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我玩过索尼PS上第一款简体中文武侠RPG

日本索尼本部开发、金庸父子监制、香港TVB配音阵容、《杀死比尔》视效团队,耗时3年打造了一款中文武侠游戏,登陆的还是家用游戏机平台。这款游戏是《射雕英雄传》。我没有逗你。那是在2000年。

编辑忘川2017年03月13日 14时32分

大智若愚的勤勉少年,因缘际会踏上旅途,拜师世外高人,邂逅男装美少女,还遇上一生的宿敌……

“壮大な冒険が始まる……愛と勇気の武侠アドベンチャー、運命のクライマックス!!”(壮大的冒险自此开始……爱与勇气的武侠冒险,命运的高潮!)

虽然怎么看都像最正统的王道故事,但不好意思,这可不是什么日本动画新番的预告。这是武侠剧《射雕英雄传》在日本播出时的宣传语,是张纪中导演的那版。李亚鹏演郭靖,周迅演黄蓉。

“爱与勇气的武侠冒险,命运的高潮!”

最近,这个故事又被翻拍了一次。

说真的,我从来没有完整看完过任何一部《射雕英雄传》的改编剧——虽然它翻拍了那么多次,改编成港漫,出过连环画,排过京剧,甚至还有台湾布袋戏剧集。但我第一次接触到这个故事,是很小的时候玩的一款改编游戏。

2000年,日本制造的中文武侠RPG

这是款由日本索尼本部开发、金庸父子监制、香港TVB配音阵容、《杀死比尔》视效团队,耗时3年打造的中文武侠游戏,登陆的还是家用游戏机平台。这款游戏是《射雕英雄传》。我没有逗你。那是在2000年。

《射雕英雄传》游戏封面

很长一段时间,我对于日本索尼为什么要做这款游戏,一直感到困惑——金庸在日本并不火。

虽然日本德间书店引进了金庸全集、《射雕英雄传》的漫画,监修的还是早稻田大学的汉学家,可销量其实一般;而日本电视台NECO,2005年起就一连引进了张纪中版的《射雕英雄传》《天龙八部》《笑傲江湖》《鹿鼎记》《神雕侠侣》等剧,口碑也不错,但由于是付费有线频道,能看到的观众不多——简而言之,金庸作品在日本的热度,就好像美剧版播出前的《冰与火之歌》,只是少数人的狂欢。

《射雕英雄传》电视剧和漫画的日本版封面

然而,索尼仍然在金庸全集日文版还没出全、甚至电视剧在日本都还没播的2000年,推出了这款武侠RPG。游戏不仅默认支持简体中文、繁体中文、日文三种语言,甚至有长达5小时的全程普通话配音——且只有普通话配音。配音水平还很高。

是的,你没听错,如果常看普通话配音的港剧,会发现游戏的配音阵容,正是香港TVB的御用班底。游戏中为郭靖配音的叶清,配过陈浩民版《天龙八部》里的段誉,陈小春版《鹿鼎记》里的康熙。哪怕是一闪而过的龙套,声音听着也满满都是回忆。

游戏中的动画,则交给了香港的先涛数码——《风云》《中华英雄》《少林足球》《见鬼》《功夫》,乃至后来昆汀的电影《杀死比尔》和老谋子的《满城尽带黄金甲》,特效部分他们都有参与。

然而,这个配音、动画都交给香港做的游戏,并非外包,核心开发团队是日本索尼的全资子公司SCE(现已改名SIE)。

游戏片尾动画的制作人员名单:“监制:桐田富和/导演:蔡以强”

主导项目的两位负责人也非泛泛之辈。游戏监制桐田富和,曾任职KONAMI,主导过《魂斗罗4:铁血兵团》《恶魔城:血族》《心跳回忆》等热门游戏,1994年底转投SCE后,开发的益智游戏《骰子热爆》在日本创造了百万销量。导演蔡以强也呆过KONAMI,是《实况足球》最初两作的制作人,转投SCE后担任当时的制作部部长。他们集结了来自日、港、台三地约30名开发人员,共同完成了这部作品。

尽管如今在PS4上玩到中文游戏很轻易,但在当时的PS初代主机上,除掉从DOS移植过来的《三国志》4、5代,台湾做的几款粗糙的麻将、大富翁游戏,还有《骰子热爆》这样文本量较低的益智游戏,华人玩家根本玩不到什么中文游戏。PS上的大作如《最终幻想》《生化危机》《幻想水浒传》等,通通没有中文。

日本NHK电视台播放过央视版《三国演义》,由于人气很高,光荣的《三国志4》PS版中,使用了剧集片段作为过场动画——这真的是游戏截图

因此,原生非移植、支持简体中文、且同时包含全中文语音的游戏,在当年的PS上,《射雕英雄传》是唯一

当年的采访中,蔡以强说,把《射雕英雄传》做成游戏,这个想法他已持续了十年。而索尼对这款游戏的期待,是希望游戏的中文化,能扩大索尼主机在华人市场的影响力。选择华人圈家喻户晓的金庸名著改编,或许也是基于这一原因。

PS版《射雕英雄传》中文官方网站,现在已经关闭

游戏发布会特意选在台北举办,现场还公开了全中文的官方网站,更拼的是,官方宣布:游戏由金庸父子亲自监制。金庸次子查传倜也亲自到场,夸赞了游戏中的人设。

游戏本体是什么样的?

