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夜话:我们在玩的真的是同一款游戏吗?

我们在玩同一款游戏,又没在玩同一款游戏。

实习编辑冯昕旸2021年06月02日 17时00分

触乐夜话,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图/小罗

小游和小戏最近也经常在一起玩游戏。他们有时间就会分享和游戏相关的感想。

小游:小戏,我有的时候就在想啊,咱们平时看起来在玩同一款游戏,实际上并没有真的在玩同一个游戏吧?

小戏:你这可把我说糊涂了。比如说我在玩“怪物猎人”,你也在玩“怪物猎人”,那咱们不就在玩同一款游戏嘛。

小游:这就是问题所在了。虽然我们都在使用同一款名叫“怪物猎人”的软件,但正在玩的“游戏”不一定一样。我们把这些软件叫做“游戏”,但它们本身并不符合游戏的定义。我们真正玩的游戏,是利用游戏提供的环境,在特定规则下进行的活动。

小戏:那我们都在“怪物猎人”里进行“狩猎”这个游戏,不能算是在玩同一款游戏吗?

小游:很有可能我们没在玩同样的游戏呀。比如我在打集会所任务,你在做村任务,那咱们玩的游戏规则都不一样,肯定不是同样的游戏了。即使同样是集会所任务,那我在打雄火龙,你在打雷狼龙,那我们的游戏目标也是不同的,我们玩的游戏也不同——只有当我们在同一个任务里打同一个怪物时,我们才在玩同一个“游戏”。

即使都在玩“怪物猎人”,玩的方式也有可能不同

小戏:你这么说也有道理吧。引申一下,是不是同一个任务里每个人用的武器不一样,也可以算是每个人玩的“规则”不一样?这种情况算是大家玩同一个游戏吗?

小游:这就又不一样了。不同的玩家可以在同一个游戏中扮演不同的角色,有各自的行动规范,但大家的规则组合在一起形成了同一个游戏规则。加上大家都有同样的游戏目标,可以说玩的确实是同一个游戏。比如我们踢一场足球比赛,前锋、后卫和守门员在一起比赛,大家玩的就是同一个游戏——足球比赛。

小戏:原来是这样!

小游:还有另外一些情况,比如,即使在同一个任务里,也有可能两个人没有在玩同一个游戏啊。比如我上次也提到过的“参与游戏的态度”这个关键的概念。有的时候,我们即使在同样的模式下玩同一款游戏,也可以添加一些外部规则,让我们玩的游戏发生变化。

小戏:比如呢?

小游:比如游戏社区中的速通玩家,和我们正常过关的玩家玩的就不是同一个游戏。尽管游戏中经历的内容、游戏的模式设置(规则)一样,游戏的目标却并不相同——速通玩家的游戏目标在通关的基础上,还要追求更短的完成游戏时间。也就是说,速通玩家在玩游戏的同时,在利用游戏玩一个新的游戏——速通。这种情况我们一般称作元游戏(Metagaming),通俗地说就是“游戏中的游戏”。速通玩家玩的“比比谁的通关时间更短”的游戏需要依托于另一个游戏,比如“怪物猎人”中的斗技场任务什么的,速通就是一种典型的元游戏。

速通《塞尔达传说:时之笛》是基于游戏本体的元游戏

小戏:我感觉越来越复杂了。总感觉你说的元游戏概念和我了解的不太一样啊,元游戏指的不是《传说之下》(Undertale)或者《史丹利的寓言》这样的游戏吗?

小游:你说的也没错,这些作品的游玩过程中,玩家会把自己的视角从游戏世界中抽离,这也是一种元游戏作品。不过元游戏的概念很丰富,比如我看了攻略之后再玩游戏,或者在比赛之前提前获取对手的战术策略信息,这些都是游戏之外的部分,都可以叫做元游戏行为。

小戏:喔,那么我们天天都在参与元游戏啦!

小游:对的,我们很难真正还原一个纯粹的游戏环境,毕竟存在于游戏哲学中的游戏定义太过于理想化了。其实很多时候,日常生活中的游戏行为都是元游戏。说了这么多我都累了,还是坐下来一起比比,看谁能更快打完斗技场金狮子吧。

0

实习编辑 冯昕旸

做个怪人挺好

查看更多冯昕旸的文章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