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夜话:3A大作不耐受综合症

我现在写着夜话但心里急切地想要回到米德加的心情,是玩家的心情。

编辑池骋2020年11月30日 19时06分

触乐夜话,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图/小罗

虽然已经工作了一年多,但在很多时候我心里都有点儿虚:从一些标准来看,我依然不算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游戏玩家。

比如说,对于广义上的动作游戏,我可算是太挑剔了。我不喜欢太有真实感的杀戮,不喜欢有巨大压迫感的敌人,不喜欢恐怖和恶心的东西……我把这种挑剔称为3A大作不耐受综合症,因为我对本世代的许多大作都敬而远之:《血源诅咒》《荒野大镖客:救赎2》《旺达与巨像》,以及“生化危机”系列和“生化奇兵”系列等等。“敬而远之”的意思是,能玩当然还是能玩的,如果要写稿子的话,咬牙切齿也能玩下去,但我玩的过程并不轻松,也说不上太多快乐。

“生化危机”系列经常打折,也是知名作品,但有的时候就连游戏封面我都害怕

其中伤害我最深的还是“最后生还者”的两作。要说上面提到的那些,不玩也就罢了,但这是“最后生还者”耶!咱们做这行的,不玩一玩也说不过去,对吧?于是我就硬着头皮玩了。我至今依然记得我在玩《最后生还者》初代的时候对菜花头丧尸的生理不适,不停地跑到厕所去干呕。而《最后生还者:第二部》我在发售日当天就买了,像挤牙膏一样玩半小时歇两天,至今也没有走到艾比线……在玩这些游戏的时候我总是存在主义危机爆发:我是谁?我在哪?我为什么要来受这份罪?

我就不放丧尸的照片了!

我曾经为我自己对这么多主流类型不耐受而感到沮丧。如果一个玩家坦诚自己玩不下去《GTA5》和《巫师3》,那他身为玩家的品格是不是会有一点点——哪怕只是一点点——被削弱了呢?我当然也有很多自己喜欢的游戏类型,比如互动叙事和模拟经营……但玩不下去本世代3A大作的我,在很多时候都觉得底气不是那么足。

其实有不少人跟我是一样的。他们在大多数时候不被看作是真正意义上的硬核游戏玩家——连主流的3A大作都没有玩过,怎么能算是硬核呢?但我觉得这样的标准是有失公允的。我知道时代的潮流是这样的,人物越捏越逼真,世界越做越开放,但这样的游戏就能给我带来最多的乐趣吗?如果我不能从时代主流的作品中获得太多乐趣,我是否也能称自己为真正的玩家?

前两天趁着PS商店的折扣,我买了《最终幻想7重制版》。本来以为这可能是无数次失败尝试的其中之一,但不知为何一口气玩了15个小时……(周末的工作计划随之付诸东流)。我一边玩一边思考自己究竟喜欢什么样的游戏的问题。看来看去,《最终幻想7重制版》确实长在我的审美点上——虽然经过技术重制,但它的主角依然是漫画脸少年,世界宏大但称不上开放,剧情也是线性的,玩法则是动作加策略。这么看来的话,我当年会看上《尼尔:机械纪元》也不奇怪,因为它们二者之间有很多元素是重合的。我真喜欢它们。

真不错真不错……我还沉浸在心流的余波中!

我觉得所有人都可以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玩家——又或者说,这个“真正意义”是毫无意义的。我最近给爸妈买了台电视,打算给他们再买个Switch,再买个《健身环大冒险》,再把我的什么《超级马力欧:奥德赛》寄回去……成为玩家不应该有任何门槛。游戏首先是让人快乐的东西,然后才是艺术。

无所谓,坦然享受自己喜欢的就好了。我现在写着夜话但心里急切地想要回到米德加的心情,是玩家的心情。

2

编辑 池骋

chicheng@chuapp.com

不想当哲学家的游戏设计师不是好的storyteller。

查看更多池骋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1条评论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