然而,我始终认为“金庸父子”的监制纯属挂名,因为游戏在剧情方面的删改和角色方面的缩减相当丧心病狂。

比如,像“金刚葫芦娃”一样七合一的“江南七怪”。

柯镇恶改名“江南七怪”后,一个人会七个人的武功招式——至于说这名字好听……靖哥哥你一定是在逗我

又比如,鬼门龙王沙通天“四合一”的徒弟“黄河四鬼”。

“老子黄河四鬼”……嗯?

全真七子倒是没合体,不过也只提到了丘处机、王处一和马钰。成吉思汗消失了,他的儿子拖雷也改成了原创人物赤列都。陈玄风和梅超风,段王爷、周伯通和瑛姑不得不说的故事,因为篇幅原因也通通被删——更别说金国的完颜洪烈会变身魔鬼,西毒欧阳锋会变成蛤蟆这种堪称“玄幻”的剧情改动。或许由于没打算做续集,欧阳锋也直接在最后的华山论剑死掉了。

真·蛤蟆功

不过,比起台湾智冠那一系列“故事讲一半就坑掉”的金庸改编游戏,好歹这款《射雕英雄传》还是把原著的故事讲完了。

比起精简的剧情,战斗系统倒是有些不太常见的设计。

游戏中武功被分为外功、内功和轻功,不管武功强弱,外功克轻功,轻功克内功,内功克外功,就像剪刀石头布一样绝对。只要战斗中玩家的招式在类型上被克制,就会被敌人很轻松地闪避开。

每次学会新的武功,全屏会弹出这样的文字提示

而在战斗中,玩家的数值也分为外功、内功和轻功。外功代表血槽(使用外功招式不耗血),而内功和轻功约等于蓝槽和气力值,使用相应招式时就会被消耗。有意思的是,战斗中玩家的攻击力,是基于你人物的攻击力加武功的攻击力来计算,防御力亦然,结果战斗中会出现攻防值越打越低的情况。

同时,虽然游戏还是回合制,但实际打起来就好像猜拳,双方同时行动,基于生克关系上演“见招拆招”的战斗动画。

战斗画面长这样,虽然还是回合制,但双方却是一起行动,像猜拳一样

同时,游戏中还有被称为“癖好”的设定,你可以理解为Buff或Debuff。玩家在使用天书或消耗了一些奇怪的道具后,会“记住”相应的癖好。比如,吃了道具“3天前的肉包子”,玩家会得到名为“腹痛”的癖好,战斗中会随机进入“中毒”状态——是你自己中毒。吃了“胡椒”会在战斗中随机打喷嚏,但是“没有任何作用”……类似的还有“午睡”,战斗中随机进入昏迷状态,甚至还有“自己的攻击力变成0”“失去使用中的道具”等奇奇怪怪的自残设定。

“不干不净,吃了没病”

可一旦你把癖好练到8级,所有Debuff都会变成Buff效果,前面的一切自残行为都会得到回报。类似这样神奇的游戏设定在《射雕英雄传》中还有不少。

至于你问我这游戏好不好玩?在当时,这可是唯一的“完全中文版”!冲着这点,即使游戏画面相比同期的日式RPG很不理想,大多数华人玩家也会选择玩下去。

当然,为了照顾不熟悉武侠的日本玩家,他们也加入了足够多的解说和指引,来解决日本玩家游戏时可能会有的困惑。

意料之中的结局

2000年11月29日,索尼在台湾的台北火车站NOVA门市举行了首卖会。资讯站巴哈姆特仅有的一篇报道中写道,“现场即有为数不少的玩家排队等候购买”,官方还为预约购买的玩家准备了精美的扑克牌及海报。“此次《射雕英雄传》的购买情况比之前的《勇者斗恶龙》还要热烈,可说是获得了玩家相当不错的支持。”

现在也只能透过巴哈姆特留下的照片一睹当时的盛况

事实上,当时PS的盗版问题在港台地区十分猖獗。PS的防盗版是基于PS碟面上的区域码,PS读碟时,需要验证区域码确认为正版,游戏才能正常运行。然而当年的玩家,已经想出了改机等一系列方法来绕过这个验证机制,以实现玩盗版的目的。

更简陋的方法则是“飞盘”:用胶布贴住PS的光盘盖卡扣,让机器误以为此时光盘盖处于合紧的状态。在机子验证完正版碟后,玩家只要飞快地将旋转的正版碟替换为盗版碟,就可以直接游玩——没错,正版碟变成了所谓的引导启动盘,只要有一张就够了。

