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尼亚贫民窟里的电竞导师

把梦想的根扎在贫民窟里。

实习编辑冯昕旸2021年07月07日 17时08分

在肯尼亚,人们也在玩电子游戏吗?

当我们说起电子游戏时,一般来说,我们说的总是身边的事,有些时候,我们也会眺望美国和日本,看看那边的游戏业界究竟有什么新鲜变化。

这其实很容易理解。我们关心身边,是因为和我们息息相关;我们对美、日感兴趣,是因为它们在游戏行业上足够先进,而且文化足够强势。所有这一切都没什么问题,只是,在那些我们没有关注,甚至从未想到过的地方,也有人类生存,他们也玩游戏。

比如肯尼亚。我之前从未考虑去关心肯尼亚的电子游戏现状。他们是否也像我们一样,把游戏当作生活的一部分?那里有没有人把游戏作为自己的职业?

几周前,一篇肯尼亚电竞选手的报道吸引了我。“野兽”Brian Diang’a生长在肯尼亚的基贝拉贫民窟(Kibera),他依靠自己的努力成为一名《真人快打》职业选手。如今,虽然他在网络上有了些名气,但仍然坚持在贫民窟中生活。

现在,“野兽”每天主要做两件事,一是参与各种游戏赛事,这可以让他维持收入和影响力;二是用自己的方式向基贝拉的孩子推广网络和游戏。他认为,游戏可以帮助孩子们走出贫民窟、走向更广阔的世界。

Brian Diang’a至今仍然生活在贫民窟

电子竞技选手一般都很忙。我估计他应该也很忙,但我还是想了些办法,通过网络找到了Brian Diang’a。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中文游戏媒体第一次去采访他,听说我的来意后,他同意了我的请求,向触乐讲述了他的故事。

从玩游戏到成为职业选手

一切要从基贝拉讲起。

在成为一名职业选手以前,Brian Diang’a和我们一样,只是个“普通”的游戏玩家。只不过,在他长大的地方,一个叫基贝拉的贫民窟里,游戏可一点也不“普通”。

基贝拉位于首都内罗毕西南,占地约2.5平方千米,只有内罗毕市总面积的不到1%,却容纳了全市四分之一的人口,上百万人居住在这里的棚户区内。这里的空气中没有什么游戏的味道。想要玩游戏,需要坐40分钟车跑到内罗毕。

Brian Diang’a告诉我,在他生活的贫民窟里,别说游戏,上网都非常困难。“充满暴力犯罪、建设十分落后,街上到处都是持刀持枪的暴徒。我所在的街道更是相当危险,人们时刻面临死亡威胁。”

Brian Diang’a曾有好几次被卷入到暴力事件中,有几次还受了伤。还有一次,他甚至被子弹击中——没人能忍受这样的生活,他也一样。他告诉我:“我拒绝每天提心吊胆,面对暴力和毒品的威胁。”

“野兽”想在游戏中逃避基贝拉的现实,但他并没有玩游戏的条件。

“我家里很穷,”他对我说,“我没有自己的电视或游戏机。想拥有一台自己的设备实在是太困难了。”为了能实现目标,他努力攒钱。“我开始做一些脏活累活,把本来该找给妈妈的零钱存起来,只为了能去内罗毕的游戏厅里玩上一会儿。”

基贝拉的基础建设很差,想玩游戏非常困难

家人也并不支持他的想法。“家人们缺席了我的游戏人生,因为我们家真的……非常穷。父亲很早就过世,母亲一个人养育我和我的5个兄弟。”

在肯尼亚,也没那么多家长认可游戏的价值——就像我们这里一样。Brian Diang’a的妈妈不喜欢游戏,认为游戏对孩子不会有任何帮助。安全问题也是妈妈不让他去游戏厅的重要原因。“她害怕我会碰到暴徒或沾染毒品。”

Brian Diang’a当然听不进去,他当时唯一在想的就是攒足够的钱去内罗毕多玩一会儿。游戏世界里不会有基贝拉的喧闹和各种麻烦。

拿着自己打工攒的钱,Brian Diang’a走进内罗毕的游戏厅。这里的游戏厅并不那么现代,却也没有多破旧——你可以在这里玩到各种主机和电脑游戏,只不过没有舒适的电竞椅。

