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夜话:大雪飘呀飘

冬天也有可爱的地方嘛。

实习编辑袁伟腾2021年11月11日 18时10分

触乐夜话,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我还没买手套和帽子!(图/小罗)

冬天来了。北京上周六下了一场大雪,气温一下子就下去了。周日早上,窗外盖了一层厚厚的雪,汽车和地铁的吵闹声被蓬松的积雪吸走。我快到中午才从床上翻起来,拉开窗帘,外面白茫茫的一片,我竖起耳朵听,世界好像被消去了声音。

我是南方人,来北京上学前只来过一两次北方,这边的空气干燥,习惯了温润气息的鼻子很难适应。刚来北京的两年,秋冬换季时,我早上起床总是口干舌燥,鼻子里隐约有硬硬的东西,要是不用水冲洗,整个上午都不舒服。宿舍空间小,各式电器密集,我想放一台加湿器,又总觉得人多不方便,反倒起床洗漱时用水淋一淋很管用,对付着一个冬天很快就过去。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又到11月了,冬日一步一个脚印地靠近,一开始是含蓄的、小心翼翼的,趁你不留神才悄悄滑下一两度,到了周末却突然变得凶狠,气温一下子掉到冰点,寒风呼啸,刮得路人的脸生疼。人们纷纷添衣加袄,我也把自己裹成厚厚的一团,才兴致勃勃地出门,却被寒风打在裸露的皮肤上,冷得发颤,缩一缩脖子又跑回屋里。

超冷,但雪天真美呀

北京待久了,鼻子仿佛也有了“耐干燥性”,头一年还会流鼻血,来年竟然没什么大碍。因为气候干燥,我在南方患上的鼻炎,到了北方似乎不治而愈了。只要稍加护理,空气干一点好像也没什么不好。习惯可能就是这样,你说不清是生理上的变化多一点,还是心理上的适应要多一分。

今年是毕业的一年,我的朋友们都奔赴各自的方向。舍友们刚开学就走得差不多了,周日,另一位朋友也走了,宿舍里只剩下我一个人。前一段时间他在宿舍备考,我上班整理好物件,出门就走。现在出门要留意关灯锁门,但也省去了一句“我出门了”的告别。大家都各忙各的,为毕业做打算,选择不一样,走向的道路也各不相同。
 
我最近在看《国王排名》,我很喜欢这部动画,整个片子充满了真诚和美好的力量。波吉可爱不说,心地也很善良。我没有看过原作漫画,但出场的人物看起来都不像纯粹的坏蛋,反而充满了人性的复杂:长得一脸坏人像的刺客贝宾至少恪尽职守,他看起来也有属于自己的荣耀;多玛斯仰慕权力,不过他对波吉也有复杂的感情……这部动画像童话,用最温柔的方式讲述复杂的故事,把真实世界的窗户纸揭开一个角,不掖不藏地展现给我们,其中有美好,当然也有残酷与无奈。

卡克和波吉!

我想很多时候我们玩游戏、看动漫和电影其实是在寻找一种“陪伴感”。因为现实生活中不一定总有美好相随,另一个世界里可能有我们期待的事物,虚拟世界也由此吸引我们。它像是一个好朋友,单是陪在身边就足以让人宽慰。我想着把陪伴的时间延长,遇见一部喜欢的作品总舍不得看完,好像拥有了一件实在的东西,看完了就没有了,消散了。

可是许多事情是注定会消失的,小说总有结局,电影一定会落幕,游戏迟早也会通关,朋友也不是一个永恒的概念。生活中类似的事还有很多,真遗憾。不过好像也只能慢慢习惯。

就像北方的冬天一样,冻风吹着舒服吗?当然不,但天气是没有办法改变的,琢磨来琢磨去——它也有可爱的地方嘛。

1

实习编辑 袁伟腾

表里如一。

查看更多袁伟腾的文章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