有游戏能永远存在下去,它们都有自己的最后一天。就像其他正常运营着的游戏一样,当某一天玩家流失过多,游戏陷入沉寂之后,就有可能再次停服。

目前,《云裳羽衣》还能正常游玩

随着时间推移,大众的注意力转移到别的新闻上,《云裳羽衣》停服事件的声音逐渐消散,网络上已经少有人讨论起一个游戏的死活。在这段时间里,游戏业界发生了不小变动,版号重发,一些游戏公司结束了漫长的冬季,但也有不少游戏跟《云裳羽衣》一样选择了停止运营,它们可能不像《云裳羽衣》般幸运,而是被人们迅速遗忘。

这同样是玩家们担心的,也许在某时某刻,坚守《云裳羽衣》的玩家也会流失,游戏也会走向自己的终点。但在此之前,玩家们仍然提心吊胆地记录着《云裳羽衣》最后的历程。羡江对目前的方案还算满意:“我还是比较知足的,毕竟通过努力把云裳羽衣留下来,虽然也不算完全保住了……我现在每天都会截截图,至少以后如果她真的不在了,我也有这些图片可以回忆回忆。”

上线截图是大部分《云裳羽衣》玩家目前的日常

人们唯一清楚的是,一些事情要在未来发生,而所有人都在等待着。《云裳羽衣》维持现状继续运营、中消协对整个行业的调查结果、腾讯或西山居的下一步回应,甚至是未来的再次停服……羡江知道这之中总有一个会来,但究竟是哪个先来,以及什么时候来,没有人知晓。

她只能一直等待下去。

0

编辑 杨宗硕

专注于报导新闻和大家都关注的事,但偶尔也写点别的。热爱宝可梦胜于其他系列,并花费了一些时间试图成为宝可梦卡牌世界冠军,暂时还未成功。

查看更多杨宗硕的文章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