他最终爱上了热血而刺激的格斗游戏——比如《真人快打》和《铁拳》。只是玩了一段时间、开始进行网络对战时,他发现这里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轻松快乐——他完全打不赢网上的对手。

屡屡失败的滋味并不好受。这很正常,毕竟网线另一端的对手们来自世界各地,拥有比他更丰富的经验——尤其是像《真人快打》这种格斗游戏,一个人闭门修炼的效果肯定会大打折扣。

“我并不打算就这样挨打。”他开始在网上学习游戏技巧,反复练习。模仿欧美顶尖选手的视频,从技巧到套路,长时间的练习让他的实力逐渐上升。2014年,他开始参加肯尼亚的电子竞技大赛,而且开始获得奖金。从此,“野兽”的名号逐渐为人们知晓。

这一切并不容易。“对我来说,最大的障碍是经济问题。因为没有设备,想要练习就变得异常困难。在我正式成为电竞选手时,甚至都还没有一台属于自己的游戏机。”在这之后,他又攒了一年的钱,才成功实现了这个目标。

除了带来了收入以外,还有另一点让“野兽”对游戏充满感激之情。“如果没有游戏,我恐怕早就误入歧途。”Brian Diang’a在年轻时认识的朋友大多沾染了毒品,或是参与了各种犯罪。“他们之中绝大多数都没能健康地活到今天。旅途充满了艰辛和困难,但是凭借毅力,我终于走过来了。”

让孩子们也玩上游戏

时至今日,Brian Diang’a已经参加电竞比赛7年。

今天的基贝拉和当年比有了不少变化。贫民窟终于通网了,尽管不是人人都能用得上,还是有一些青少年具备了接触网络和电脑的条件,他们也逐渐玩起了游戏。Brian Diang’a正在用自己的经验和知识帮助他们融入电竞的文化氛围,他成了这些学生们的“电竞导师”。“我很熟悉国内外的电竞业界,自己也有参赛经验。”

大多数时间,Brian Diang’a在他朋友经营的游戏室里指导自己的学生们,带他们在这里玩游戏。同时,他也在试着帮助更多的当地孩子玩上游戏。“我在这里放着自己的PS4和游戏盘,欢迎当地孩子们来这里体验。最多时一天能来50多个,他们能把这里的游戏玩个遍。”听起来这有点像过去的游戏出租房,内容上很丰富,但形式上很简朴——不过这就够了。至少有了这样一个地方,孩子们有机会玩游戏。Brian Diang’a对这一切很自豪。

作为职业选手,Brian Diang’a很喜欢格斗游戏。他的本职游戏是《真人快打》,除此之外,他也经常玩《铁拳》——他甚至兴冲冲地告诉我,他最喜欢的《铁拳》角色“冯威”和我一个姓氏。

我问他,会不会向孩子们推荐这些他自己喜欢的游戏,比如《铁拳》?他说不会。“如果我让他们玩《铁拳》,那就像是在把我自己强加给他们。”Brian Diang’a给他们多样化的游戏选择,先让孩子们自由游玩,再根据兴趣分组,向他们教授自己从游戏中学到的东西。

他尤其看好一名年轻玩家Adam。Adam进步很快,现在是《铁拳》和《真人快打》玩家。不过由于疫情的原因,Adam不得不离开内罗毕回到家乡蒙巴萨。“我期待着他成功的那一天。”Brian Diang’a的话语中充满信心。

Brian Diang’a喜欢玩《真人快打》之外的格斗游戏,但他给孩子们的选择更多

目前,这些活动的场地似乎还仅限于“野兽”朋友的游戏室。Brian Diang’a告诉我,目前最大的梦想是拥有一家自己的游戏厅,可以更自由地展开各种活动,让电子竞技在基贝拉为更多青少年所熟知。

