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夜话:另一个世界

时间过得可真快。

实习编辑袁伟腾2021年09月02日 18时27分

触乐夜话,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图/小罗

前几天,我和冯昕旸老师一起去看了《失控玩家》。

触乐编辑部楼下如今欣欣向荣,吃饭和买咖啡都很方便。我们下班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去了影院。

电影挺不错的,爆米花电影,特效好,恋爱和喜剧元素满满,看着很有意思,两个小时一晃眼就过去了。我很久没在影院看电影了,现在很多商业片都学聪明啦,时间越来越短,一个半小时好像成了主流,每天能多排两场片,票房更高了,但透着一股精打细算的味道。

我喜欢这部电影,但不喜欢它的结局……

我一直觉得好电影要走点心,商业片是用模板扣出来的片子,像连锁快餐店的炸鸡,好吃管饱,但吃太多心里总空落落的。《失控玩家》是商业片,脱不开这类片子的这般那般的缺点,再加上正好是游戏主题,很多概念做了减法,看着有些扎眼。电影嘛,要简单通俗,我能理解,但也忍不住在心里默默吐槽。

抛开这些,观影过程还是充满欢乐的,笑点密集,乐得我直不起腰。我没去看解析,但注意到的“游戏梗”不少。我稍微剧透一点,片子设定在一个类似“GTA”的游戏世界,镜头无数次给到了玩家收拾和拿出武器的动作——把手拿向后肩,伴随着一道充满科幻色彩的蓝色炫光,武器就凭空出现或是消失。我几乎立刻想到了《半衰期:爱莉克斯》,一个奇怪的念头蹦了出来,当我存放道具时,如果有一个人站在我背后,他会不会也看到一样的画面?

剧情也不错,影片结尾有一个颇具英雄色彩的情节,我看电影很少哭,这段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感人。可能在一个喜剧片中冷不丁地来上一记催泪拳,有些让人猝不及防,我鼻子发酸,憋了一口气,眼泪还是没掉下来。我偷偷瞥了一眼冯老师,他也在悄悄地拭眼睛。

其实来看这部电影主要因为它是游戏题材,同样的片子还有《头号玩家》。我在高中时特别喜欢,不过首先接触到的是原作小说,英文名是“Ready Player One”,翻译和电影有些不一样,叫“玩家一号”。

我高中时学业紧张,在二年级还是三年级时就把游戏断了,像个苦行僧一样埋头学习。不过这不太理智,更多是自己感动自己。精神压力施加得太大,身体也会出毛病,有段时间我腰不好,稍一用力就会损伤,好像是伤到了神经,略微动一下就会钻心地疼。

我去不了学校,也起不了床看不了书,只能躺在床上捂着枕头哭泣。家人找医生给我扎针,我心里想的却是听一点英语。带着半玩半学的心态,我搜到了《玩家一号》的有声书,如饥似渴地听了一遍,英语只能懂个大概,却像是打开了另一个世界,我接着把中文版也听了一遍。

小说后来出了续集,但我没怎么关注

我还记得当时的场景,我躺在床上,上学租的房子因为采光不好昏沉沉的,治疗用的烤灯映得墙壁一片焦黄。烤灯很热,被子又大又厚,捂得我浑身出汗。窗外阳光明媚,照进屋来,却被树叶遮拦得只剩下几块碎片。小说的声音像是连向外面世界的一个通路,那边天气晴朗,没有树叶遮挡。我忍着疼痛,心却在另一个世界里无比自由。

《玩家一号》对我来说有独特的意义,我至今仍然记得男主人公帕西法尔的名字来源于圣杯骑士,女主角阿尔忒弥斯是希腊神话中的狩猎女神。偶尔跟朋友提到改编电影时,我仍习惯性地叫它“玩家一号”,发现到别人不知道这个名字后才急忙解释是“头号玩家”。不过最近我已经渐渐改口了。

看完电影后,我乘地铁回家,我的脑中突然浮现出了高中的经历。时间过得真快,当时的我以为世界不过是房间、教室和窗外的阳光。“窗外”当然是一个广阔的世界,可它竟然如此复杂、繁华,偶尔又透着无趣。现在看来,高中的我纯粹得像是另一个人,思考着完全不一样的问题,时间可过得真快。

1

实习编辑 袁伟腾

表里如一。

查看更多袁伟腾的文章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