由于改机盛行,索尼曾尝试和一些游戏发行商合作,在部分游戏中加入改机IC检测程序(图片来自网络)

当年实体游戏并不便宜,游戏碟片越多,相应的成本也会增加。《射雕英雄传》当然没有足够的经费能做成《最终幻想8》那样的大作,而如果做成同样4CD的大容量,高昂的售价一般华人玩家也未必消费得起。因此,当游戏试图用一张CD的容量,塞下《射雕英雄传》一整部的故事,剧情方面的删改和画面的缩水,似乎成了无法避免的事。

而游戏的中文化团队在某次采访中也说了:“没有大规模展开中文化,主要是因为PS内存容量小且画面分辨率低,对于常用字数多且笔划较繁复的中文来说,不论是制作或呈现上都造成很大障碍。因此真正开始投入中文化游戏的制作是等到PS2正式在亚洲地区推出之后。”

《射雕英雄传》推出时,PS作为主机也正走向生命的末期,2000年3月4日,创造了销售神话的后续机种PS2正式上市。

二手拍卖网站上找到的官方攻略本照片,彩色封皮已遗失

然而,《射雕英雄传》的种种努力似乎并未获得相应的回报。由于题材水土不服,这款游戏在日本的销量基本不用抱太大期望,官方的期待一直是华人地区,甚至还专门推出了官方中文攻略本。

讽刺的是,一位当年的老玩家告诉我,这款游戏在销量极为一般的情况下,官方攻略本却卖得非常不错——是的,的确很多玩家因为“亲切的中文”而玩了这款游戏,但他们依然选择了盗版。

《射雕英雄传》真的成为了PS上最后的中文大作。

后来的事情,大家也知道了:国行PS2进入中国大陆,又因政策黯然谢幕;KONAMI做的完全中文版《实况足球8:亚洲足球联赛》,最终也没能过审,没能发行。

《射雕英雄传》的制作人之一蔡以强,在结束《射雕英雄传》之后回到KONAMI,担任上海分部的副董事长。2004年他离职后,KONAMI上海再也没拿到过类似《恶魔城》《寂静岭》这些著名作品的外包项目,2014年KONAMI上海关张。

而《射雕英雄传》,被贴上“PS上唯一完全中文大作”的标签,永远活在了口耳相传中。

日本海洋堂推出过何铁手、梅超风和令狐冲的手办

金庸小说最后一次出现在日本游戏,是2008年。CAPCOM推出了多人在线对战格斗游戏《街霸Online: Mouse Generation》,《雪山飞狐》的胡斐、《碧血剑》的何铁手、《笑傲江湖》的令狐冲、《射雕英雄传》的梅超风和周伯通,都作为可操作人物出现在游戏中,甚至还推出了手办。但随着游戏一年后停服,金庸和日本游戏的关联也就此结束。

我玩《射雕英雄传》的时候还很小,人在内地,同学家没正版。唯一的记忆是那个怎么打也打不死的梅超风——她是游戏中的第一个BOSS。现在,我终于可以在电脑端看到游戏的结局。

有意思的是,这么一款武侠游戏,片尾曲却是英文歌,歌曲的演唱者是日本老牌摇滚乐队Godiego,中文团名“后醍醐”。

1980年,为纪念中日友好和平条约签订生效两周年,后醍醐曾来中国天津,参加了“第一次中日友好音乐会”,在一连串民歌、杂技和唢呐独奏表演后,上台唱了摇滚——选中他们唱PS上第一款全中文游戏的片尾,或许正是因为,他们是第一支来中国大陆演出的摇滚乐队。当年的他们驰名世界,在中国却没多少人认识。

如今已是2017年。现在的我们,可以轻松买到国行的PS4,玩到索尼、微软主机大作的官方中文版,甚至“神游中国”的任天堂,也开始以香港为阵地,推出简体中文的《精灵宝可梦》。

而《射雕英雄传》片尾的这首英文歌,恰好在1980与2017年的正中间诞生,就像后醍醐在中国绝对不算知名一样,也少有玩家记得这首歌的名字。

它叫做《Return to China》,可以译作“回到中国”。后醍醐在里面唱道:

Return to China, the past is calling me.

回到中国,过去在呼唤我。

I don't know why… don't know why.

我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为什么。

But I shall return!

但我必将回去!

……

Return to China, the future is calling me.

回到中国,未来在呼唤我。

Now I know why… know why.

现在我知道为什么……知道为什么。

I shall return!

我必将回去!

如今听来,真是再好不过的结尾。

11

编辑 忘川

zhangwang@chuapp.com

须知参差多态,乃是幸福本源。

查看更多忘川的文章
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

绑定手机号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

按热门按时间

共有19条评论

关闭窗口