一位贫民窟出身的电竞选手开办的游戏厅,这听起来不错,只是这个计划离实现还有一些距离。他期待将来能和赞助商一起合作,让自己的第一家游戏厅能顺利开张。

在贫民窟连接世界

Brian Diang’a向孩子们展示了游戏的可能性,引导着想要在电竞里出人头地的青少年们,但游戏并不是外部世界的一切。

基贝拉的教育资源极其贫乏,大多数时候依靠慈善组织运作。这里的大多数孩子没有办法接触到电视或互联网,了解外部世界的渠道少之又少。为了让孩子们知道外面究竟在发生什么,Brian Diang’a和他的朋友们收集了各种主题的图书,用这些书籍填满了贫民窟各所学校的图书馆。基贝拉的现状需要得到改变,Brian Diang’a希望通过教育改善困扰着当地居民的暴力、毒品以及各种犯罪。

“如果孩子们可以读到更多的书,他们就能远离错误信息,避免走上犯罪道路。虽然我自己小时候就喜欢阅读,但我没有机会接受适当的教育。我不希望他们和我一样。”

帮助孩子们,也是补偿自己

2020年,疫情爆发后,基贝拉的许多家庭失去了工作,无法养家糊口。为了帮助这些家庭,Brian Diang’a和一位朋友发起援助项目,为当地80多个家庭提供食物,计划从2020年一直提供到2022年,直至整个计划资金耗尽。但实际上,去年之内他们就为此花掉了1000多美元,两人几乎破产。

他并不感到后悔。“这就是生活!”他说,“小的时候,我曾和妈妈一起住在街上,没有钱买食物,两个人只能一起挨饿。所以,我比任何人都清楚挨饿的滋味。”

Brian Diang’a跟我说,他认为那是一段“完美的时光”。“尽管我们用光了所有的钱,不得不停止计划,但是我很怀念这段日子。如果有机会再筹到资金,我会立刻重启这项援助。”

肯尼亚的游戏和未来

在我们忙于面对国内游戏业界的各种好事坏事,并目睹着世界游戏业界在次世代浪潮中前进的同时,非洲的游戏产业其实也在不断向前迈进。如今,非洲的游戏产业规模已经超过10亿美元,并且还在继续稳步增长。

其中,肯尼亚的电竞产业发展迅速。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正在投身于其中,成为职业电竞选手。自2019年以来,肯尼亚已经诞生了超过20名来自贫民窟的优胜选手。孩子们的家长看到新闻中逐渐多起来的游戏相关消息,了解到电竞选手的收入情况后,也开始认可孩子们在游戏上花费的时间和经历。

在这样一个充满机会的时代,Brian Diang’a没有到内罗毕或是机会更多的城市,去更广阔的舞台追逐梦想。他选择把自己的梦想扎根于故乡,贫民窟基贝拉,试图用自己的努力帮助更多的孩子。

Brian Diang’a告诉我,他会继续在基贝拉活用自己的经验,指导更多想要成为职业玩家的青少年。“这些贫民窟出身的年轻人需要我,我会尽我所能。”

他也希望继续发挥网络的优势,通过互联网让自己的想法得到更多人的支持。除了吸引赞助商来帮他完成梦想,建立起自己的第一家游戏厅外,他还想试试游戏直播。

我看到了他的YouTube频道,才刚起步,不过已经像模像样地开始直播了。“我想成为像PewDiePie那样的游戏主播,分享自己的人生经历,帮助年轻人实现梦想。”Brian Diang’a说,“不光是基贝拉的孩子们,我想帮助全世界的孩子。”

如果只看照片,Brian Diang’a总是一副神采飞扬的模样。他喜欢在Instagram上分享自己的生活日常,一切看起来都热烈而充满希望——他的电脑、游戏机,他身处的电竞比赛,或是和孩子们一起玩的场面。

但在这些热闹背后,有些时候,他可能也想独处一会。他还有一张照片,在照片里,他登上了家乡附近的一处小山坡,盘腿坐着,望向基贝拉的小镇。Brian Diang’a说,这是最适合一个人待着的地方。

“这里真的适合看风景。”
2

实习编辑 冯昕旸

做个怪人挺好

查看更多冯昕旸的文章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