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夜话:看奥运会,还是不看?

或者玩一会《宝可梦大集结》?

编辑杨宗硕2021年07月27日 17时37分

触乐夜话,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图/小罗

最近一段日子,我的Switch像是掉进了一个无尽的时间循环里。先是连着玩了一周“俄罗斯方块”,紧接着又是一周《宝可梦大集结》,再没有余力打开别的游戏,先前买的PS5和XSX也有一阵没开机了。今天,27号,《微软模拟飞行》更新了次世代补丁,我提前预载了,准备飞飞试试。

掉进无尽时间循环里的不只是我的Switch,还有触乐编辑部和“触乐夜话”栏目。从7月14号开始的一周里,我们连续5天写了有关“俄罗斯方块”的夜话,像是被集体放逐到了寒冷的西伯利亚,只能靠消除方块生活。而这周,编辑部里的《宝可梦大集结》风潮已经掀起,夜话也逐渐起了苗头。尽管我是编辑里玩《宝可梦大集结》最勤快的人之一……但还是写点别的吧,免得看多了审美疲劳,也避免帮我们作画的小罗老师又玩“套娃”。

最近几天,奥运会的话题占据了社交媒体的大部分版面。我没怎么看,一直以来我对奥运会就不太关注,上次看还是伦敦奥运会的100米比赛。出于文化因素,本届奥运会跟游戏和流行文化的结合比以往更紧密些,从5年前的“东京8分钟”到前两天放游戏音乐的开幕式,都能让游戏玩家们在割裂的世界里找到一点归属感。

“东京8分钟”当年惊艳了很多人

除了游戏音乐,奥运会一直也有配套的体育游戏,包括官方授权的“正统”系列《2020东京奥运官方授权游戏》以及《马力欧与索尼克在东京2020奥运会》。相比之下,我更喜欢后者一点,却也好久没玩了。

上次跟马力欧和索尼克在奥运会冒险还是在2008年,在北京。这次的《马力欧与索尼克在东京2020奥运会》我也玩了。从游戏性上看,即使过去了十多年……这个系列也没有什么改善,依然是比谁按键更快、挥动更猛。其实,《2020东京奥运官方授权游戏》也是如此,不信可以看看我们两年前的试玩报告

为了给奥运会预热,《2020东京奥运官方授权游戏》在2019年夏天、《马力欧与索尼克在东京2020奥运会》在2019年底就发售了,没想到奥运会直到2021年才开……

虽然玩法没什么差异,但随着岁月更替,看奥运会、玩奥运会游戏的心境却起了变化。2008年的时候世界还是一片和谐,那时我快乐地挥舞着Wii的“鸡腿”手柄,打破一个又一个的世界纪录,在阳台上叫喊着,招呼大院里的朋友一起对战。而现在……社交网络究竟是把我们的距离拉近还是隔远了呢?我能轻松地在网上收看到奥运比赛,却也不再跟家人一起围着餐桌看电视了。曾经跟我一起在“奥运会”里跑步、跳远、扔标枪的朋友也早就失散了。我独自玩了半个小时的《马力欧与索尼克在东京2020奥运会》,然后关上了游戏机。

游戏机之外的世界更复杂些,微博上的人们为了运动员的某次胜利或失败,无休止地争吵着。我们似乎难以接受失败,但竞技体育不就是这样的吗?有一个成功者,就会有无数个失败的选手。输了,就下一次重新来过。失败是孕育胜利的最好土壤,它能让你知道什么是好的方向,知道自己的努力是有意义的。竞技体育就是由这些构成——成功、失败,以及练习的汗水。

我不再想玩奥运会游戏了,也不怎么想看今年的奥运会,也许我该抓紧练练《宝可梦大集结》,在电子游戏(这个可能不算电竞)中体会竞技体育的快乐。

0

编辑 杨宗硕

目标是甲子园

查看更多杨宗硕的文章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